中國經濟放緩後遺症? 香港去年兩百名銀行家丟工作

2024.04.23 13:58 ET
中國經濟放緩後遺症? 香港去年兩百名銀行家丟工作 圖爲香港匯豐銀行。一份最新報告顯示,去年香港約有兩百名銀行家失去工作。
法新社圖片

香港在首季IPO資金排名下降至全球第十位後,再傳出負面消息。最新研究發現,香港去年有兩百名銀行家失去工作,原因與銀行家工資過高、國安法雷厲風行以及中國經濟放緩等因素有關。中證監出臺優化措施挺香港資本市場,是否能重新激活香港資本市場還有待觀察。

中國證監會宣佈五項挺香港金融市場的措施,包括優化滬深港通機制,支持中國龍頭企業赴港上市等,香港特首李家超週二(4月23日)表示,措施對鞏固提升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推動香港資本市場發展有實質的幫助。

但措施未能減低香港金融界悲觀的情緒,彭博行業研究週一(4月22日)公佈最新的報告,顯示去年香港約有200名銀行家失去工作,與中國經濟放緩和香港資本市場的交易減少,銀行業界希望裁減高薪員工有關,又說,香港銀行家的工資相對新加坡高40%至70%,與日本和中國對比,差距擴大至30%至100%,使跨國銀行在控制成本時,會選擇裁減香港的人手。

有投資銀行逐步削減銀行家職位 銀行停發年終獎和減薪

有香港銀行業的前員工表示,曾任職的投資銀行,在過去一年已裁減最少5名銀行家,主要是負責中國市場,形容公司不會高調裁員,只會逐步安排業績未能達標的員工離開。香港立法會會計界前議員梁繼昌表示,受地緣政治和投資環境低迷影響,從2020年開始,在香港上市和併購活動減少,銀行業因業績和收入受影響,有出現停發年終獎和減薪的情況。

梁繼昌:“每一個銀行他們都有不同strategy(對策)應付經濟的問題。我認識的銀行有跟我說,他們已沒有花紅(年終獎),有的說他們的工作時間,一星期只上班兩天就可以,但他們的基本工資也因爲不需要100%上班,被減掉50%。有些朋友是去了其他的國家,因爲他們是拿工作簽證進來香港做事的銀行家,去新加坡的也有,可是不是太多。”

梁繼昌表示,香港新股上市減少,對銀行業的影響最大,會計界因清盤和債務重組工作增加,受到的影響不大。

圖爲香港的主要銀行之一渣打銀行。一份最新報告顯示,去年香港約有兩百名銀行家失去工作。(美聯社圖片)
圖爲香港的主要銀行之一渣打銀行。一份最新報告顯示,去年香港約有兩百名銀行家失去工作。(美聯社圖片)

中國經濟下行和二十三條立法 金融人才選擇棄港另選出路

曾任多家金融機構和銀行高管的臺灣東華大學新經濟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陳松興表示,過去全球投行爭相到中國投資,香港是連接中國的國際金融中心,也是很多國際投行的亞洲總部所在地,很多區域主管派駐香港,使香港投資銀行的高管工資,相對亞洲其他市場高。他表示,以往到香港掛牌和上市的中國龍頭企業,以房企和銀行爲主,隨着房企爆雷潮和中國經濟下行問題嚴重,以及香港的政治環境變差,相信香港銀行界不僅有裁員潮,也有人才流失潮。

陳松興:“這兩三年下來,有不少的銀行業的executive(高管),是自願性的離開,因爲擔心《國安法》和《反間諜法》,還加一個《基本法》二十三條,對於國際金融業者來講,香港不再會是一個吸引他們前往的金融中心。香港的金融高階的人才的流失,可能比所看到裁員的兩百個人,要來得更爲嚴峻一點。”

評論:資本外逃加速 導致香港銀行家現裁員潮

經濟學者司令表示,負責證券投資業務的銀行家現裁員潮,顯示外資受到地緣政治和香港金融和法治環境逐步大陸化影響,正在加速撤離中國和香港市場。

司令:“這個問題確實與資本外逃是密不可分。在港投資的境外資本,本身是十分看重香港這個自由環境,但現在隨着香港自由度的喪失,而且香港這個資本市場,已經變成中國國企在境外施展拳腳的一塊最重要陣地,投資者事實上對香港的資本市場長期套利的前景持悲觀態度,並不看好在香港將來的投資,能有多少增值空間,所以說他們的撤資,恐怕是一撤也不會再回頭了。”

對於中證監出臺的新政策,能否挽救香港資本市場,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亞太工商研究所名譽教研學人李兆波表示,幫助的作用有限,因爲正計劃來港上市的中國企業,規模和質量一定不會像阿里巴巴等龍頭企業好,又說,如果不能吸引國際和多元的投資者,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定位只會越來越模糊。

記者:陳子非    責編:許書婷、嘉遠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