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發起人陳健民堅信學術無禁區 在臺最後授課談"中國會否崩潰"

2024.06.19 04:39 ET
佔中發起人陳健民堅信學術無禁區 在臺最後授課談"中國會否崩潰" 陳健民表示,在臺開課教授中國政治相關課程感受到學生對中國關注增加。
程皓楠攝

香港"佔中"運動發起人陳健民2021年移居臺灣,在政治大學擔任客座教授三年。在反送中運動五週年之際,他宣佈結束任教生涯,轉到臺灣中研院做香港研究。陳健民在最後一課以"中國會否崩潰"爲主題,分享他對現代中國學術研究的看法。陳健民在接受本臺專訪中指出,中港臺學生近年看待中國問題的方式已經有所改變,他認爲臺灣能影響中國的新一代,希望保持兩岸學術交流。

香港“佔中”運動發起人陳健民在2014年因雨傘運動被控公衆妨擾等罪成被判監禁,2020年出獄後移居臺灣,在政治大學擔任客座教授3年,在反送中運動5週年日,選擇與學生談中國和香港敏感話題作爲他教學生涯的最後一課。

陳健民說:“‘中國會否崩潰’,我來到臺灣的最後一課可以講一個這麼敏感的問題,現在敏感的事情太多了,在香港‘六四’這兩個字都是敏感。現在香港有一個大學裏來講一門課有關中國會不會崩潰,一定是還沒有開始講一半就可能有人來抓了。這個題目在香港是不可能教的,在中國大陸也不可能,其實在學習上是沒有禁區的,臺灣還是有這種自由,所以同學要好好珍視這個地方。”

陳健民從事中國研究多年,在最後3小時的課,以政權認受性(合法性)的角度談中國,從毛澤東的造神運動講起,解釋他如何靠領袖魅力鞏固政權,又向學生解釋“六四”後中國沒有崩潰的理由。

陳健民說:“從1989年我在美國讀書的時候,我旁邊大部分都是那些中國學生都跟我講,一個政權開槍打自己人民,怎麼可能怎麼能撐下去?我說你看吧,南美洲多少年了,那些政權還存在那麼久。所以不要以爲那種政權它獨裁、開過槍就會倒臺,對不起,歷史不是這樣的。最少是這本書‘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中國即將崩潰》2001年出,現在23年過去了沒有崩潰,所以我不相信這套東西那麼簡單。”

陳健民選擇與學生談_中國會否崩潰_作爲教學生涯的最後一課主題。(陳子非攝)
陳健民選擇與學生談_中國會否崩潰_作爲教學生涯的最後一課主題。(陳子非攝)

陳健民在臺任教3年 觀察臺灣學生對中國問題關注增

陳健民教完最後一堂課後接受本臺專訪,談到爲何要在臺灣教中國政治和公民社會課。他認爲,臺灣新一代有認識中國的必要。

陳健民說:“我來了以後真的很驚訝!很多學生都覺得中國的問題好像很遙遠,這是別國的事情,關我什麼事?這個跟臺灣20多年本土化以後內向了,連這個影響臺灣那麼大的中國也不去理解。我覺得更有用的使命,開這門課讓臺灣同學知道有關中國的事情。結果是第一年講完以後有非常好的口碑,第二年來的學生滿滿,全坐在地上。所以我覺得這3年走下來,其實有改變和有效果的。”

陳健民:臺灣能影響中國新一代 盼保持兩岸學術交流

陳健民在香港教書時,還有機會到中國演講和教書,當時還容許他教公民社會運動等課程,向中國學生講他們從來沒有機會接觸的內容,懷念中港曾經有過的學術自由,也希望臺灣成爲啓蒙中港學生認識何謂民主的地方。

陳健民相信臺灣能反過來影響大陸新一代,希望抗中保臺的同時能保持兩岸的學術交流。(程皓楠攝)
陳健民相信臺灣能反過來影響大陸新一代,希望抗中保臺的同時能保持兩岸的學術交流。(程皓楠攝)

陳健民說:“在香港講課時其實有相當多中國學生來修讀我的碩士班。在中國大陸講課,特別對公民社會和民主的問題,他們覺得非常重要,可以爲中國的出路給他一種亮光。看到學生那種對新學問的渴求,那種熱情是很高的,我很懷念那一段日子。很多年輕一代到外面上課以後,我看到很多的改變,臺灣是可以影響到中國的。抗中保臺等想法,不要過度依賴中國,我覺得是對的。可是在文化上面交流,我希望不要完全把它封閉起來。”

陳健民感恩出獄後,有機會到臺灣教書彌補心中的遺憾。在完成教學心願後,下一步他計劃專心寫作,紀錄他推動社會運動的珍貴經驗。

陳健民說:“未來2年、3年好好當一個學者,因爲我覺得我有點內疚,這麼多年講很多東西,也推動很多運動,可是沒有做好學者的本分,把一些我覺得有價值的東西寫出來。未來我就要寫最少2本書,其中一本是對雨傘運動的回顧,另外一本書是有關民主與社會條件。所以未來生活會很不一樣。

放下教鞭、完成寫作後,陳健民希望有機會做回大學生,修讀與藝術有關的課程,完成人生的藝術夢。

記者:陳子非 責編:陳美華  許書婷  嘉遠 網編:何足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