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失去航空樞紐地位 歸咎中國"清零"政策

2022.09.22 12:14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香港失去航空樞紐地位  歸咎中國"清零"政策 資料圖片:國泰航空和香港快運航空的飛機停在香港國際機場停機坪。
美聯社

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高層近來不斷炮轟中國的“清零”防疫政策,拖累全球航空業復甦,也讓爲了與北京保持政策一致的香港,失去了國際航空樞紐的地位。

早前曾批評香港防疫政策的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理事長沃爾什(Willie Walsh),週三(9月21日)在多哈出席會議期間,再次批評中國的清零政策,重創香港航空業,使香港失去國際航空樞紐地位。

根據外媒報道,沃爾什表示,在過去半年,特別是今年夏天,北半球國家已逐步恢復正常生活,旅客對航空服務的需求,比預期還快的速度增長。但按他的觀察,中國今年內仍會堅持嚴格的疫情管控和社交距離政策,擔心情況持續到明年,會拖累全球航空業的復甦。他還說,香港的地位已被其他交通樞紐取代,日後也難以失而復得。

2022年9月21日,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理事長沃爾什(Willie Walsh),在多哈出席會議,再批評中國的清零政策。(路透社)
2022年9月21日,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理事長沃爾什(Willie Walsh),在多哈出席會議,再批評中國的清零政策。(路透社)

榮景不再 疫情加速香港機場凋零如廢墟

香港的國際交通樞紐地位一落千丈,航空業感受最深刻。從事空服員超過10年的Phillp對本臺表示,疫情後,來香港的航班和他的工作量都大幅減少。

Phillp:“機場裏面的氣氛,在以前當然是好熱鬧,每個閘口都很忙,我上班到Briefing Room(準備室)時, 根本不會有空的房間,那個時候我一個月只有不到8天在香港,但現在已經沒什麼空服員上班,我這個月也只有一班到北京的航班,真的是好悲哀。”

他表示,香港的入境檢測要求,不停在改變而且非常混亂,也使抵港的空服員和旅客感到心很累,讓人有種不想在香港停留的感覺。

經常需要出國工作的香港人金女士表示,在剛結束多國旅程回到香港,看到其他國家的機場已回到疫情前的熱鬧,反觀香港機場,如同廢墟冷清。

金女士:“這次是疫情後首次出國,去了幾個不同的國家,新加坡機場的人多得不得了,在英國、德國和韓國的機場與香港的機場,實在相差太遠。香港機場變成一個廢墟一樣,那些名店和商店還在,但全都是關門,什麼都沒了,真的很凋零,跟從前相差太遠,爲什麼一個從前那麼繁華的機場,現在會變成這樣?”

根據香港機管局公佈的數字,2018年香港國際機場飛機起降架次達到近43萬,總旅客量高達7400萬人次,創各項紀錄的新高。但經歷香港發生“反送中”運動和疫情爆發,2021年全年的總旅客量只有135萬人次,飛機起降架次只有14萬架次。香港機場今年第二季客運量只有近60萬人次,比新加坡樟宜機場同期高達730萬旅客人次,落後超過11倍,亞洲最繁忙機場的首位,已被新加坡取代。

根據香港機管局公佈的數字,香港機場今年第二季客運量只有近60萬人次,比新加坡樟宜機場同期高達730萬旅客人次,落後超過11倍,亞洲最繁忙機場的首位,已被新加坡取代。(美聯社資料圖片)
根據香港機管局公佈的數字,香港機場今年第二季客運量只有近60萬人次,比新加坡樟宜機場同期高達730萬旅客人次,落後超過11倍,亞洲最繁忙機場的首位,已被新加坡取代。(美聯社資料圖片)

香港機場飛機起降數一度比非洲剛果少

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亞太工商研究所名譽教研學人李兆波表示,香港機場的旅客量,已下滑至與柬埔寨機場相若,他又說,今年4月時,飛機起降數量更比非洲剛果少。他認同沃爾什的說法,擔心香港難以重建失去的航空樞紐優勢和網絡。

李兆波:“航空樞紐是提供點到點轉機服務,但如果客流不足,成本會很高。香港在過去近3年,已失去了樞紐的網絡,即使航空公司因爲有航權會回來,但重建網絡不是朝夕的事,航空公司要時間觀察客流量足夠,纔會再安排航班回來。香港之前太輕敵,現在客流很多都轉到新加坡,旅客習慣了到其他地方轉機,對香港不是一件好事。”

李兆波表示,金融中心地位依靠人流、物流、資金和資訊流等因素維持,失去航空樞紐,對香港經濟造成連鎖式的影響,建議香港政府儘快取消所有入境限制,同時爲願意使用香港機場的航空公司,提供特別優惠,例如免停泊費等,才能快速吸收航班和客流回到香港,以挽回失去的樞紐地位。

防疫加《國安法》 外資撤離致香港航空需求大減

時事評論員桑普表示,香港的防疫政策,導致旅客和商務客人大幅減少,但他認爲,商務旅客的流失,與香港政治環境變差也有關係。

桑普:“香港的自由在《國安法》實施後已沒有,整體社會環境非常低迷,我想現在每一個來香港的外商,在離開香港時都有舒一口氣的感覺,有點像我們以前到中國出差,離開時舒口氣一樣,現在輪到香港,我相信,客流量流失有部分是因爲疫情因素,但我覺得,最大部分原因是因爲政治因素。”

桑普相信,即使香港取消防疫政策,在《國安法》和嚴密的監控下,已撤離的金融精英和外資也不會回來,航空樞紐的地位和香港機場的繁華,難以復返。

記者:陳子非    責編:陳美華 鄭崇生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