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臺仰於德國宣稱 修訂《逃犯條例》等於宣佈香港死亡


2019.06.05 07:3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000_1H861C.jpg 2019年6月4日,獲德國難民庇護的2名“港獨”組織成員黃臺仰(左)和李東昇在德國柏林一個研討會上首次接受香港媒體採訪。(法新社)

獲德國難民庇護的2名“港獨”組織成員黃臺仰和李東昇週二(4日)公開露面,並透露,北京曾企圖阻止德國政府批出難民庇護。香港保安局則表示會繼續追捕兩人。

難民身份公開後,黃臺仰和李東昇在德國柏林一個研討會上首次接受香港媒體採訪。黃臺仰披露,兩人獲德國批准難民庇護沒有任何附帶條件,只要求他們學習德文,反而從德國難民署的電郵得知,中國政府曾嘗試出手。

黃臺仰:“難民庇護申請獲得批准後,律師在我的檔案裏,發現一系列由德國難民署發出的電郵,提及中國在2018年5、6月左右,曾聯繫德方,並嘗試介入事件,阻止德國批准我們的難民申請。我相信2018年6月,中國政府和香港特區政府已知道我們的事。”

 

 

黃臺仰: 通過《逃犯條例》修訂意味香港死亡

兩人週二在柏林國會大樓出席綠黨舉行的“六四”三十週年研討會。黃臺仰發言時提到,香港《逃犯條例》修訂一旦通過,將賦予特區政府權力,拘捕和引渡香港人和外國遊客到中國大陸受審,衝擊“一國兩制”。

2019年6月4日,獲德國難民庇護的2名“港獨”組織成員黃臺仰(左五)和李東昇(右三)在在柏林國會大樓出席綠黨舉行的“六四”三十週年研討會。(法新社)
2019年6月4日,獲德國難民庇護的2名“港獨”組織成員黃臺仰(左五)和李東昇(右三)在在柏林國會大樓出席綠黨舉行的“六四”三十週年研討會。(法新社)

黃臺仰:“這條法例實際上就是把綁架合法化,《逃犯條例》正在打破香港和中國大陸之間的防火牆,這意味着‘一國兩制’的死亡,對香港來說也是這樣。”

黃臺仰估計修例極大可能獲得通過,但如果國際社會持續發聲,特區政府可能改變主意。

2016年旺角暴動案,黃臺仰和李東昇被控暴動、煽惑暴動及襲警等罪名,2017年獲准保釋到德國出席活動,其後兩人沒有返回香港。英美傳媒上月中報道,兩人飛抵德國後申請庇護,去年5月獲批難民庇護,爲期3年。提到兩人不再提倡港獨,黃臺仰說,以往在香港時,會採取比較激進的手法爭取權益,但過去幾年香港的情況急速惡化,決定改變策略。

香港政府聲稱追捕黃、李兩人

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則表示,警方會繼續追捕黃、李兩人。

李家超:“這起案件警方會繼續追捕棄保潛逃的兩名犯人,而大家都知道香港司法獨立,會以刑事檢控處理同類個案,法庭會根據事實和情況處理案件。”

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法新社)
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法新社)

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週三召開最後一次特別會議,討論《逃犯條例》修例。民主派議員繼續質疑中國大陸司法的可信性。李家超卻援引國際評分指,中國大陸的司法獨立處於前列位置。

李家超:“根據世界經濟論壇發表的司法獨立排名,全球140個國家當中,中國排名第45,反映中國大陸是得分最高的三分一國家,比香港人時常旅遊的南非、西班牙、泰國等國家都要高。”

美、英領事繼續向香港政府施壓停止修例

向來被視爲立場親北京的香港律師會週三就《逃犯條例》修訂發表長達11頁的立場書,認爲香港行政長官不是普選產生,而是政治任命,政府建議修例,由特首就移交逃犯發出證明書,並沒有足夠保障,而且過去20多年,香港與大陸並沒有引渡協議,期間沒有出現大問題,現在突然提出修例缺乏說服力。社會關注以個案形式處理移交,擔心變成恆常的移交港人機制。

2019年4月3日,抗議者舉起反對港府修訂《逃犯條例》的標語。(美聯社)
2019年4月3日,抗議者舉起反對港府修訂《逃犯條例》的標語。(美聯社)

律師會認爲, 政府應該先詳細檢視法案及全面資訊公衆,不應匆忙修例。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週三在政府總部,與美國駐香港總領事唐偉康等70多個駐港領事代表及外國商會會面,解說《逃犯條例》修訂。

歐盟早前向香港政府就修例發出外交照會,美國和英國等國家也對修例表達關注。民主黨認爲,林鄭月娥急於約見商會,反映外國商會和領事能給予特區政府一定壓力。

 

記者:高鋒  責編:胡力漢 陳美華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