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中惡法會否通過最終看北京態度


2019.06.13 09:17 ET
AP_19160268939600.jpg 2019年6月9日,香港百萬人遊行反對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示威羣衆手掛着標語“撤回惡法,反對送中”。(美聯社)

香港立法會原定週四(13日)恢復《逃犯條例》修訂二讀辯論,但立法會主席連續第二天押後大會。民主派繼續採取拖延策略,爭取修例押後表決。有分析卻認爲,受制於議會形勢,民主派的努力註定徒勞無功。來自議會外的力量是唯一變數。

2019年6月13日,100多名示威者在香港立法會對面的行人橋聚集,部分人戴上口罩和頭盔,他們展示標語並呼喊口號,要求政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路透社)
2019年6月13日,100多名示威者在香港立法會對面的行人橋聚集,部分人戴上口罩和頭盔,他們展示標語並呼喊口號,要求政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路透社)

100多名示威者週四上午在香港立法會對開的行人橋聚集,部分人戴上口罩和頭盔,他們展示標語並呼喊口號,要求政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數十名持盾牌的防暴警察架起兩重鐵馬戒備,雙方沒有發生衝突。

示威期間,兩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和鄺俊宇分別到場,告知在場人士,立法會週四不開會,示威者之後陸續離去。

 

 

警民衝突過後,立法會大樓週四維持黃色警示,進入大樓要經過安檢,立法會和政府總部對開有大批警員巡邏候命。

2019年6月13日,防暴警察在香港立法會外檢查抗議者的行李。(美聯社)
2019年6月13日,防暴警察在香港立法會外檢查抗議者的行李。(美聯社)

立法會原定週四上午9點舉行會議,恢復二讀《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祕書處其後發出通知,主席梁君彥再次根據議事規則,決定週四不舉行會議,意味立法會大會連續第二天押後。梁君彥沒提及何時重開會議。他早前就審議時間設限,從週三起預留61小時,預計下週四表決。

多名民主派議員週四回到立法會大樓。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認爲,梁君彥的決定正確。

毛孟靜:“週三有那麼多年輕人出來示威,就是爲了抗議和阻撓立法會大會召開。立法會大會應該一路暫停,直到特首林鄭月娥宣佈撤回修訂《逃犯條例》。

2019年6月13日,香港民主派立法委員毛孟靜(Claudia Mo)向媒體發表講話。(路透社)
2019年6月13日,香港民主派立法委員毛孟靜(Claudia Mo)向媒體發表講話。(路透社)

民主派議員能做的只能拖延。

香港嶺南大學公共管治研究部主任李彭廣表示,民主派在香港立法會是少數,由於親北京議員已表明支持修例通過,目前民主派能做的十分有限。

李彭廣:“從立法會內部議席的分佈來講,泛民主派只能利用一些議事規則來拖延,但這隻能拖一時,因爲總有到達表決的階段。泛民始終是議會的少數,從這個角度來講,泛民只能採取拖延的策略。”

美國總統特朗普和英國、德國、歐盟的領袖已先後對香港修訂《逃犯條例》,引起大規模示威,表示關注。李鵬廣認爲,這反映了這次修例已不單純是香港政治議題。

李彭廣:“從過去幾天的發展,這事已牽涉到大國之間的角力,地緣政治的考量。香港作爲國際金融中心或貿易城市也好,這修例也會影響到外國人在香港的法律權益,和國民安全的問題。這牽涉到香港以外的大國在香港的經濟和商業利益”

2019年6月9日,香港民間人權陣線舉行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大遊行,示威羣衆要求當局廢除擬議中的把犯人引渡到中國的法案。示威者手持黃色遮陽傘,這是佔領中環運動的象徵。(路透社)
2019年6月9日,香港民間人權陣線舉行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大遊行,示威羣衆要求當局廢除擬議中的把犯人引渡到中國的法案。示威者手持黃色遮陽傘,這是佔領中環運動的象徵。(路透社)

香港理工大學政策研究主任鍾劍華認爲,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是否北京的“硬指令”難以求證,但特區政府會否撤回修例,北京肯定是關鍵因素。

鍾劍華:“現在看來,如果(特區)政府堅持幹下去,(修訂)能夠通過的機會還是很高的。民主派在議會體制上沒有足夠能力改變這事發生。政治上政府不爲所動。唯一的可能性是,如果有一些我們看不出來的因素,讓北京有另一考慮,國際社會如果沒有更進一步的制裁,讓中央覺得需要考慮的話,現在看不出有理由,北京會讓特區政府撤回修訂。”

美國民主黨的美國國會衆議院程序委員會主席麥戈文,計劃與共和黨議員提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懲罰打壓香港民主自由的特區及大陸官員,禁止入境美國,並凍結他們在美國的資產。

另外,一旦《逃犯條例》修訂獲通過,麥戈文認爲,國會必須修改《香港關係法》,以反映對香港自治的侵蝕。

 

記者:高鋒   責編:胡力漢、陳美華、嘉遠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