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國安法下清洗史實 六四博物館改網上開辦

2021-08-04
Share
憂國安法下清洗史實  六四博物館改網上開辦 “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網頁截圖
網頁截圖

香港後國安時代,紀念“六四”需要轉用新方式。香港支聯會週三(4日)宣佈,由策展團隊獨立運作、衆籌而成立的網上“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正式開館。總策展人是親歷八九的中國記者長平,他接受本臺專訪表示,香港在《港區國安法》的嚴峻政治環境下,擔憂真實歷史會被逐步銷燬,“數碼化”是另類抗爭方式以承傳史實,確保記憶不被清洗。



網上“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 共分6個展館,分別爲時間館、空間館、人物館、香港館、媒體館和文藝館,收錄各種參考文獻及媒體報道,記錄1989年六四事件和之後發生過的重要歷史時刻和內容。博物館籌建運作來自支聯會於去年6月至8月的衆籌,共籌得大約167.5萬港元。


“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共分6個展館。(網頁截圖)
“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共分6個展館。(網頁截圖)

長平:“數碼化”有效保存實史

身在德國的總策展人長平,藉遠洋電話向本臺表示,因應香港在《港區國安法》下政治打壓劇烈,支聯會已於7月10日遣散所有職員,而常委由20多人減至7人,包括在囚中的正、副主席李卓人和何俊仁,和還被拘禁中的副主席鄒幸彤,因此已無法如常運作博物館,要以網上博物館自開館日起,脫離香港支聯會,由策展團隊獨立運作。

作爲“六四”見證者,長平主要負責全球建立策展、檔案及技術團隊。他表示,香港實體“六四紀念館”現仍被迫關閉,坦言憂慮當中收藏逾30年的文物和歷史實物會被銷燬,故認爲在現今網絡時代,“數碼化”暫爲最有效“抗爭”方式去保存實史之餘,亦可廣泛流傳,至於實體紀念館假以時日再考慮重新開放。

長平說:希望通過這項目告訴人們,當年槍聲響過後,所有活着、出生的人都是“六四”屠殺倖存者。回望過去30年,“六四”發生至今,決定了今天中國在世界的格局。不只是呈現歷史,亦展示今天的狀態。


身在德國的總策展人長平。(長平獨家提供/資料照)
身在德國的總策展人長平。(長平獨家提供/資料照)

設“學術委員會”建可信學術基礎

長平說,博物館的內容較以往更全面,以“六四”爲主線,再延伸呈現中共政權下的威權統治,和對世界爭取民主自由的影響,翻譯多種語言版本。另設“學術委員會”,邀約有關專家學者加入,包括日本東京大學綜合文化研究科教授阿古智子(AKO Tomoko) 、法國巴黎政治學院學者白夏(Jean-Philippe Beja)等,協助史料收集和研究,建立可信的學術基礎。

他還表示,博物館內容會持續更新,除了收集全球各地“六四”見證者,包括當時抗爭者、學者等不同階層的資料,亦包括文物、檔案、影像、口述歷史等,同時連結世界各地學術機構關於“六四”研究的檔案庫,以及包含1989年社運如何推進全球民主運動。香港近年政局變化亦是“六四”延伸,亦會包含在內。

去年《港區國安法》生效後,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曾撰文指,支聯會籌辦“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是想搶奪歷史話語權,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爲保所有參與者安全,長平稱“已有全盤準備”。


香港支聯會宣佈,由策展團隊獨立運作、衆籌而成立的網上“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正式開館。(AP/網頁截圖)
香港支聯會宣佈,由策展團隊獨立運作、衆籌而成立的網上“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正式開館。(AP/網頁截圖)

他說,目前館博物策展及製作團隊要隱姓埋名,“只能以一支神祕的影子團隊存在”,亦有全球義工配合,整體運作暢順,惟部分資深學者因憂慮法律風險而中途退出。他又透露,所有捐款者資料已在開館後全數銷燬,而博物館的伺服器和衆籌戶口均在海外,以防遭網絡攻擊和資金被凍結。

市民:可更安全、多角度瞭解歷史

對於“六四博物館”以新方式呈現,多位香港市民受訪時表示歡迎,其中市民何先生認爲“六四”在港已成敏感詞,網上博物館可讓公衆更安全、多角度瞭解歷史。

何先生說:歷史是在這裏,但有些人想改變那歷史。(說“六四”)可能違法,又不批准六四晚會,以前支聯會年年都有。政權已鎮壓(當年的)學生,改變那代人對這事件在普世價值的看法。

原本由支聯會建立的“六四紀念館”,自2012 年起屢經波折,包括遭業主立案法團指違反合約用途而一度停運,又曾多次遭建制團體騷擾。2021 年 6 月,香港政府指場地未有公衆娛樂場所牌照,支聯會決定暫時關閉“六四紀念館”。


記者:李智智、鄭日堯 責編:胡力漢 嘉遠   網編:瑞哲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