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唐仕博士:香港民众在进行极为困难却必须进行的努力

2014-10-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韦唐仕博士新著,《中国的民主传统—从十九世纪到台湾当代》封面和封底(天溢提供)
图片:韦唐仕博士新著,《中国的民主传统—从十九世纪到台湾当代》封面和封底(天溢提供)

连日来香港民众维护自己的民主权利的抗争引起欧洲社会强烈的关注。德国中国近代史,百年中国民主史研究者,法学博士韦唐仕博士谈他对香港民众抗争的看法。

一九八九年中国民众大规模的上街抗议吸引了欧洲社会的关注,二十五年后,在香港发生的民众走向街头争取自己的民主权利的抗争,再次像二十五年前那样成为每天电视、报刊的头条新闻。

德国法学博士魏劳赫(Thomas Weyrauch)先生,中文名字韦唐仕,不仅著有多卷本的中华民国史,而且今年出版了专门对于中国百年来的民主发展史的研究专著。这本题为《中国的民主传统——从十九世纪至今日台湾》的专著,共六百一十一页,其中也有专门对于香港问题的描述和分析。为此,关于他如何看待时下在香港发生的民主运动,记者采访了韦唐仕博士。

韦唐仕博士首先对记者说,今天的香港问题是一个已经有相当长历史的问题。一九八四年中英签署联合声明,十二点中包括中国政府保证“一国两制”,香港五十年政治制度不变。这是一个非常宽宏大量的许诺。九七年香港交给中国后,当时的行政长官董建华宣布,未来七年香港人将享有比过去一百五十六年殖民地时期更多的民主。但是,二零零二年中国政府就以反对颠覆的名义开始限制香港民众的自由。任何他们不喜欢的声音都被说成是颠覆。

对此,韦唐仕博士说,此后,共产党领导人一直在不断地消减香港民众的民权。这首先就表现在没有民主的选举制度。行政长官的候选人由北京指定。如果这就是北京政府说的一国两制,那么这意味着,香港已经失去了法治国家、言论自由和司法独立的最低界限。这就让人们清楚地看到:北京对于民主的许诺根本就是一个臭名昭著的谎言。

韦唐仕博士说,香港民众的抗议是非常自然发生的事情,他认为,对于北京领导人的信用人们不应该存在希望。而由于香港不是台湾,民众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和基础,也不在欧洲,可以引起更多的国际社会的支持和帮助,所以他对于时下的香港民主运动的结果并不感到乐观。他认为,只有到了中国大陆民众的民权提高了的时候,香港民众的抗争才会有结果。然而,虽然现阶段对香港的抗争不应该存乐观,存在希望和幻想,可香港民众的运动却又给中国大陆的民主化带来实实在在的希望。他希望世界关注香港的事情,因为一旦香港民众失败了,那下一个就可能是台湾,而这就会给中国的民主化带来更多的弯路。

(特约记者:天溢 / 编辑:嘉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