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华为?台湾工研院先强硬后软化

2019-01-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一名男子手拿手机走过北京一家华为商店。(路透社)
资料图片:一名男子手拿手机走过北京一家华为商店。(路透社)

在美国等多个国家宣布禁用和考虑禁用华为产品后,台湾的工业研究院也对华为产品打响了第一枪。不过,工研院的决定前后发生明显变化,先强硬后软化, 令外界感到匪夷所思。

台湾的工研院属于国家级的科技研发单位,14日下午三点三十分公告,“为避免潜在资安风险,自15日中午起,在办公场所全面禁止使用华为手机、电脑等。若目前仍有或准备使用与实验有关的华为设备,也要马上与资科中心联络。”

工研院产业科技国际策略发展所所长苏孟宗周三(15日)出席一场与欧盟智库合作的签约仪式,被问及工研院最新的华为禁令时表示,在全球数位经济的趋势下,所有资料防卫和资讯安全控管成为很重要的事,所以工研院期待能尽速跟国际接轨。

苏孟宗:“(是不是也担心华为窃密?)这的确是有一些资安的考量,所以院内也在昨天同步进行这一系列强化的动作。资安的疑虑不只是前台跟后台,不需要有一些不必要的资料上传。不管是哪一家厂商的手机或电脑的设备,前、后台资安的防护,在今天所有IT公司工程是很重要的一块。”

不过,这一项禁令15号晚上6时57分被修正,改为“若是使用华为手机将无法使用工研院的无线内部网路。”内容出现大转弯。工研院强调,资讯安全就是国家安全,这项做法将会使华为手机无法连上内部Wi-Fi,避免泄密。

工研院成立于1973年,见证台湾经济起飞史。台湾从蒋经国时代十大建设开始,产业重心从化工、自动化到半导体、电脑周边、光电、通讯等等,工研院扮演着火车头的角色。工研院拥有超过6千位科技研发人才,工研院以科技研发,带动产业发展,创造经济价值。该院成立四十多年来,累积近三万件专利,包括国际知名的半导体大厂台积电、联电等,都是工研院的新创以及育成公司之一。

工研院禁华为 牵动台商供应链敏感神经

正因为工研院的角色不单纯只是国家级研发机构,研究重点是放在应用科技,所以与产业的连结相当密切。淡江大学整合战略科技中心执行长苏紫云15日接受本台访问时认为,工研院要全面禁用华为无法全面推行,可能受制于与大陆相关间接伙伴的影响有关。

苏紫云:“因为他(工研院)下面合作专案里面的其他厂商,可能会有些意见。但是,我觉得工研院(的做法)至少(产生了一些)效应,让这些业者、还有民间非政府部门认真重视这个问题。台湾除了政府部门之外,其他部门没有警觉性很糟糕。”

根据台媒中国时报报导,早在2010年时,华为就已经向超过100家以上的台湾厂商采购,当年度的采购金额达到新台币995亿元。到2018年10月间,华为技术台湾总代理讯崴技术总经理雍海就表示,累计在台采购金额已逾百亿美元。

尖端军事科技杂志社社长毕中和周三接受本台访问时认为,政府采购案、军方采购案或许可以全面禁止。但是禁用华为涉及供应链的商业模式问题,不只台湾,恐怕连美日都很难。

毕中和:“后面引起的连锁反应太大。华为说我不跟你台湾买东西,那这些零件厂商每个都是大老板,他怎么受得了? 你只能说主机的部分,内网关键性可以截取重要资讯的,这个可以不用华为,比方说用易利信。你说到末端,只是使用方的手机、电脑,我觉得大题小作。”

而在工研院发布华为禁令后,台湾资策会也发布禁止华为设备连上内部网路。根据台湾官媒中央社报导,华为技术台湾总代理讯崴技术总经理雍海周三在新品发表会上表示,虽然多国抵制华为通讯设备,但不影响该公司在台湾业务,因为华为在台以销售手机等消费性产品为主。也感受不到台湾对华为产品的敌意。

苏紫云进一步点出,台湾只有《营业秘密法》,对于泄密行为规范并不足够,而且《营业秘密法》属于告诉乃论,而非“公诉罪”。也就是说公司如果没有告发也就不会追究。台湾目前正研拟《敏感科技保护法》,不过,部分业者与中国大陆有短期利益关系,有所误解甚至抵制,也让相关法令只能原地踏步,无法进一步立法。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陈美华/申铧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