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圍臺軍演升級 國安人士:何衛東操作軍事恫嚇

2024.05.24 22:05 ET
中國圍臺軍演升級 國安人士:何衛東操作軍事恫嚇 這張由解放軍東部戰區發佈的照片拍攝於2024年5月23日,顯示一架中國戰鬥機在"聯合利劍-2024A"軍演中起飛。
中國人民解放軍東部戰區司令部/法新社

臺灣的新任總統賴清德上任後,中國連續發動軍演。有臺灣的國安人士研判,這是中方對臺灣和對國際社會的極限施壓,並由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聯合作戰指揮中心副總指揮何衛東規劃操作,設定在賴清德就職前後期間對臺實施軍事恫嚇。

解放軍東部戰區在臺灣周邊啓動“聯合利劍-2024A”軍演第二天,臺灣的國防部週五晚間宣佈,從當天上午起,陸續偵獲中國蘇愷-30、轟-6及空警-500等各型主、輔戰機計62架次出海活動,其中47架次逾越臺灣海峽中線及其延伸線,進入臺灣北部、中部及南部空域,更配合27艘解放軍艦及海警船執行軍演。

臺灣的國防部週五公佈解放軍進入臺海周邊空域活動示意圖 (圖源:臺灣的國防部)
臺灣的國防部週五公佈解放軍進入臺海周邊空域活動示意圖 (圖源:臺灣的國防部)

對此,臺灣的外交部長林佳龍週五回應表示,臺灣民選總統就職典禮是辦喜事,有來自全世界的祝賀,賴清德就職演說也獲得世界肯定,而中國卻發動聯合軍演,這已經引起世界輿論激烈反應,各國紛紛發表聲明關注。

林佳龍說:這不只是臺灣的事,而是世界的事。臺海問題並非內政問題,而是國際關注議題。賴清德總統的演說已得到世界肯定,臺灣不會因爲軍演而退讓,更不會因爲中共宣稱‘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就改變臺灣身爲民主國家的事實。

而中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則表示,此次行動打的是臺獨囂張氣焰,懾的是外部勢力干涉介入,完全合理合法、正當必要。

臺灣的外交部長林佳龍(中)表示,中國軍演不只是臺灣的事而是世界的事,臺灣不會因爲軍演而退讓。(圖源:臺灣外交部)
臺灣的外交部長林佳龍(中)表示,中國軍演不只是臺灣的事而是世界的事,臺灣不會因爲軍演而退讓。(圖源:臺灣外交部)

中國軍演目的:取得島鏈以內軍事主導權

中國軍演就是對臺灣、對國際社會的極限施壓,在灰色地帶限縮決策空間與應對時間的極限施壓,也是複合戰當中典型的認知操作,臺灣的國安人士做上述分析。

這名國安人士指出,此次中國軍演有四個目的:其一是以軍機、軍艦騷擾,壓迫鄰接界線;其二是控制戰場,包括海空和電子權的爭奪;第三是對臺灣周邊海空,包括外國目標模擬攻擊,例如漁船、貨船、商船模擬執法攔檢、沒入、襲奪;更重要的是,中國要取得島鏈以內軍事主導權”。

他提醒,此次軍演首度結合中國海警,這是很典型有法律戰的企圖,形同把島鏈以內當成中國內水,也是第一次把取得島鏈以西控制權當作目標”;另一方面,這也是解放軍第一次在演習前並未劃設禁航區域,中國擅自將島鏈以內當成可自由運用的場域,自認沒必要公告,這也值得注意。

2024年5月24日,北京街頭的大屏幕正在播放解放軍東部戰區在臺灣周邊軍事演習的新聞。(路透社)
2024年5月24日,北京街頭的大屏幕正在播放解放軍東部戰區在臺灣周邊軍事演習的新聞。(路透社)

中國一邊倡議奧運停火 另一端實施軍演

這名國安人士提到,此次軍演是在賴清德520就職前,臺灣的安全單位掌握各種中國在這段期間可以操作的劇本之一,這次是由曾任東部戰區司令員的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何衛東規劃操作,設定在520前後期間對臺的軍事恫嚇。

臺灣方面同時揭露,中國內部應對賴清德就職出現不同調的狀況,涉外部門認爲,好不容易挽回在國際間的形象,此時無需在軍事上有極限作爲。此次軍演的決策,是由涉臺部門定調,拉高姿態。

在賴清德520就職前,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訪中前曾警告中國,不要挑釁、不要軍事施壓臺灣。這名國安人士說,在賴清德就職演說普遍被認爲穩健一致、可預測性的情況下,中國透過軍演,想要取得區域與國際詮釋賴清德就職演說的主導權;同時挑戰既有、並且更具共識的國際秩序,特別是去年G7以來,國際社會主張臺海現狀與和平穩定是國際共同利益。

中國可能會應對賴政府上任的各種劇本之中,它是我們認爲最爛的劇本之一。這名國安人士從兩個層面分析:首先,中國近來積極操作所謂的穿梭外交,試圖改變戰狼印象,並利用俄烏戰爭與以哈衝突牽制美國與西方民主社會,在國際社會希望中國剋制的時刻,中國卻選擇用軍事威脅臺灣,讓之前的操作付之一炬。此外,北京寄望此次軍演讓臺灣人民藉由對戰爭的恐懼而質疑新政府,但這種公然啓動軍事措施的手法反而讓臺灣朝野必須站穩一致的立場,原本多元的全民意志也因此被凝聚起來,可以看到臺灣人民生活如常。

這名國安人士總結說:習近平的穿梭外交企圖建立所謂和平圖像,還倡議今年巴黎奧運全球停火。中國自己做了最糟糕的示範,讓中國倡議顯得格外諷刺。

臺灣的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兼任副教授沈明室在一篇媒體投書中分析,對賴清德的演說,連國臺辦主任都未譴責,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先是制式性反應,後來轉趨強硬,可見中共中央及中央軍委主導此次決策及演習計劃;更加確立了習近平放棄說服與警告,採取只做不說的強硬模式。

他對本臺表示,從國臺辦到外交部的立場轉折可看出,此次拍板定案採取強硬措施是很臨時性的。賴清德就職演說提到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北京若未表態就代表默許。在中國內部所謂的新兩國論輿論發酵壓力下,這牽涉習近平的面子,中國就採取強硬的態度。

沈明室說:“按照現在的內外環境,中國不應該升高衝突,因爲要緩和與美國和歐洲的關係,中國國內經濟又這麼差。現在升高後要找下臺階,就讓這件事情過去了。

記者:黃春梅、夏小華、劉邦羽    責編:陳美華、何平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