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本土污染飙升 环保署长立军令状减污

2017-12-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说:南台湾的工业城高雄,连续数日空气品质达“红色有害”等级,大众运输三个月免费减少汽、机车排放污染。(高雄民众提供)
图说:南台湾的工业城高雄,连续数日空气品质达“红色有害”等级,大众运输三个月免费减少汽、机车排放污染。(高雄民众提供)

在台湾,环保署长李应元提出,若明年五月20号台湾的PM2.5红色警戒站日数减量未达20%,他会提辞呈负起政治责任。不过,台湾的学者认为,现在连北京都不会逃避燃煤制造空污的问题。但是,台湾不但要增加燃煤发电的比例,还经常把空污原因归咎为来自中国大陆的“境外污染”,而不去正视“境内污染”问题。

从周三起,受大气扩散条件不佳影响,台湾西部空气品质测站,轮流出现对所有族群不健康的“红色有害”等级,先是从中南部,后来转为北部地区空气品质恶化,西部城市几乎沦陷。

在台湾的,环保署设定2年内PM2.5红色警戒站日数减量20%目标,如果没有达标,环保署长承诺下台。

环保署长李应元:“明年五月二十号,如果没有完成降20%的目标,我会向院长提出辞呈。

不过,长期监测全台空气品质的台湾大学公卫学院教授詹长权指出,政府用的是不科学的方法在分类空气品质状况,根本就没有“下台”的疑虑,真正的政策应该是把不健康变成健康才对。

台湾大学公卫学院教授詹长权:“他就要找到最严重的区域来看,你要有improve(改善)嘛,(这是一个假议题?)是,是。譬如说他们把national park(国家公园)东西拿进来,这种统计都很不当,没有人会这样做。”

这次最严重的要属南台湾的工业城高雄,高雄市政府甚至破天荒首次大手笔祭出,大众运输免费搭乘三个月。环保署长把原因全都归咎于境外与季节因素。

环保署长李应元:“东北季风所有全国的东西都飘到那边,包括境外的,来到那边这些(半屏)山就遮住了,高雄他是不得已的,而且他是季节性的。”

不过,詹长权却提出数据打脸,他举2015年台西麦寮六轻工业区附近一整年的资料,20几次“紫爆”(PM2.5指标最高等级,不适合户外活动),只有一次从中国大陆来的。中南部的空污九成都是“境内污染”造成。至于在台北市,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邻近的林口火力发电厂准备烧煤,台北空气肯定遭殃。

台湾为了迈向2025年“非核”家园的目标,燃煤发电占比从去年的45%将在2020年提升百分之五十。詹长权认为,连北京都知道空污的解决方案就是不要烧煤。

台湾大学公卫学院教授詹长权:“这跟沙尘暴和中国(大陆)来的污染没关系。他诊断要诊断正确,把这个事情都推到别人,那就不会去正视自己污染的问题。(北京)他不会去逃避燃煤制造空污的问题,在中国(大陆)从来不会怀疑燃煤电厂的影响,只有要扩大到多大(范围),要多快;但是台湾现在所有的讨论好像这不是问题,这实在是很可笑的事情。”

詹长权指出,台湾工业用电全球第七低,比马来西亚、大陆都低,住宅用电价格全球第二低,电价低造成电力浪费。他认为,停止核能发电的替代方案不是多盖燃煤电厂,而是应该做到“节电”,日本能,台湾没有理由不能。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吴晶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