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哲遭陆判刑逾月 家书仍无处投递

2017-12-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李明哲救援大队在耶诞节,发起一人一信寄卡片给李明哲活动。(记者 黄春梅拍摄)
李明哲救援大队在耶诞节,发起一人一信寄卡片给李明哲活动。(记者 黄春梅拍摄)
Photo: RFA

台湾NGO工作者李明哲遭中国大陆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5年,李明哲救援大队25号发起寄圣诞卡给李明哲活动,让他知道许多人在关心他。李明哲妻子李净瑜在记者会中表示,宣判一个月来从未收到判决书,就算有情书都无处投递,只能辗转透过台商协会转送。在听到NGO工作者朗诵给李明哲的信时,李净瑜首次在镜头前公开拭泪。救援大队控诉中国大陆政府严重剥夺家属探视权、通信权、寄书等权利。

李明哲救援大队在圣诞节25号这一天,发起一人一信寄卡片给李明哲活动。李明哲的妻子李净瑜上午出席记者会表示,上个月虽然亲自赴湖南岳阳中级法院聆听宣判。但是,一个月过去,至今没有收到起诉书和判决书,她知道的跟所有收看审判直播的观众一样多。李净瑜尤其在意的是,她至今仍不知李明哲正确被关押的地点,只能把投递的地址就送到李明哲最后一次出现的长沙看守所。

李明哲妻子李净瑜:“我到今天连一封情书都送不出去,管道在哪里,0750如果大家不吝啬的话,是否愿意写一封明信片,只是一份问候跟祝福,就是给他一股暖流。让李明哲在异国的角落,知道自己有许许多多的人在关怀他,他并不是一个罪犯,他没有作奸犯科,他只是一个为了理想,而正在支付代价的中年大叔罢了!”

人权公约施行监督联盟的执行长黄怡碧拿出她为李明哲特制的卡片,引用英国大师John Berger的散文时,李净瑜忍不住第一次在镜头前公开拭泪。

人权公约施行监督联盟的执行长黄怡碧:“告诉中国(大陆)与所有的独裁政权:我们再渺小仍是真实的存在,拒绝被你视为无物,我们的声音再小、再卑微,也拒绝被你沉默。”

李净瑜受访时表示,第一次要把钱跟书送交给李明哲时,还得辗转由海基会透过台商,才能交到李明哲手里。但是,这管道到底怎么交付,仍是隐晦不明。

李明哲妻子李净瑜:“有很多人都想要寄东西给明哲,我不能永远都公布台商协会地址,这不是一个正常化的状态。台商协会他们怎么交进去,他们没办法跟我说。他到底怎么放进去,我不晓得。”

曾经两度陪同李净瑜赴大陆,甚至在聆听宣判前遭陆方强制遣送往香港的前立委王丽萍感叹,当新党青年军在台遭搜索旋即被释放,立刻高调宣布参选;而李明哲至今仍被关押在中国大陆,他的妻子李净瑜却因为高调救人,却要承受台湾社会的奚落。

前立法委员王丽萍:“台湾社会多少人辱骂她,多少中国(大陆)同路人、网军这样辱骂、糟蹋、打压,甚至为了讲说她是要选举立法委员。你看看王炳忠立刻被抓,他们不只是高调,而且不到一天就释放出来,马上就宣布要参选,台湾社会完全没有批评。我两个案子做了对照,我觉得有些悲哀、也有些悲伤。”

李净瑜不止无法与李明哲通信,连探视权都遭到剥夺。她说,她每一周都发公文争取探视,不过,在台湾掌管两岸事务的陆委会方面也只能回复她已代为转达,但至今仍无下文,凸显两岸官方交流中断尴尬的处境。

记者:黄春梅  网编:李想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