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峯會前 中國躁動不安爲臺灣劃紅線

2021-04-09
Share
美日峯會前 中國躁動不安爲臺灣劃紅線
RFA製圖

美國總統拜登與日本首相菅義偉預計16日在美國華府舉行領袖峯會,在此之前美日外交及防長“2+2”會談中,曾確認臺灣海峽和平安定的重要性。在美日峯會前,包括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福建行,王毅在中東行後直奔福建,被解讀成北京峯會前的躁動,意在爲臺灣畫紅線。

上月的美日安全保障磋商委員會在“2+2”共同文件中寫入對臺灣問題的關切,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當時在推特上發文,“稱自己在會談中對中國《海警法》表達關切,且強調臺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性。”

日相菅義偉日前上富士電視臺專訪時也提及,“在日美合作維持嚇阻力的情況下,創造可以由臺灣及中國和平解決的環境很重要。”



《日經亞洲評論》資深編輯中澤克二8日撰文提及,日相茂木敏充5日應中方邀請,與中國外交部長王毅通話90分鐘。反映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16日美日峯會前的躁動不安。

該文中提到3個插曲,其一是3月底習近平考察武夷山,目標是反制美國與其他西方國家組成的抗中聯盟。此外,王毅在中東行後直奔福建,分別與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與菲律賓等國外長會談,還在廈門會見了韓國外長鄭義溶;而貫穿習近平的福建行、王毅與東協、南韓外長會談的主軸就是“臺灣”。最後則是在日中外長通話同一天,中共海軍新聞發言人宣佈遼寧號航母戰鬥羣在“臺灣周邊”海域演訓。文中認爲,王毅要給日本的訊息就是 ‘臺灣、臺灣、臺灣’!”

美日同盟 中國試圖阻止“戰略清晰”

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趙春山接受本臺訪問解讀,從鄧小平時代就認爲臺灣問題擺脫不了國際。臺灣問題對中國而言表面當作“內政”,但是從鄧小平時代就瞭解,“臺灣問題說穿了就是美國問題。”


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專任教授趙春山(RFA資料照)
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專任教授趙春山(RFA資料照)

趙春山:“現在美國又拉了日本來了,他現在處理臺灣問題,除了美國之外還要考慮日本,拜登上臺不像特朗普時代單打獨鬥,拜登是要拉幫結派,要把周邊的鄰國尤其是日本,臺灣問題對日本影響最大,現在韓國已經很明顯往中國靠攏去了,日本主要還是跟美國站在一起。”

中華亞太菁英交流協會祕書長王智盛告訴本臺,中國近期動作更積極的原因之一是,因爲美國與日本在臺灣問題上“戰略清晰”,這讓中國感受前所未有的壓力。王智盛說,所謂“戰略清晰”,以日本而言就是把臺海或是臺灣問題,視爲日本安全與戰略保護的一環。

王智盛:“當美日從’戰略模糊’走向’戰略清晰’時,跟中國的’紅線’的距離就越來越近。他必須事先作相應的反應,讓美日瞭解在臺灣問題上,中國的立場跟底線。這樣是否足以阻止或緩慢美國的“戰略清晰”,效果是有限的。看起來最近日本的積極性,超乎大家的想像之外。”


中華亞太菁英交流協會祕書長王智盛(RFA資料照)
中華亞太菁英交流協會祕書長王智盛(RFA資料照)

自從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維森(Phil Davidson)3月拋出,“臺灣也是中共野心企圖之一,6年內恐面臨顯著威脅。”言論後,引起臺灣周邊國家包括日本在內的高度重視。加上,中國宣稱遼寧艦戰鬥羣未來在臺灣周邊演訓常態化,又把臺海問題不斷升高。

卜睿哲等人投書“放大中國對臺灣的威脅正中北京下懷”

美國在臺協會(AIT)前理事主席卜睿哲、美國“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高級研究員葛來儀(Bonnie Glaser)以及美國布魯金斯學會外交政策項目資深研究員何瑞恩(Ryan Hass)8日在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臺(NPR)發表一篇題爲 “放大中國對臺灣的威脅正中北京下懷”(Don’t Help China By Hyping Risk Of War Over Taiwan),文章提及,臺灣人民需要對他們的前途有信心,而非一直被提醒他們的脆弱。 如果美國政策真想幫助臺灣,必須超越關注在軍事威脅。要把美臺貿易關係現代化,幫助臺灣對外貿易多元化,讓臺灣在世界舞臺獲得尊嚴。 這裏面有些工作是跟安全議題有關的,但是這只是開端。不是結束。北京當然會反對。但是聚焦在經濟和外交倡議上是在美國各任政府界定的“一中”政策範圍內的。

趙春山與卜睿哲、葛來儀熟識,認爲他們對兩岸問題非常瞭解,趙春山完全同意這樣的觀點,“因爲你越關注軍事威脅,中國大陸方面越焦慮。”

趙春山舉美國印太事務協調官坎貝爾(Kurt Campbell)曾說過,希望見到兩岸和平對話。趙春山說,如果美國給出一個訊息,也許對中國大陸有點用。他也提及,因爲特朗普時代是退羣,現在拜登主張全球化、參與區域的經濟整合,趙春山希望美國要把臺灣帶上一把。


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RFA資料照)
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RFA資料照)

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受訪表示,針對各方學者專家不斷提出,臺海可能發生嚴重衝突之預警宣示,對比臺灣社會本身對於北京仍然維持“和平統一”政策基調,並且認爲不致於魯莽動用武力解決兩岸政治矛盾之自信心,究竟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抑或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確實值得各方深入思考。

張競:“許多預測兩岸勢必發生武裝衝突之觀點,多半都是依據零碎、片斷與煽情之政治喊話,但是對於嚴肅審慎之黨政決策與政治文件,許多治學不夠嚴謹的學者專家,顯然都未花功夫深入掌握研析,因此導致其所作預測難以取信臺灣民衆。”

此外由於臺灣有大量民衆在大陸就業創業與就學,因此臺灣民衆對於大陸黨政決策以及政治動向,擁有極度豐富多元資訊管道,因此就會與許多外籍兩岸政治與區域安全研究者,無法在臺灣民衆面前產生權威性之說服力,所以纔會存在強烈之觀感落差。

王智盛則建議,臺灣應該正確看待北京在熱炒“武統”言論的原因,更多是對外的心理戰跟對內的宣傳需求。另一方面,也不能忽略北京對“武統”的可能性,臺灣需要加速相關的防衛能力,以及透過盟友之間軍事合作防衛能力的建構。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黃春梅 臺北報道 責編 許書婷    網編 瑞哲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