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關切臺海現狀 北約應對中國崛起

2021-10-20
Share
歐盟關切臺海現狀 北約應對中國崛起 歐洲聯盟副主席維斯塔哲19日在歐洲議會就有關臺灣的議案進行報告
路透

歐洲聯盟副主席維斯塔哲10月19日在歐洲議會提到,中國軍機多次侵擾臺灣航空識別區,對歐洲安全與繁榮產生直接影響,歐盟希望維護臺海現狀,這對歐盟利益至關重要。同樣,北約祕書長延斯·斯托爾滕貝格近日在受訪時表示,應對中國崛起帶來的安全威脅,將是北約未來存在的基本理由。

根據中央社發自布魯塞爾報道,歐洲議會19日針對“歐盟–臺灣政治關係與合作”報告進行辯論,維斯塔哲(Margrethe Vestager)代表歐盟分別在開場及結尾發言表明立場。從上一次2019年關於兩岸關係的辯論以後,兩岸情況有所變化,臺灣海峽的緊張局勢加劇,中國加大施壓臺灣以及強化在臺灣海峽的軍事展示,多次侵入臺灣防空識別區,而這些武力展示可能會對歐洲的安全和繁榮產生直接影響。

她重申,歐洲希望維護臺灣海峽現狀,歐盟鼓勵進行對話,避免任何可能加劇海峽兩岸緊張局勢的單邊行動,這對和平與穩定以及歐盟的利益至關重要。



維斯塔哲表示,歐盟正在評估如何更好地應對供應鏈脆弱性和關鍵價值鏈的新挑戰,歐盟希望臺灣成爲實現歐洲晶片法案的重要夥伴。

臺灣外交部發言人歐江安20日迴應表示,欣見歐盟執行副主席對“臺歐盟政治關係及合作”報告案代表行政部門所採取的支持立場,也期待全會順利於10月20日表決通過這項報告案,爲進一步提升臺灣和歐盟雙邊關係奠定新的里程碑。

歐江安:“臺灣作爲與歐盟共享民主、自由、人權與法治等核心價值的理念相近夥伴,將在既有的深厚基礎上,持續與歐盟加強互利互惠的實質夥伴友好關係,並且共同維護臺海的和平、穩定與繁榮。”


臺灣外交部發言人歐江安(RFA/資料照)
臺灣外交部發言人歐江安(RFA/資料照)

臺海對歐洲不再遙遠 歐盟關切臺海安全與晶片供應

“’臺海安全會危及歐洲安全’這是之前不會講的,這是過去幾十年歐洲沒有講的地方。”臺灣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副研究員吳建輝接受本臺訪問時觀察到,過去就算臺海打仗,歐洲覺得不關他們的事,因爲歐洲離亞洲這麼遠,但是最近他們把臺海安全當作歐洲安全,這是新的一點,戰略位置改變這是不一樣的。

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嚴震生對本臺分析,從歐洲聯盟副主席維斯塔哲談話看來,歐盟覺得在兩岸關係、臺海議題上,過去他們放手給美國管,現在覺得該有更多的關注。但是,她還是強調“一箇中國”政策不變、兩岸維持現狀(status quo)的立場,但感覺上歐盟現在比較願意表達對這個議題的關切,包括支持立陶宛。

嚴震生:“他們整體的氛圍並沒有要仇視中國,並沒有用非常強烈的字眼譴責中國大陸,沒有像美國、澳洲用的字眼,我認爲她非常關切,除了一些價值外,他們在這種議題上至少要表達一個立場和角色,最後還是對芯片比較關心。”

北約峯會2019年首次將“中國崛起”寫進公報

與此同時,北約(NATO)祕書長延斯·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接受英國金融時報專訪提到,“北約在中國問題上已經取得了很大的進展。”2019年12月在倫敦舉行的北約峯會的聲明公報中,首次出現“中國”,公報中有一句話說,“中國的崛起給北約帶來了機遇和挑戰,我們必須共同應對。”

當記者問到,“中國是否會被提升爲最大的挑戰之一或最大的挑戰?”斯托爾滕貝格表示“不會!”他還提到,“我們不認爲中國是一個敵人或對手。我們強烈認爲有必要與中國接觸。”他說,中國的崛起對於使數億人擺脫貧困非常重要。它對我們的經濟很重要,我們需要在氣候變化或軍備控制等問題上與中國接觸。

斯托爾滕貝格也注意到,中國現在擁有世界上第二大的國防預算,有世界上最大的海軍,很快將擁有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他們脅迫他們的鄰國。我們看到他們在南中國海的行爲,他們實際上欺負那些行爲不符合他們要求的國家。你已經看到了他們對待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挪威的方式,當時挪威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將和平獎頒給了一名中國持不同政見者(注: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


北約(NATO)祕書長延斯·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路透社)
北約(NATO)祕書長延斯·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路透社)

斯托爾滕貝格強調,北約是北美和歐洲的聯盟,但這個地區面臨着全球挑戰,包括恐怖主義、網絡,也有中國的崛起。因此,當談到加強我們的集體防禦時,這也是關於如何應對中國的崛起。他認爲,不該區分中國和俄羅斯,必須一起解決它。

吳建輝:世界需要“亞洲的北約”或是“北約該關注亞洲”

吳建輝分析,俄羅斯還是北約最重要的關切所在。如果回到全世界,不能不處理中國崛起後所帶來的威脅。吳建輝認爲,這個世界要不就是有個“亞洲的北約(NATO)”,要嘛就是“北約關心的議題要涵蓋亞洲。”

吳建輝:“要看北約要多積極地處理,他有沒有足夠的能力處理中國或是東亞的危機。北約的能力、軍力,每個國家願意出的軍資,能不能負擔歐洲安全之外,再負擔東亞的安全。如果他要證明他存在的價值的話,他必須要處理;如果他要處理就必須增加更多的軍費、更多的軍力,這是很現實的問題。”

中國步步進逼 遠程飛彈射程涵蓋所有北約成員國

斯托爾滕貝格在專訪裏也提到,“中國步步進逼,現身北極圈、出現在網路空間、砸大錢投資北約國家的關鍵基礎設施。還有更多遠程武器,射程可以抵達所有北約盟國。同時,中國也在建造許多長程洲際飛彈的發射井。”

嚴震生表示,過去北約在亞太地區沒有扮演角色,但是中國在區域外所帶來的隱憂或是潛在的威脅,作爲一個軍事聯盟還是要表達立場。

嚴震生:“(北約)沒有轉向,是關心的議題增加了,不只是俄羅斯,你看中國大陸最簡單在非洲吉普提(Djibouti)有基地(注:美、意大利、法、日在此都設有基地)NATO的關心當然也包括中東、蘇伊士運河,雖然一帶一路是以商業爲主,但是讓中國大陸力量進去後,會不會又開始像巴基斯坦或其他地方,中國大陸希望有港口可以停靠。”

嚴震生表示,過去中國主張韜光養晦,但是,現在中國的海軍不斷地擴張,不只在周圍東海、南海維持優勢,還繼續搞航母戰鬥羣往遠洋走,這就是北約要關心的。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黃春梅 臺北報道 責編 許書婷 胡力漢 網編 瑞哲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