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武統臺灣顧忌臺積電?

2021-06-08
Share
習近平武統臺灣顧忌臺積電? 半導體制造大廠臺積電是美歐日中都要拉攏的對象。
路透社圖片

美國媒體《紐約時報》報導,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試圖以武力奪取臺灣的憂慮加劇,主要是擔心臺積電生產線可能被摧毀。報導引述官員的話說,這風險對習近平來說“實在太大了”。不過有分析指,中國會不會武力犯臺不會只考慮一個因素,學者反問,習近平都不在乎香港的金融產業,臺積電生產線被摧毀有差別嗎?

《紐約時報》一篇題目叫《美參院將通過史上最全面產業政策法案,與中國競爭》的文章提及,在來自中國的緊迫競爭威脅面前,美國參議院正準備通過美國曆史上最全面的產業政策法案,打破了在政府支持私營企業問題上的黨派分歧,以增強美國的製造業和技術優勢。



文末提及,目前半導體最大的代工廠由臺積電(TSMC)運營,它提供許多5G手機和其他高速移動通訊技術所需的半導體。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可能試圖以武力奪取臺灣島的擔憂日益加劇之際,臺積電已捲入北京和華盛頓之間就維護臺灣而展開的鬥爭。


臺積電廠房。(圖片來源:臺灣積體電路製造股份有限公司
臺積電廠房。(圖片來源:臺灣積體電路製造股份有限公司

文章引述美國情報官員認爲,習近平之所以對武統臺灣猶豫不決,部分原因是擔心臺積電的生產線可能會被摧毀,這樣的後果也將破壞中國的大部分計算機和通訊戰略。一位情報官員最近表示,此風險對習近平來說“實在太大了”。

美國封鎖芯片製造關鍵技術 掐緊中國取得先進製程咽喉

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所長蘇紫雲對本臺表示,在科技管制的情況下,中國獲取先進科技製程芯片也是受限,只是美國很精確控制的中國企業只有華爲,其他手機廠可以獲得7奈米、5奈米的芯片,最重要的是芯片製造的技術完全封鎖,把臺積電轟爛,中國還是得不到芯片。

蘇紫雲:“美國曆年的《國防授權法》(NDAA)裏面都有提到半導體制程的重要性。在特朗普時代2018年8月就啓動美國芯片重新制造計劃,當時美國國防部稱爲“電子復興計劃”,裏面的重點就是半導體部分。他們認爲太依賴臺積電(TSMC)以後會有風險。”

蘇紫雲提出,臺積電在半導體的關鍵地位讓臺灣在灰色區域裏取得戰略“窗口”。蘇紫雲說,“中國的確有顧慮,但是美國的顧慮也很大。現在如果臺積電變中國的,不管臺積電有沒有砸爛,事實上美國立刻斷貨,因爲美國對臺灣臺積電依賴更大。”蘇紫雲注意到美國也在加速提升、減少對臺積電的依賴,“這對臺灣是警訊”。


資料圖片:2020 年 8 月 26 日,江蘇省南京舉行的 2020世界半導體大會上展出rb臺積電(TSMC)芯片。 (法新社)
資料圖片:2020 年 8 月 26 日,江蘇省南京舉行的 2020世界半導體大會上展出rb臺積電(TSMC)芯片。 (法新社)

歐美日關注臺積電國安問題 招手設廠分散風險

臺積電在去年5月宣佈,將赴美國亞利桑納州興建1座12吋晶圓廠,以5奈米制程規劃月產能2萬片,路透社在今年5月更引述消息人士透露,“臺積電正計劃在亞利桑那州擴廠,再建5座晶圓廠。”

不只是美國,臺積電在今年2月宣佈赴日設置研發中心,今年5月日媒披露,在日本經濟產業省主導下,臺灣晶圓代工龍頭臺積電與日本索尼集團(Sony Group)可能以合資方式,在日本九州熊本縣設立晶圓廠。另外,歐盟也曾在今年4月被披露對臺積電招手,希望說服臺積電赴歐洲設廠。

臺積電董事長劉德音今年5月接受美國CBS電視臺採訪,訪談中提出,晶片荒會造成的最嚴重風險,是被美國限制製造能力的中國,決定進攻臺灣、控制檯積電。劉德音指出,“由於全球依賴臺灣高科技產業的支持才得以運作,因此世界會確保戰爭不會在臺灣爆發,不然會損害全世界各國利益。”

當被問到“矽盾”是否真能保護臺灣安全?劉德音迴應稱:“我無法保證安全,這是一個變幻莫測的世界,沒有人想要這些事情發生,我也希望不會發生。”

“矽盾”(Silicon Shield) 是媒體給臺灣半導體產業起的美名,意思是臺灣的半導體產業在世界上的地位舉足輕重,其勢力足以遏阻或者避免戰爭。


資料圖片:2020 年 5 月 24 日,民主活動人士手持代表習近平的小熊維尼牌,前往香港中聯辦,抗議擬議新國安法。 (法新社)
資料圖片:2020 年 5 月 24 日,民主活動人士手持代表習近平的小熊維尼牌,前往香港中聯辦,抗議擬議新國安法。 (法新社)

中國攻臺控制檯積電

臺灣金融研訓院院長黃崇哲接受本臺訪問時表示,“中國都不在乎香港的金融產業,武統臺灣摧毀臺積電有差別嗎?”

然而黃崇哲提醒,擁有臺灣的臺積電,如果主權型態不一樣,國際連結不一樣,真的可以做出原來的東西嗎?他認爲沒有那麼簡單。擁有臺積電,不代表就有臺積電成長的動力和原來的產量。

黃崇哲:“臺積電包含技術還有設備、原料都需要全球供應鏈在提供。擁有臺積電也只有這個階段,臺積電不是一臺設備、不是工廠、不是口罩機,一個平臺呈現。”

黃崇哲解釋,從這次汽車產業芯片大缺貨可看出,不只是臺積電的芯片,臺灣整個半導體產業,都連動世界無數人的就業。他認爲臺灣在選邊站時要站對邊,也就是“民主聯盟”,或更精準的“反極權聯盟”。不管是資金配置或是生產選擇,都可以依照市場及民主機能,而不能依靠政治。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黃春梅 臺北報道 責編 許書婷  申鏵  網編 瑞哲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