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地产商捐地建房 能缓解“反送中”愤怒吗?

2019-09-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的“新世界发展公司”(Public Domain)
香港的“新世界发展公司”(Public Domain)

香港新世界发展公司决定捐地建房的消息引发外界关注。这次港府与商界联手伸出的经济“橄榄枝”是否能平息香港正在经历的重大政治危机呢?

新世界发展执行副主席兼总经理郑志刚25日在业绩记者会上突然宣布,决定捐出三百万平方呎农地给与社会,以帮助缓解房价高企的问题。捐助对象包括政府兴建公屋及相关设施、社企或其它慈善团体等以回馈社会,预计将有一万人受惠。

郑志刚还透露,该集团首阶段会捐出位于天水围站旁边的3块农地,涉及面积两万八千平方呎,交由社会企业“要有光”发展社会房屋。

 

 

然而,新世界发展的“慷慨”之举却引发外界的质疑。

目前居住在劏房的香港市民詹姆斯对自己或许很快“有房住”的情况并不“感冒”。

不愿透露真实姓名的他告诉记者:“政府跟地产商尝试以小恩小惠的土地政策舒缓民愤完全治标不治本,造成香港房屋问题最主要的原因是人口的不正常增长。中国每天都会向香港输入一百五十个新移民,香港政府对此没有审批权,只能不断接受。这是政治制度的问题,所以我们要求改善这个制度。”

香港时事评论员桑普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也对新世界发展这项计划的具体实施成果提出疑问。

“真落实的话会让房价下降吗?土地真的会盖房子让年轻人‘上楼’吗?三百万平方呎是远远不足的。与此同时,有很多疑问是为什么政府不收回土地?我们要注意,新世界发展这次是捐地,给不给政府还没有确实承诺,政府没法把土地挪到手上去建屋。”

住房问题以及房价飙升已困扰香港多年(美联社)
住房问题以及房价飙升已困扰香港多年(美联社)

捐地是良心之举还是另有原因

虽然新世界发展方面强调这个项目的目的是要履行“社会责任”,并在1年多前就已经就此进行洽谈,但新世界发展捐地的时间点正值香港“反送中”示威越演越烈之际,而住房问题也恰恰被香港及中央政府归咎为触发抗争运动的最主要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香港“四大地产商”之一的新世界发展在中国多个一线城市有着大量投资项目,其中包括与上海实业集团合作投资的购物商场、广州市东新高速公路,并在2013年成为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第二大股东。

桑普认为,由此可见,新世界发展捐地背后的原因耐人寻味。

“(新世界发展)这种深入中国市场的企业能不顺从中国政府的意思吗?中国政府使眼色就会做,下了指令更会做。所以新世界发展此举是希望执行对香港的新政策,这也是林郑月娥在当时撤回《逃犯条例》时所说的‘缓解深层次矛盾’,透过这个方法,来让香港的年轻抗争者知道:政府是会体恤你们贫穷的问题的。”

他还补充说:“任何企业在中国的投资都是盘根错节的,他们是不可能脱离北京政府的摆布。我相信香港其它的地产商也会在未来模仿新世界发展的做法,向中国官方表忠心、献媚,来换取在中国投资方面的实际利益。”

2019年9月25日,香港民众聚集在一家商场内表达他们的“五大诉求”,其中包括实行普选。(美联社)
2019年9月25日,香港民众聚集在一家商场内表达他们的“五大诉求”,其中包括实行普选。(美联社)

此“民生”非彼“民生”

香港“反修例”运动已经进行超过一百一十天,香港政府多次通过承诺解决民生问题来试图平息民愤。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今年九月宣布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时,继续回避示威者的其它四项诉求,而是重申香港社会的矛盾反映出包括房屋和土地供应、贫富悬殊等长期积压的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

对此,香港示威者史蒂芬表示:“无论是‘反送中’运动一开始的诉求,还是后来发展出的五大诉求,没有一条和房屋有关。住房充其量和这场运动的背景有联系,或者可能是其中一个催化剂,但政府把这个问题作为导致抗争运动的主要原因,这完全是在模糊焦点。”

桑普也说,港府为这次的“反修例”运动贴上经济标签是为了把香港人和国际社会的注意力从反暴政、反警暴、反专制转移至反贫穷的议题上,释放出政府正尝试缓解政治危机的假象。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