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反送中”里程碑 未來香港何去何從?


2019-12-23
Share
1 2019年12月23日,香港抗議者的現場情況。(美聯社)


香港“反送中”抗爭運動至今已過去半年。期間,這座國際金融中心經歷了大大小小的事件。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韓潔邀請了香港時事評論員桑普以及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政治學博士生李源盤點這場運動的重要里程碑事件,並對未來香港局勢作出預測。

記者:歡迎兩位!我這裏有個新消息,有香港大學的法律學者近期提出,利用特赦來解決香港目前的民間衝突,重建市民、政府和警察之間的信任。他們認爲,只要用合適的方法去協商、實施,就可以達到公平雙贏的效果。李源先生,您認爲這個建議可以修補目前香港社會的嚴重裂痕嗎?

李源:香港人跟港府、警察的矛盾是政治問題,不是法律問題,所以這種特赦是沒有用的。五大訴求裏很重要的一點是一人一票,這個做不到的話,再怎麼特赦都是治標不治本。

記者:桑普先生您怎麼看?

桑普:香港人只能接受示威者單方面的赦免,而不是也赦免警察。如果兩方都赦免,犧牲手足的冤情要怎麼處理?當然我們能接受的情況,北京政府方面就接受不了,因爲他們就覺得示威者就是要被“平亂”,所以政府也不會採納這個建議。


2019年12月23日,香港抗議者的現場情況。(美聯社)
2019年12月23日,香港抗議者的現場情況。(美聯社)

記者:我想回到“反送中”的起點。今年6月9日的100萬人遊行可以說是打響了這場抗爭運動的頭炮。當時港人的要求只有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今天的“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是如何演變出來的呢?

桑普:6月12日發生了很嚴重的警民衝突。6月16日遊行之前發生了很重要的事,就是梁凌傑先生在金鐘太古廣場墜下死亡。梁先生把訴求寫在事發時穿的黃色雨衣上,其中很重要的就是徹查警方暴力和釋放6·12被逮捕的示威者,加上各方面提出的雙普選的要求,之後在6·16兩百萬人上街,繼承了梁凌傑先生殉難時提出的要求,還有雙普選,最後成了五大訴求。

記者:我們知道解決警暴問題是抗爭運動的其中一個重要焦點。香港警察是怎麼樣從昔日的“亞洲最佳”,變成今日爲國際社會不齒?

李源:香港警察各種各樣的正面形象都是從80、90年代開始建立的,當時也沒有什麼政治問題。他們一是沒有什麼經驗;二是他們代表的到底是誰?爲什麼香港的示威者對警察那麼反感?因爲示威者覺得,警察代表的不是人民而是代表北京的利益。

記者:香港警方暴力執法的情況在上月升級到空前的地步。警方攻入大學校園,甚至封鎖理工大學長達兩週的時間。我想請桑普先生爲我們介紹一下,香港警察爲什麼要如此打壓大學生?

桑普:是要把核心勇武抗爭者完全殲滅,方式包括殺、逮捕、把關係網清理出來再逮捕。

記者:我在這裏補充一個問題,正是香港警方攻入校園的行爲,促使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這意味着什麼?

桑普:是一個阻嚇的效果,同時彰顯美國對中國的戰略不再是鼓勵中國走向文明,而是直接對壘,用硬的方式促成中國改變。從貿易關稅、制裁、科技戰、金融戰,再到人權外交,全方面的鋪開。香港就在人權外交的第一排。

記者:11月的區議會算是香港人的一個階段性勝利。但早前終審法院拒絕讓補選勝出的兩位民主派議員留任,使得民主派再失去立法會兩個議席。在如此險峻的情況下,區選舉將會在未來的政局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李源:其實仔細看當初區議會選舉的投票率和意向,雖然說是民主派大獲全勝,但從投票的比例來說,還是和以前的投票習慣差不多。香港的民意是有變化,但是不大。議會還是建制派和北京在控制,並會繼續做中國政府想要做的事情。(推動基本法23條和愛國教育)


2019年12月23日,香港抗議者的現場情況。(美聯社)
2019年12月23日,香港抗議者的現場情況。(美聯社)

記者:桑普先生您怎麼看?

桑普:喪失議席的事情是預料之中,喪失議席的議員會繼續做事,而且他們的議席會有補選。更重要的是2020年9月會有立法會選舉(70席),因爲採取比率代表制,民主派贏得的議席可能是五成或者六成。以目前高民意的情況來看,民主派從分區直選中拿到23席是可能的。功能組別的話,如果我們鼓勵大家做公司選民或者個人選民的話,可以拿到12席。兩個加起來剛剛35席,這代表香港政府推動不了23條立法。

記者:說起香港人的反抗,就不能不提鄰近的澳門。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日前到訪澳門再次就“一國兩制”強硬發聲,還稱讚澳門堅守“一國”原則底線,自覺維護中央權力和基本法權威。這番講話是否意味着中國政府會繼續加強打壓香港的民主運動?

李源:該打壓的還是會打壓。習近平這次訪問澳門很重要的一點是想表現出一國兩制在澳門很成功,在香港很失敗,中央政府希望加強澳門賭博業的同時還要支持澳門的金融業發展。但這個能不能做到,完全是另一回事。

桑普:就是揚澳抑港,但這種喊話會讓香港人怕嗎?把澳門弄成“乖寶寶”,讓香港這個“壞寶寶”來學,但是香港是尊重自由人權,是抗拒成年人“虐兒”的“壞寶寶”。“壞寶寶”想自立、自治,想管理好自己的事務,但卻被惡霸不斷欺凌,還拿出“乖寶寶”來。中央越講,香港就越遠離,同時也得不到國際上的認同。

記者:非常感謝兩位。

記者:韓潔 責編:何平 網編: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