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衍明否認拿中共錢辦媒體 中天避報中國負面新聞遭質疑


2020.10.26 12:2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1.png 中天最大股東蔡衍明出席攸關中天新聞臺存續的聽證會,受高度關注。(記者李宗翰報攝)
Photo: RFA

 

臺灣國家通訊委員會(NCC)針對中天電視臺執照延期進行聽證。中天最大股東蔡衍明會中反駁,外界污衊他拿共產黨的錢在臺灣辦媒體是對他的侮辱。聽證會上的鑑定人則質疑中天對中國人權的負面新聞經常避而不報,親中立場鮮明。

臺灣“中天新聞臺”6年執照將在今年12月11日到期,針對是否應該覈准中天執照延期,國家通訊委員會首度在26日舉行聽證會,過程長達八小時。七名學界和公民團體代表的“鑑定人”,針對六年前換照時,中天承諾落實卻跳票的諸多改進事項,提出質疑。

 

 

鑑定人、輔仁大學傳播學系副教授陳順孝表示,就事實查證來看,此次換照期間,中天違反《衛廣法》、《兒少法》共23次,裁罰21次,裁罰金額1千零73萬元新臺幣,是所有新聞臺中違法次數最多、金額最高,其中高達12次是自播新聞違反事實查證,損害公共利益,顯示中天事實查證有很大問題。

 

 

大選期間明顯偏袒韓國瑜

而在“公平原則”方面,陳順孝指出,在2018年九合一大選前兩週,中天新聞報導高雄市長韓國瑜的新聞比例高達57.43%,但對另一候選人陳其邁的報導僅佔5.7%。另外在民進黨的賴清德爭取總統提名時,中天報導韓國瑜新聞的秒數在所有與總統提名候選人相關的新聞報道秒數總數中佔88.31%。中天並未在選舉新聞中公平對待候選人。

國家通訊委員會委員林麗雲也質疑,中天不斷出現韓國瑜是男版林志玲、喝酒姿勢等報導,似乎與公共政策無關。中天總監梁天俠說明,新聞除了公共政策,也要兼顧有趣味的角度,當時全臺所有新聞媒體報導韓國瑜最多,是臺灣一個現象,不是單一政治人物問題。

七位鑑定人和國家通訊委員會委員對中天並未落實早先承諾,設立獨立審查人監督新聞專業和正確性而感到不滿。中天總監梁天俠說,獨立審查人不應該變成內容審查的太上皇,而是透過溝通跟預警,提醒平衡查證。

 

七位鑑定人在聽證會上提出對中天新聞臺換照的評議意見。(NCC直播截圖)
七位鑑定人在聽證會上提出對中天新聞臺換照的評議意見。(NCC直播截圖)

中天獨立審查人,同時也是世新大學副校長陳清河,以“證人”身分出席,被問到每天花多少時間監看中天新聞?陳清河說,他在重要議題上一天應有監看3小時,平常則應該沒有,若要隨時監看就必須設置專任獨立審查人,就會進入體制編制失去“獨立性”。

外界一直有輿論認爲,中天大股東蔡衍明在中國大陸經商,以其鮮明的親中立場,介入中天新聞的運作,與中天新聞內容呈現減少報導“負面”中國新聞有關。在聽證會上有多位鑑定人對此提出諸多質疑。

蔡衍明否認直接干預中天運營

中天最大股東、神旺投資董事長蔡衍明以“利害關係人”身分出席聽證會。蔡衍明說,他經營中天理念就是“真道理性、真愛臺灣”,“真愛臺灣”就是怎麼讓臺灣人日子過得更好。

 

NCC舉行中天新聞臺換照聽證,與會NCC委員對中天代表提問。(NCC直播截圖)
NCC舉行中天新聞臺換照聽證,與會NCC委員對中天代表提問。(NCC直播截圖)

蔡衍明說,自己一年只去中天兩、三次,就是去拜拜,新年開工、中元普渡拜拜,都在門口晃晃而已,連中天董事長是誰都不太瞭解。

國家通訊委員會委員追問,蔡衍明先前在個人直播提到,每月跟媒體主管開會,他的理念如何傳達給中天團隊?又是如何與中天董事溝通?蔡衍明說,不是開會,只是溝通意見分享想法,“不是都聽我的,你以爲新聞人那麼容易管喔!”。他說如果都聽他的,自己就不用另開直播。

中天代表則說,每月和幹部溝通都是和另一家同屬一個公司的《中國時報》進行的。

蔡衍明認爲,出席聽證會是來接受思想審查、政治審查,很多人勸他不要來,但他不希望回到2012年,中天記者出去採訪要被肉搜,公司請不到人。

 

蔡衍明戴着他的“旺旺”米果食品商標圖騰領帶,出席聽證捍衛中天新聞臺。(NCC直播截圖)
蔡衍明戴着他的“旺旺”米果食品商標圖騰領帶,出席聽證捍衛中天新聞臺。(NCC直播截圖)

2012年中時併購中嘉案引發“你好大,我好怕,反媒體巨獸運動”。蔡衍明說,現場有委員和鑑定人當時都參與了反對他購併媒體的運動。蔡衍明說,如果他真的有做什麼對不起臺灣的事情,跟社會大衆說抱歉沒關係,但這次他才發現臺灣年輕人對他意見這麼多。

蔡衍明:說拿共產黨的錢辦媒體是對他的侮辱

蔡衍明:“我主要來就是要捍衛我們中天新聞人的尊嚴。到底哪裏對不起臺灣?到底我們做的哪一條大陸新聞是假的?我們只是希望做一個兩岸的溝通平臺。”

蔡衍明駁斥他拿中國政府的錢辦中天的傳聞:“被人家污衊那麼多,說什麼大陸政府補貼中國旺旺,十年來補助三十億人民幣。這個我們在我們的報紙登過,我們也解釋過了,詳細資料都解釋過了,這個是所有在大陸經營的公司統統有,每一家統統有,日本公司、美國公司、大陸公司統統有的,這種東西不可能是假的嘛。”

 

藍營、統派支持者在NCC外搭舞臺聲援中天、抗議NCC。(記者李宗翰攝)
藍營、統派支持者在NCC外搭舞臺聲援中天、抗議NCC。(記者李宗翰攝)

蔡衍明還說:“中國旺旺是上市公司,在香港上市,也不是全部是我個人的,是不是?難道大陸政府補貼我在臺灣做這些事情要分給別人一些,然後剩下才我的?這個媒體都是我個人投資的。我做媒體已經做十一年了,我看全臺灣大概我受到的屈辱是最大的吧,就是每天這個罵我那個罵我,說我拿共產黨的錢,可以這樣子侮辱我嗎?”

國家通訊委員會委員林麗雲提問,有這麼多委屈,會不會想要透過電視臺傳達想法?蔡衍明說:“你不要替我設圈套”。被問到會不會涉入參與旺中媒體集團或節目,蔡衍明回答,如果他有經營,不會虧這麼多錢,“懶得管”

中天避談中國負面新聞引質疑

鑑定人、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召集人林月琴質疑:“中天新聞及節目經常報導中國事務,但卻極少報導中共壓迫新疆維吾爾族人、宗教迫害等人權新聞,報導角度未見多元,親中立場非常鮮明。”

 

鄭麗文(中)等多名國民黨立委聲援中天,抗議NCC。(記者李宗翰攝)
鄭麗文(中)等多名國民黨立委聲援中天,抗議NCC。(記者李宗翰攝)

鑑定人、臺灣人權促進會副會長沈伯洋也提到,去年香港兩次百萬人上街反送中游行,全臺灣只有中天新聞電視臺沒有報導,TVBS還是報導量第二的。

沈伯洋舉例,最近世界各國關掉許多孔子學院,“孔子學院關閉,有沒有可能侵犯學術自由呢?是有可能的。你不能夠因爲一家學院教什麼東西就將他關閉。但是如果這個學院從事間諜行爲,那可能就不行;或是他明明跟學校說他要教中文,結果他教的不是這個東西,這樣也不行;又或者說他打着學術自由的名義,結果在這個學院,不能夠討論六四、不能夠討論新疆、也不能夠討論香港,那就不能用學術的名義來做包裝。”

中天新聞臺換照聽證會會場外,統派、藍營人士、多名國民黨立委聚集在外抗議。中華統一促進黨主席張安樂揚言“打倒NCC、打倒民進黨、臺灣纔會好!”

 

中華統一促進黨張安樂(左三)等聲援中天,抗議NCC。(記者李宗翰攝)
中華統一促進黨張安樂(左三)等聲援中天,抗議NCC。(記者李宗翰攝)

執政的民進黨呼籲各界尊重國家通訊委員會這個獨立機關依法審查的過程。

國家通訊委員會聽證會主持人被質疑有反旺中背景。柯文哲認爲,審查過程應遵循迴避原則。

獨派政黨、臺灣基進黨發聲明指出,蔡衍明董事長對“愛臺灣”的理解與一般臺灣社會大衆有距離,他旗下的電視臺在過去幾年,不斷以假新聞方式擾亂臺灣社會,與中共大外宣口徑時常不謀而合,如果這樣叫讓臺灣人日子過得更好,那拜託“各過各的就好”。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 夏小華、李宗翰  臺北報導    責編 胡力漢 申鏵  網編 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