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顿为台湾建言:与美国两党搞好关系

2020-07-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国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美联社)
美国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美联社)

 

四个月后美国将举行总统大选。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接受台湾中央通讯社专访时建议,不论谁赢,台湾应该做的就是持续加强与美国国会两党议员的合作,并透过外交努力,让世界看到台湾在经济、政治方面的贡献。

美国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近期出书爆料,美国总统特朗普为了连任及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排斥过度涉入台湾、香港与六四天安门事件等敏感议题,并曾当面请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多购买美国农产品,助他打赢连任选战。

 

 

由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过去立场亲中及他儿子在中国经商背景,加上民主党过去向来对中国采取温和交往(engagement)政策,外界评估拜登当选会对台湾比较不利。

博尔顿接受台湾中央通讯社专访 对台湾献策

博尔顿7月1日接受台湾中央社视讯专访表示,很难说谁当选美国下一任总统对台湾比较有利,但他指出,美国在全面反思对中国的政策,如果选后由民主党执政,对北京立场也可能转趋强硬。

 

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接受台湾中央通讯社专访时建议,不论谁赢,台湾应该做的,就是持续加强与美国国会两党议员的合作,并透过外交努力,让世界看到台湾在经济、政治方面的贡献。(美联社资料图片)
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接受台湾中央通讯社专访时建议,不论谁赢,台湾应该做的,就是持续加强与美国国会两党议员的合作,并透过外交努力,让世界看到台湾在经济、政治方面的贡献。(美联社资料图片)

然而博尔顿建议,不论美国11月3日的大选结果为何,台湾都应持续与坚定友台的美国国会两党议员合作,也应继续透过外交努力,让世界看到台湾在经济、政治方面有什么贡献。

博尔顿说:“不论谁赢,这是应对(美国)选举唯一实际方式。”

博尔顿还说,美国目前正处“政治季节”,民主党认为特朗普对北京软弱,自然会在中国议题上发表强硬言词。但从过去的经验来看,反对党批评执政党对中国太软弱,自己执政后也是一样。

博尔顿强调,美国目前正对中国做出全面反思。过去数十年来,美国政策制定者认为中共已故领导人邓小平的经济改革,会提升中国富裕水准,进而促使北京在国际上能够更加负责任,并为中国内部带来民主,“但这2项预测都失准”。

在这个背景下,博尔顿分析指出:“民主党也可能对中国变强硬,这对台湾来说很重要。至于不再有连任压力的特朗普会做出什么,就很难说。”

博尔顿解释,即便在2019冠状病毒疾病爆发后,外界也无从得知特朗普对中国想法是否真的改变。特朗普过去行为显示他只关心连任,在大选倒数4个月期间,特朗普嘴上对北京应该会非常强硬,但问题是,如果特朗普11月3日当选,他11月4日会做什么?

 

前台湾驻美代表程建人。(资料照、记者夏小华摄)
前台湾驻美代表程建人。(资料照、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前台湾驻美代表:台湾与美国两党、美中两强都要维持好关系

对此,前台湾驻美代表程建人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认为,根据中央社的报导,博尔顿的看法没有太特别之处。“美国选举根本不需要做太多的盘算。我们对两党来讲,都保持很好的关系,不要去期待任何一方。”

程建人说,现在的美国有一点跟以往不一样。不论美国政府、政党、舆论,都有一种气氛,美中处于一个敌对状态。这两个世界大国假若没有妥善处理好他们的关系,对包括大型的欧盟、日本,中小型的台湾等都受影响。希望他们找出解决美中对立的方法。

程建人认为,近期美中之间军事较劲比较紧张,但除非一方失去理智,要真正打起来可能性不大,到此刻为止是这样,当然天下事有意外,擦枪走火也不是没有可能,至少目前看不出台海马上有战火。台湾要加强跟美国的关系,也要想办法在两岸关系有所改进,能够更平和稳定,互相叫骂只有累积仇恨无助改善关系。

程建人说,凡事还是要先靠自己,但美国可说对台湾非常重要:“只有美国,万一有事,可能帮上我们,其他国家用嘴巴、用姿态的多。但美国会不会帮还是问题。历史上太多例子,韩战、越战、中东,到时最倒楣的是当地老百姓。所以我们为了使这种情形降低、不发生,我们就必须考量到除了跟美国的关系,跟大陆和其他国家的关系怎么改进,很重要。”

针对博尔顿建议台湾要强化和美国国会两党议员的关系,程建人表示,“1971年我派驻华盛顿,那时美台还有邦交,台湾驻美代表处就成立美国国会组,加强与两党的联系,不论对自由派、保守派。至今快五十年,一步一个脚印累积我们跟国会之间的关系。今天跟美国关系这么好是长期累积。”

台学者: 台湾要趁势向美国会游说实质利台法案

政治大学名誉教授丁树范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分析,美国国内主张“对中强硬”,已经是主流,即便拜登当选也不会脱离这个路线。

 

政治大学名誉教授丁树范。(资料照、记者夏小华摄)
政治大学名誉教授丁树范。(资料照、记者夏小华摄)

丁树范认为,不管谁当选,美国要跟台湾恢复邦交不可能,中国毕竟太大,要甘冒中国反对,完全切断跟中国的关系,跟台湾恢复关系,不可能。但是以过去美国国会推动的一些法案像《台北法案》、《台湾旅行法》、《国防授权法》等内容都有点空洞,台湾最需要的是跟美国签订自由贸易协议,可是这方面一直没有进展。台湾不能否认美国对台湾友好,但怎么变成台湾更需要的东西,对台湾是很大的挑战。

丁树范:“这只是一个假设,如果美中对抗愈来愈厉害,我们能不能提出要求美国国会通过一个法案,给行政部门很大的压力,让行政部门尽快跟台湾签自由贸易协议等。我们把我们要的东西告诉国会议员,把它写进去,譬如我们如果要十项的话,美国行政部门如果能做到两、三项,坦白讲我们就已经赚到了。”

丁树范说,新任驻美代表萧美琴,是半个美国人,语言上应有很大优势。

丁树范:“目前坦白讲环境的确对我们有利。美中继续对抗,特别前天中国公布《香港国安法》以后,真的会吓到一堆人。因为第38条,讲难听一点,等于习大大要当‘宇宙王’。所以他真的会吓坏很多国家。”

丁树范说,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台湾不管总统、行政院各方要整合,想清楚台湾到底要什么实际的东西,去向美国国会游说,进而写进美国不同的预算法案里,例如国防授权法、产业授权法等国防、经济法案,促使美国行政部门必须执行国会的意见,让台湾获得实质的利益。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夏小华  台北报导  责编  胡力汉 梒青  网编 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