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异议人士龚与剑尚未提交台湾政庇申请 何谈被拒?

2015-08-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龚与剑(夏小华摄)
龚与剑(夏小华摄)
Photo: RFA

中国异议人士龚与剑尚未提交台湾政庇申请 何谈被拒?

日前有媒体报导说,寻求台湾政府政治庇护的大陆异议人士龚与剑,已遭台湾陆委会以无法证明文件真伪为由拒绝受理。陆委会星期四严正驳斥此报导不实。陆委会强调,龚与剑尚未向主管机关内政部移民署提出长期居留申请。

针对媒体报导,跳机寻求台湾政府政治庇护的中国异议人士龚与剑,已遭台湾陆委会拒绝受理。报导还称龚与剑在廿六日(周三)发表公开信,寻求支持。台湾陆委会周四则否认有拒绝受理龚与剑申请一事。实际上,龚与剑至今未递送申请政治庇护的书面文件。

本台周四电访龚与剑,龚与剑表示,他有向该位记者强调是「据说」陆委会已经拒绝他,事实上,无论是他或是协助他的人权团体,并没有直接接到所谓「陆委会通知」拒绝他的政治庇护申请。

龚与剑说:「我是说据我得到消息,可能陆委会已经明确地拒绝,然后我就有说嘛,有说陆委会对我这个情况的话,当时我也有强调,不是我直接和陆委会有接触,而是通过台权会啊、一些热心帮助我的人士得到的这个消息。」

媒体报导龚与剑说陆委会拒绝受理的理由是质疑他文件的真假,以及他是个没有名气的小人物等。龚与剑说:「对这一点我要跟陆委会郑重的道歉,因为台权会有打电话过来,他们也澄清了,这些不是陆委会的意思,是他们自己觉得的一点想法,但是在他们跟我沟通的时候,可能沟通的不畅,让我觉得是陆委会的意思。」

龚与剑还说,因为帮忙他的人权团体,很周到地提醒他可能会被质疑这些问题,他自己「捕风捉影」误以为是官方渠道要传达给他的意思。

至于媒体报导所谓他发「公开信」,龚与剑再三声明他并没有发表公开信,只是以简讯发email给采访他的那一名记者,内容是陈述自己的近况,标题也特别注明是「紧急求救信」。

龚与剑说:「公开信的话,就是有一名记者采访我,要我把这些情况说一下,然后我就把我的现在的情况说了一下,我不是说的是公开信啊,我是说的是求救信啊,没有说是公开信。」

至于这封信「公开」到底在哪儿发表?龚与剑说:「公开发表?没有啊,从来就没有发表在那里啊!」、「不是公开信,我再三强调,就是这种求救信,就说是紧急求救,就是把我现在这种情况说了一下的这种紧急求救信。」龚与剑还说:「我有脸书,你看我放过去了没有?没有吧!」

问他是何时向陆委会递件?龚与剑说:「申请一直没有送,我有说明,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跟台湾任何官方机构见过面,就说一直以来都是在台权会的协助下,由他们代表我在跟台湾的官方机构在连系。」

龚与剑表示,他与陆委会的接触只有一次,就是打过一次电话给陆委会,陆委会很亲切地给了他移民署的电话,他打过去,移民署一位先生请他过去谈一下,他问对方会不会去了就直接被遣送?那位先生还坦白跟他说自己也是「虾兵蟹将」,只能看上面的意思依规定办理。

龚与剑说,他不了解台湾的文件如何递送,也是在本台采访他的当下才第一次得知要送书面文件,目前都是靠人权团体帮忙,人权团体也担心去递件后,他会被遣送,所以还在透过民意代表等多方替他奔走沟通,第一步是希望先保住他不被遣送,再试图申请延长签证。

龚与剑说,他从小念书时就认为台湾的陆委会能够保护大陆异议人士,非常希望台湾政府能比照过去为寻求庇护的大陆异议人士专案办理方式,让他在台湾能有个合法的身分,否则他现在连门都不敢出。

龚与剑抵台后求助过前天安门学运领袖吾尔开希,吾尔开希周四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最近没有连络,不晓得情况。吾尔开希提到,他日前已替龚与剑打电话给陆委会和移民署,吾尔开希说:「没有政治庇护法啊,最大的问题是在这里。」至于接下来会如何协助龚与剑?吾尔开希说:「我不知他现在的情况是怎样,我需要再跟他连系、确认一下。」

陆委会周四答覆本台表示:「本案据了解,龚先生尚未向主管机关内政部移民署提出专案长期居留申请案,因此,移民署或本会迄今均未收到龚先生的个案背景资料,当然更不可能会有报导所称认为龚先生是小人物或资料真伪不明为由拒绝的说法。」

陆委会另指出,大陆地区人民倘依大陆地区人民在台湾地区依亲居留长期居留,或定居许可办法第十八条规定,申请专案长期居留,得依规定向主管机关内政部移民署提出申请,非向陆委会提出申请。

陆委会还补充说明,为了完备庇护制度,内政部已提出难民法草案,陆委会配合提出两岸条例第十七条条文修正草案,都已送请立法院审议中。

特约记者:夏小华 责编:胡汉强/申铧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