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中國封殺的臺灣樂團自辦“內地搖滾”音樂祭,主張臺灣中國一邊一國


2016.09.28 10:55 ET
14370137_554467184738769_8358281679247186852_n.jpg 2016內地搖滾音樂祭。(摘自內地搖滾臉書)

顛覆北京要求臺灣演藝人員必須稱對岸爲“內地”,遭中國封殺的臺灣樂團自辦“內地搖滾”音樂祭,主張臺灣中國一邊一國,50多個獨立樂團輪番上臺,連唱兩天,唱出臺灣年輕一代的心聲。

電音、陽光、草坪,上千人聚集在臺灣中部的南投縣集集鎮,參加第二屆“內地搖滾”音樂祭。這個大喇喇諷刺“內地”說法的熱音趴,並沒有因爲中國打壓、陸客不來,引發怯步,相反地,今年樂團數量比去年增加一倍,開唱天數也從一天加碼爲兩天。

“整天開口閉口祖國你不煩喔,臺灣的內地是南投!”內地搖滾主辦人、拷秋勤樂團成員陳威仲接受本臺訪問不諱言當初就是衝着北京一直壓迫臺灣藝人要叫“中國”爲“內地”,所以“故意”以“內地”爲名,辦搖滾音樂祭,靈感就是來自臺灣饒舌歌手大支的這句歌詞。

陳威仲說:“在很多長輩或學者眼中,內地是殖民主義或是對母國的一種稱呼,可是在這種時代我們決定要顛覆這種想法,就是『內地』就是『不靠海』,『臺灣的內地』就是南投。”

陳威仲提到,“內地搖滾”選團標準主要是“榮登”中國封殺的“黑名單”。像拷秋勤的“官逼民反”寫到“清朝政府私編臺灣,只爲功績不予管理、、、對抗滿清腐敗,這就是官逼民反”以及“我們是臺灣人不是中國人”等歌詞,被對岸認爲鼓吹革命搞分裂。拷秋勤與磐古樂團合作與天安門事件有關的歌曲也遭禁播。另外像滅火器在太陽花學運創作的名曲“島嶼天光”獲選年度最佳音樂也成了敏感箭靶。

即使有不少樂團私下坦言想參加但不敢,或有樂團因爲參加內地搖滾被對岸取消演出。陳威仲說:“我們相信啊,失去了陸客、中客的市場以外,我們還有更多的發展性,不能依賴『一箇中國』這個原則,我們也不承認『一箇中國』的原則,我們是『一個臺灣』的原則,就是我們是兩個國家,互不隸屬。”

饒舌歌手大支曾因海峽杯藍球賽江蘇隊球員故意肘擊臺脾隊員,創作“手骨爆裂”痛罵該名球員,中國網民與饒舌歌手加入戰火,引發兩岸有史以來最激烈的rap對決。大支笑看透過音樂對罵也是“交流”,認爲從中瞭解中國跟臺灣饒舌風格的技巧與文化上的不同並非壞事。

“你當然可以去喜歡中國文化,賺中國人的錢,但是不要爲錢去放棄臺灣的榮耀跟尊嚴!”大支在首屆“內地搖滾”舞臺上這番話,令“天然獨”樂迷尖叫。大支認爲,不去中國往好處想,創作不會被限制,百無禁忌,不過他仍希望有一天去中國不是爲了賺錢,而是透過音樂探討爲什麼對方這麼堅持臺灣是中國的?他深信真理愈辯愈明。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 臺北報道       (責編:黃春梅)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