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存忘"六四藝術展示警 吳仁華:中共政權殘暴本質35年不變

2024.05.23 04:31 ET
"生死存忘"六四藝術展示警 吳仁華:中共政權殘暴本質35年不變 “生死存忘”六四事件35週年藝術展,匯聚18位藝術創作者30多件作品,含括中港臺人權受侵害題材創作,在臺北的中正紀念堂展出。
夏小華攝

華人民主書院在臺灣主辦六四紀念藝術展,涵括中港臺人權受害題材,開展記者會上,六四親歷者吳仁華提及,北京正對臺發動軍演,中共政權屠殺學生的殘暴本質不變,臺灣人應捍衛民主體制。海外中國青年也指出,兩岸差異就在人權底線。

今年是中共政權血腥鎮壓天安門廣場等地學生的六四事件35週年,臺灣成爲中港臺唯一還能舉辦六四晚會的地點。“生死存忘”六四事件35週年藝術展,匯聚18位藝術創作者30多件作品,含括中港臺人權受侵害題材創作,在臺北的中正紀念堂展出。

“生死存忘”六四事件35週年藝術展,匯聚18位藝術創作者30多件作品,含括中港臺人權受侵害題材創作,在臺北的中正紀念堂展出。(記者夏小華攝)
“生死存忘”六四事件35週年藝術展,匯聚18位藝術創作者30多件作品,含括中港臺人權受侵害題材創作,在臺北的中正紀念堂展出。(記者夏小華攝)

超過三分之一作品爲流散海外的香港藝術創作者的作品,其中,參與反送中抗爭的蔡智豪,展出他從香港逃亡攜帶的行李箱。

香港反送中抗爭者挖掘逃亡塵封的記憶與牽掛

蔡智豪回憶:“得知可能要流亡到實際上離開香港,就只有兩天時間,這兩天之內,我就把我能夠挖掘的東西,除了必須品之外,代表我這個人20年的人生,在香港經歷的東西、回憶啊、牽掛啊,都塞進行李箱。用塞的、跑過來,知道這個展覽我纔想去解開行李箱,去挖掘我這些塵封痛苦的回憶,因爲我回不去。”

他提到行李箱裏裝有他參與反送中抗爭現場穿的衣服、鞋子,上面還留有催淚瓦斯的味道,以及與家人、愛人斷離的紀念物。

蔡智豪說:“我家門的鑰匙,當時是懷着也許我有機會會回去,所以把鑰匙帶出來好了,但是結果這東西是永遠被放在這邊,用不到了。我媽媽知道我要走的時候,她臨時從家裏拿了一本她看的聖經出來,在上面寫了一些祝福的字句,後來我翻開才發現,原來她在裏面夾了一些以前從小到大的家庭合照。前前男友給了我一個離別的信件和他穿的衣服和他送我的小東西帶出來。”

蔡智豪另一件作品是抗爭者當時在街頭搭的帳篷、露宿街頭的裝備。他希望藉由展覽讓世人瞭解遭中共政權迫害的流亡者的狀態和心境。

香港藝術創作者蔡智豪(左)、策展人李採楹(右)。(記者夏小華攝)
香港藝術創作者蔡智豪(左)、策展人李採楹(右)。(記者夏小華攝)

與此同時,親中勢力席次佔多數的藍白陣營立法委員正修法擴增立法權,大批反對民衆在立法院外抗議。蔡智豪說,他上週五也參與這場抗爭,他想提醒臺灣人藉由參觀六四展覽,瞭解中國。

蔡智豪說:“臺灣也經過很威權的時代,這些被屠殺、受害受難的經歷,不是單單一箇中國六四而已,而是整個中國、臺灣,兩個中國黨的威權底下發生的狀況。瞭解這些在自己土地上或在自己隔壁的土地上,這些人權受害受難的狀況才能知道這個民主自由是多得來不易,是這些前輩付出多少血汗生命才換得來,臺灣人應該來看看,去了解、反思民主,去珍惜,不是放着讓它慢慢被侵蝕。”

六四親歷者籲臺灣人瞭解屠殺真相 捍衛民主體制

六四親歷者、訪問學者吳仁華也提到,中國解放軍在賴清德總統520就任後第三天,發起軍演,從各面向威脅臺灣。他希望通過六四紀念活動,讓臺灣人特別是年輕人認清中共殘暴本質始終沒變。

吳仁華說:“今天台灣受到這麼大的威脅,就是因爲中共體制的存在。這麼多年來,由於臺灣某些政黨、某些政治人物、某些媒體一直在討好中共,說今天的中共跟過去不一樣、說今天的中國跟過去的中國不一樣,這點讓我非常擔憂。我希望通過六四紀念活動、六四大屠殺真相,讓更多的臺灣民衆,尤其是年輕一代認清中共真正的本質,要有危機意識,要堅決維護臺灣現有的民主體制和自由的生活方式。”

華人民主書院在臺灣主辦六四紀念藝術展,涵括中港臺人權受害題材。(記者夏小華攝)
華人民主書院在臺灣主辦六四紀念藝術展,涵括中港臺人權受害題材。(記者夏小華攝)

吳仁華認爲,香港完全淪陷後,臺灣通過紀念六四彰顯民主,引起國際更大關注,突顯臺灣重視人權價值,實際是爲臺灣作民間外交。

中國海外青年:兩岸最大不同是人權底線

加拿大公民會會長、青年中國海外民主運動人士楊若暉通過視頻說:“兩岸最大的不同就是人權的底線不同。兩岸無法對話的最大障礙,也是中國大陸不斷退後的人權狀況,而這個責任根本不在臺灣,任何一個國家的發展都不可以以公民基本人權的犧牲爲代價。蔡英文和賴清德總統,經常說要捍衛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今天他看到的這種生活方式,是對於人權侵犯的敏感和同理心,而不是像中國大陸麻木和習以爲常。”

楊若暉說:“我想在這裏求助臺灣人請關注中國的人權狀況,並且幫助我們在海外建立一個把人權、自由和民主作爲生活方式的中國離散社區,將它展示給中國大陸。我們自己新一代的中國年輕人也從未放棄對於民主與自由的追求。”

前香港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致詞說,六四爲什麼在1989年發生?每年不只悼念六四,更要反思爲何在1989年發生?是不是因爲八十年代中國改革開放,年輕人通過自由貿易、通商,接受到西方民主思潮,進而要求中國政府體制改革、走向民主轉型有關?

前香港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記者夏小華攝!
前香港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記者夏小華攝!

香港反送中前線抗爭者赴湯致詞哽咽地說,這是很沉重跟悲傷的展覽,今年是六四35年、香港反送中5年,臺灣仍在爲民主上街頭抗爭,希望港臺共同行動阻止威權極權再危害民主。

流亡臺灣的港青羅子維說,過去在香港維園悼念六四的公民組織領袖如鄒幸彤等人仍被關在獄中。對抗中國大外宣方式就是紀念六四,藉由藝術創作,繼承無法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起六四燭光的前輩者的理念。

臺灣的民進黨立委洪申翰、國際特赦組織臺灣分會祕書長邱伊翎等人也到場參與六四展開展。香港策展人Loretta提到,六四是他人生重要啓蒙,從中學開始,每年六四都會走到維園舉起燭光高唱自由之歌。五年前的六四,他跪在劉曉波的畫像前手拿燭光,另一位藝術家朋友將他的頭髮剃掉,進行一次行爲藝術,那次經歷讓他深深感受到藝術爲在場者帶來震撼,自此之後每年六四,他持續以藝術形式提醒世人,自由民主等價值是不應被遺忘的。

記者:夏小華    責編:陳美華、許書婷、李亞千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