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七十有感 談從心所欲爲“祖國”貢獻

2022.10.03 11:48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林毅夫七十有感 談從心所欲爲“祖國”貢獻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林毅夫
路透社圖片

七零年代從臺灣叛逃到北京的經濟學者林毅夫,在生日前夕發表七十歲感言,自稱幸運生活在中華民族復興的時代。臺灣學者分析,林毅夫當年叛逃對臺灣軍方的意志衝擊很大,成爲中共統戰臺灣樣板,至今沒有對當年因他受害的人道歉,林毅夫在中國不敢講得罪共產黨的真話,也沒有爲中國指出經濟改革的解方。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林毅夫,上週在北大新結構經濟學研究院發表“七十感言”文章,近日刊登在中國觀察者網,題爲《林毅夫:我幸運地生活在一個充滿希望和機遇的民族復興時代》。

林毅夫這篇七旬感言對當年叛逃臺灣提出說法,稱他1979年擔任馬山連連長駐守金門時游泳至廈門,“迴歸祖國恰逢其時,目睹也參與了這場人類歷史上的經濟增長奇蹟”;他還說,未來將爲“民族復興大業”的最終完成繼續竭盡所能。

林毅夫形容:“那時,每當於晨曦薄霧和落日餘暉之時,隔着一彎淺淺的海峽眺望對岸寧靜幽遠有如宋人山水畫的南太武美景,我的心潮總是如腳下岸邊的潮水般來回激盪,我是應該留在臺灣作爲一名明星式的精英追求順風順水的個人仕途,還是應該聽從內心的召喚,回到未曾踏足,仍處貧窮落後的祖國大陸爲其發展添磚加瓦?從小對自己的期許,讓我選擇了後者。”

林毅夫認爲,“在中華民族的歷史長河中,每當國家面臨生死存亡之秋,總有志士仁人,不惜毀家紓國,犧牲自己挽救國家。”

林毅夫1971年考上臺灣大學,參加保釣運動,當年10月,聯合國以壓倒多數的票數通過決議,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席位,風雨飄搖之感瀰漫臺灣社會之際,他從臺灣大學轉學陸軍官校,自許力挽狂瀾盡一名青年應有的責任。

資料圖片:林毅夫在北京舉行的中國人大 會議期間的記者會上。(法新社)
資料圖片:林毅夫在北京舉行的中國人大 會議期間的記者會上。(法新社)

林毅夫自述,在陸軍官校四年思考中華民族的未來。認識到民族不復興,“人爲刀俎、我爲魚肉”的民族命運就不能改變。林毅夫自認:“中華民族的復興只能有賴於10億人口的祖國大陸的全面發展和強大,而且,大陸的發展不僅可以給臺灣人民進一步的發展提供更爲廣闊的空間,也會讓臺灣終於可以擺脫百多年來作爲低人一等的殖民地或作爲棋子任列強擺佈的命運。”

林毅夫1979年5月在金門游泳赴廈門投奔中共,經臺灣國防部發布敵前叛逃永久通緝。林毅夫後在中國獲得北大經濟學碩士、美國芝加哥大學農業經濟博士、耶魯大學博士後研究,成爲中國知名經濟學家,曾擔任世界銀行副行長,並創辦北大新結構經濟學研究院,現爲院長。

解中國經濟困境 “民國叛徒”林毅夫開對藥方?

臺灣韜略策進學會祕書長吳建忠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指出,林毅夫認爲中國共產黨給他機會到國際舞臺打拼,可是,他卻沒看到國際社會對中國經濟發展是以“交往”的方式,讓它能走進國際秩序。

吳建忠說,中國經濟想超英趕美,林毅夫雖爲御用學者,卻不敢講真話、也未能對中國經濟困境提出解方。

吳建忠說:“他並沒有找出真正中國經濟發展的問題,一九七九改革開放之後要堅定走市場道路,可是又要具中國特色的經濟,可以看到轉折點,中國加入WTO進入國際貿易體系,並不是它的經濟有多棒,是國際環境給中國平臺。過去中共透過偷技術、搶人才,經中美科技戰,全世界對智慧財產權和技術上的管理已提高、資安意識提高,中國還死鴨子嘴硬,面對國際圍堵、疫情防控、經濟下滑情況,不願改弦易轍,林毅夫的短文正說明中共的心態。”

吳建忠說:“任何認同中華民國的人都無法原諒這種叛國、叛逃的行爲,還想以自己經濟上的成就,說服行動上的合理性,完全講不過去的。”

中國民族主義受害者還是受益者?

臺灣教授協會副會長陳俐甫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指出,林毅夫是國民黨虛假中國民族主義的受害者,以爲是中華文化薰陶下的正統,曾爲釣魚臺投筆從戎,從臺大轉陸軍官校想保家衛國,更體認國民黨不能捍衛國家主權,失意叛逃。

陳俐甫說:“他的行爲害很多老師、長官、同事喪失美好前程,被記過、關起來,連坐,替他作保者的人生都化爲烏有。他七十歲回顧過去,竟然沒有感到抱歉、悔改,他在中國、世界經濟學研究地位、踐踏別人屍體傷口、眼淚爬上去,他欠那些在家鄉替他做保、軍中同僚長官部屬的道歉,至今沒有看到。”

陳俐甫提到,一九七九年一月,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長葉劍英發表所謂《告臺灣同胞書》,宣稱和平解放臺灣、放棄武力路線,對臺灣人民示好,推銷共產黨和平方式,正好林毅夫在那一刻投奔中國,成爲對臺統戰樣板,藉以宣傳,而林毅夫得到統戰紅利。

陳俐甫:“讓臺灣人認爲共產黨不會對臺發射大炮,還會送臺灣人到北大、外國唸書,怎麼會欺負臺灣人?當時他叛逃是重大軍紀事件,連籃球都被列爲管制品,怕成爲泳渡對岸的工具,連運動領域都造成傷害,對臺灣(社會)衝擊很大,作戰前線國軍意志騷動不穩,幸好當時中共與美建交初期,保持蜜月期沒有對臺進攻。”

陳俐甫指出,鄧小平在文革結束後,推動“四個現代化”,引進資本主義生產經濟,林毅夫成爲第一代“海歸派”(從海外歸國),二十世紀末中國進入國際經濟體系,林毅夫攀到世界銀行高位,又獲中國經濟成長紅利。

對林毅夫稱投奔中國是爲貧窮落後的祖國大陸爲其發展添磚加瓦?陳俐甫說,當時臺灣在國民黨威權統治、臺灣人被歧視,臺灣更需要林毅夫,林毅夫曾念臺大,不管參加左派、右派,都是“有價值的磚”,當時他在宜蘭看到的臺灣,不會比中國沿岸富足太多,林毅夫則是共產黨統戰臺灣人的“金磚”。

陳俐甫說:“他離開臺灣之後,發生美麗島事件、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等,對臺灣民主進程沒有體驗,他凍結在美國跟臺灣斷交、臺灣風雨飄搖那一刻的臺灣。”

記者:夏小華    責編:陳美華 許書婷 鄭崇生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