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大陸片的金馬 資深導演李行:有什麼影響?


2019-11-25
Share
1125d.jpg 第56屆金馬獎頒獎(臺視提供)

 

臺灣第56屆金馬獎日前落幕,對於中國政府禁令大陸影片參展,金馬獎影展主席李安表示,“我們的雙臂手永遠是敞開的”。

“我要將《光明之日》這首歌,送給在香港堅持理想、、、”

儘管在中國官方下禁令抵制不參加的敏感氛圍,上週六(23日)在臺北舉行的第56屆金馬獎,仍然有臺灣電影人大聲撐香港。

 

 

臺灣金馬得獎人撐香港:致自由

取材自臺灣威權統治白色恐怖時代背景,獲頒最佳原創電影歌曲、《返校》的《光明之日》創作音樂人盧律銘,手握金馬在頒獎臺上鼓舞着香港抗爭者:“活下去,纔有希望,因爲在未來,纔會有人知道這一切,多麼得來不易。我希望在不久的將來,在你們的心中,可以陽光普照,致自由!”

以奇幻寓言形式描述極權統治者控制、剝削人心故事的《金魚》,勇奪最佳動畫短片。得獎人王登鈺致詞時也心繫香港:“原本以爲這部做的是一部預言,沒想到竟然變成是現實,現實竟然勝過動畫的想像,香港的現況令人非常的悲痛。”

中國大陸官方禁止中國作品、人員參賽,並刻意改期在同一天舉辦中國金雞獎,令不少電影人被迫“選邊站”。英國《衛報》就以《華語奧斯卡》爲題,報道北京增強對臺灣的打壓,而金馬獎主席李安則“張開雙臂歡迎華語電影”。

李安是在金馬獎頒獎典禮結束後受訪,迴應美聯社記者提問:“中國禁止他們的電影從業人員跟電影來參加這屆金馬獎,對於金馬獎是不是一個損失?李安導演對這件事情有什麼評論?”

第56屆金馬獎頒獎(臺視提供)
第56屆金馬獎頒獎(臺視提供)

金馬主席李安:張開雙臂歡迎華語電影

李安說:“這個不好評論嘛,大家都曉得,損失當然損失,你可以看到不管是星光、參展的作品,當然我們最好的作品,我個人覺得不會比每一年的差,我們今年還是有很好的作品。”李安話未說完,現場響起掌聲。

李安表示,不諱言,這次參加數量總體比過去單薄。在這麼多前輩的努力和呵護,金馬成長到一個在華語電影的大家庭一樣:“這個東西不是有政治,不是有任何東西,而是我們做電影的親切感,一種凝聚力,在金馬這個地方,我相信所有來參加過的人都感覺到他有回家,朋友相濡以沫,互相幫助切磋的氛圍,來過金馬獎會非常懷念金馬獎,所以我們大家非常珍惜。”

李安強調:“政治的情形是我們不願意見到的,可是我們也必須面對,我們生活在這個世界。 我去年有講,希望我們這個文化能夠尊重做藝術做電影的人,因爲我們是沒有分別的,我們是互相互愛的,相親相愛的,每年都在這邊印證到,我希望能夠永遠下去,今年少一點我們當然會有遺憾,可是我們的雙手永遠是張開的。”

李安說,“只要是說中文、華語的電影導演,我們歡迎你來。外面世界我們也管不了,作爲電影人,我們有一個相親相愛的大家庭,我們非常的珍惜,非常希望這個世界爲我們做電影的多一份尊重。”

在28年的時間內拍了52部電影,90歲高齡的李行導演,日前獲頒臺南藝術大學名譽博士。(臺南藝術大學提供)
在28年的時間內拍了52部電影,90歲高齡的李行導演,日前獲頒臺南藝術大學名譽博士。(臺南藝術大學提供)

被譽爲“臺灣電影教父”、90歲的李行導演,今年也在臺下全程觀看頒獎典禮。對中國、香港電影未參加金馬,是否有影響?李行25日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直率地說:“有什麼影響?你今天看嘛,有沒有什麼影響?”

李行說,這個問題要問李安(金馬獎主席)、聞天祥(金馬獎執行長),他個人置身度外,沒有意見。

李行接着就談到李安的用心:“他也很辛苦啊,今天我看報紙才曉得,他昨天晚上到每一個得獎的影片,在大家歡聚的時候,他每一個地方都去,搞到天亮四點多鐘都還沒有完,所以他也是蠻高興,鼓勵年輕一代的影視創作,給年輕一代有機會表現。”

第56屆金馬獎頒獎(臺視提供)
第56屆金馬獎頒獎(臺視提供)

李行:縱使港片、大陸片參賽 臺灣年輕一代今年還是強出頭

李行提到今年的片子都很強,年輕一代有機會出頭:“他們本來就很強,今年大陸沒有來,大陸來的話,我覺得他們這些年輕一代的片子,還是可以強出頭,票房也好,票房好的不得了。”

對中國大陸、香港影人紛紛缺席,李行說:“我不曉得他們爲什麼不來,當然是大陸限制他們不能參加金馬獎嘛,我們也尊重他們的決定,我們沒有意見 。過去50幾年香港都來參加,現在因爲大陸不來,香港人要爭取大陸的市場,當然就不來了。”

對金馬獎的走向,未來若仍遭遇政治力干預有何建議?李行說,他不主其事,沒有意見:“大陸要怎麼做現在也不知道,明年他是不是還是要這樣我不曉得,但是昨天看他的新聞,他們明年起金雞獎每年評選,往年是輪流,百花一年,金雞一年,現在他們每年金雞獎都要辦,那也是很好,我想現在他們要重視金雞獎,對大陸來講也是件好事情。”

曾在李安執導的《禧宴》拿下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獎的馮光遠,25日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表示,他長久以來主張,中國作爲專制獨裁國家,中國電影劇本內容仍受官方掌控篩選,先不談意識型態,光是受龐大黨國資本發展的中國電影,和多靠輔導金支持的艱困臺灣電影,在製片各方面的條件,明顯不成比例的對比。

《熱帶雨》陳哲藝(導演_劇本)、楊雁雁(女主角)、許家樂(男配角)、楊世彬(男配角)、陳思恩(出品)、黃文鴻(製片)(臺視提供)
《熱帶雨》陳哲藝(導演_劇本)、楊雁雁(女主角)、許家樂(男配角)、楊世彬(男配角)、陳思恩(出品)、黃文鴻(製片)(臺視提供)

曾獲金馬原著劇本獎馮光遠:金馬可仿奧斯卡設最佳華語電影獎

馮光遠說:“今天如果一個臺灣重要電影獎項,三不五時被中國以大量、極其不對等的競爭條件,大量‘洗’這個所謂的獎項,把它洗走。我覺得,這對臺灣電影人是非常不公平的現象。”

馮光遠說,像香港金像獎也是以港片爲主,中國金雞獎也以中國片爲主,臺灣作爲獨立自主國家,如果以“華語”概念爲出發點,可參考奧斯卡有所謂“最佳外語片獎”,對其他國家同樣使用華語、全世界華人電影,可另外設一個金馬獎的獎項。“奧斯卡可以設最佳外語片獎,爲何金馬獎不可設最佳華語電影獎?”

馮光遠認爲,“今年因爲中國共產黨主動退出這個金馬獎,所以我覺得今年是最舒服的一年。臺灣的電影就跟臺灣電影競爭,從電影競爭的角度非常公平。”

公開聲援金馬的港星杜汶澤在臉書發文說:“樂見金馬獎變回屬於自己土地的金馬獎”。(杜汶澤臉書)
公開聲援金馬的港星杜汶澤在臉書發文說:“樂見金馬獎變回屬於自己土地的金馬獎”。(杜汶澤臉書)

罕見公開聲援金馬的港星杜汶澤則在臉書發文說:“樂見金馬獎變回屬於自己土地的金馬獎”。

不少中國大陸網友翻牆看金馬獎。在中國豆瓣電影評論中,有網友就說:“平凡而自由,這就是金馬遙遙領先的現狀”、“雖然沒有明星,但真的是純粹的電影人和藝術家的聚會,今夜非常感動。希望這個世界可以陽光普照”。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臺北報道  責編:許書婷、何平  網編:洪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