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会公听会:民众请愿与台湾正式建交

2019-12-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台湾驻德代表谢志伟(左)与提案台德建交的德国民众克罗兹堡(右)。(谢志伟脸书)
台湾驻德代表谢志伟(左)与提案台德建交的德国民众克罗兹堡(右)。(谢志伟脸书)

 

德国国会9日召开公听会,讨论德国民众提出德国与台湾建交请愿案,德国各政党议员激烈辩论。德国官员则在会中重申一中政策,不过强调与台湾享有共同价值,德国珍惜并正计划扩展与台湾的关系。台湾的外交部表示尊重,并指会深化台德实质关系。

德国民众克罗兹堡(Michael Kreuzberg)向国会请愿,要求德国政府与中华民国(台湾)建立正式外交关系,连署人数在10月初通过5万人的立案门槛。德国国会请愿委员会当地时间9日召开公听会,邀请外交部官员列席说明。

 

 

请愿人:不解德国为何不承认台湾是独立国家

台湾中央社报导,这场公听会进行约1小时,包括朝野党派议员、助理、旁听席的观众共约100人出席,多党派议员激烈讨论,请愿委员会将择日决定是否将请愿案提交大会讨论。

请愿人克罗兹堡表示,他不愿看到民主的台湾被独裁的中国并吞,因此提出请愿案。他认为保障台湾安全是西方国家的道德责任和义务,他实在无法理解德国为何不愿意承认台湾是一个独立的国家。

德议员:政府和台湾往来遭中国抗议

社会民主党(SPD)议员莫勒(Siemtje Möller)说,任何国家只要与台湾有往来,中国就会抗议,政府如何面对这问题?主管亚洲政策的德国外交部官员席格孟特(Petra Sigmund)说,从台湾最近失去几个友邦就可知道,要维系对台关系的现状,对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容易。不过她说,德国会维持目前与台湾的关系,继续推动专业部长级的交流,就算中国不乐见。

 

德国人提交国会的德台建交提案连署破万(网络截图)
德国人提交国会的德台建交提案连署破万(网络截图)

德国另类选择党(AfD)议员胡柏(Johannes Huber)询问,台湾的总统、副总统、行政院长、外交部长、国防部长是否被欧洲联盟(EU)国家禁止入境。

席格孟特回应,台湾公民无需签证就可来欧洲,没有什么针对台湾人禁止入境规定。德国不承认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因此德国的联邦总统、总理、联邦参议院议长、宪法法院院长等代表国家的首长不能与台湾的代表会面。此外,欧盟国家彼此之间有约定,不与台湾的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接触。

德外交官员:违反一中政策不符德国家利益

自由民主党(FDP)议员托特豪森(Manfred Todtenhausen)对德国不愿外交承认台湾感到不解,询问除了经济利益外是否有其它原因。席格孟特说,德国与中国关系密切,违反一中政策将严重影响对中关系,不符合德国的国家利益。但她强调,虽然没有邦交,德国与台湾在能源、金融、转型正义等领域都有合作。台湾相关部会首长最近都访问过德国,这样务实的关系应该要再扩大。

中央社报导提及,“一个中国”政策的内涵也成了公听会的焦点,胡柏问到,一中政策是否指德国认为台湾是中国的领土。席格孟特坦言,这个问题很敏感,很难讲清楚,很多德国企业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对德国来说,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唯一的主权国家。

陆续有美国白宫、德国国会和澳洲国会请愿网站,出现要求美国、德国、澳洲给予台湾正式外交承认。政治大学名誉教授丁树范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直言,这是中国共产党自己惹的祸,不要动不动就说有美国CIA黑手介入中国事务,自己把香港问题搞砸,不要怪别人。

台学者:中国处理新疆被视为纳粹屠杀犹太翻版

丁树范说:“你去跟欧洲的朋友聊天,他们讲白一点就是说,把中国处理新疆的方式,就把它视为纳粹当年在屠杀犹太人,概念完全一样。 这是德国人、法国人、是欧洲人共同的经验。所以你中国都没办法消毒。当然会引起民间社会非常强烈的抗议跟反弹。”

过去外交部对这类他国民众建议所属国和台湾建交的提案,都表示尊重不介入干涉。丁树范认为,当然这些国家很难改变目前的外交政策,但蔡政府应该利用民间给行政部门的压力,要求德台签署投资协议等改善实质关系的作法。

 

德国国会编号95643号请愿案「从2019年5月31日起与中华民国(台湾)建交」(记者蔡凌提供)
德国国会编号95643号请愿案「从2019年5月31日起与中华民国(台湾)建交」(记者蔡凌提供)

丁树范说:“可以趁这个势,因为现在已不只是德国,可能变成西方政治体系会有这状况。不要忘了欧盟现在对中国是高度戒慎恐惧,这是另一趋势。因为跟中国做生意不透明,欧洲面临跟美国一样,中国强迫欧洲企业技术移转、要设党组织等这些问题,所以整个欧盟体系国家对中国大陆愈来愈戒慎恐惧,从欧盟议会通过一些跟中国有关决议案可看见这个趋势。”

台学者:请愿案史观失真 台外交官员应澄清

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副院长黄奎博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就国际法和政治现实,应该是要求德国“恢复”和“中华民国”外交关系,且政府应争取这件事情的实现。

黄奎博提到德国民众这件请愿案中,有部份内容不妥,但外交部却没有澄清。

黄奎博举例说:“他提到1949年,有第二个中国,叫中华民国或台湾。其实1949年之后,就算有第二个中国,指的应该是毛泽东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不会是中华民国。这个概念失真,甚至里面提到两个中国1972年都在联合国会员国,因为1971年底之前,在联合国里只有中华民国,中华民国在联合国里还是创始国,至今联合国宪章上都还名列在上。”

台外交部:尊重并强化实质关系

外交部发言人欧江安则表示,德国外交部官员出席公听会说明时赞扬台湾重视人权,人民享有言论自由,强调台湾是德国重要理念相近的价值伙伴,两国在经贸等多项专业领域的合作交流非常密切。外交部重申,请愿案是德国民众的自发行为,且事涉德国国内法制程序,政府对此表示尊重。

台湾驻德国代表谢志伟在脸书表示,源起于德国本地的“台湾议题”不曾受到如此青睐,为什么?根据他的观察,原因包括,台湾长时间累积了民主化的艰辛与成就渐为德国社会所认知。尤其此次在“香港事件”上,台湾“力撑港人捍卫自由”的决心,令德人印象深刻。此外,台湾的民主受到高度赞扬,却受到中国武统阴影的极度威胁。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夏小华    责编:安克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