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学者: 北京授意港府以乱治港 中大台湾师生感伤时局

2019-11-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1月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国上海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路透社)
2019年11月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国上海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路透社)

 

香港警察进入多所大学镇压和逮捕学生,香港学者萧裕均分析是习近平见了林郑月娥后的授意,是政府想要“揽炒”,制造“以乱治港”的 镇压借口,进而取消区议会选举。在香港中文大学客座的台湾学者叶国豪则感叹,见证香港倒退到五十年前台湾的悲哀。

“当然是愤怒!我们昨天晚上,差不多每一个香港人我相信都没有睡觉!不停地看直播,不同地方示威者和警察的冲突。”

 

 

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萧裕均13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谈到不只中文大学,这一、两天,包括理工大学、香港大学、城市大学等等,全都受到警察攻击,发射催泪弹。警察就直接进到他任教的理工大学抓学生到校园外殴打。

 

 

萧裕均:港警攻进中大那一晚 香港人几乎一夜未眠

萧裕均说,“现在差不多警察是没有人管,特首都管不住他们。因为几个月前,特首林郑月娥跟港警说不会出卖他们,所以港警任何作为都缺少独立公正的问责机制。”

不少抗争者曾誓言抱着“揽炒”(玉石俱焚)的决心保卫家园。但萧裕均观察,分明是港府要制造“揽炒”的情势:“其实现在大家觉得是香港政府自己想揽炒比较多,所有香港政府做的事,都并不是想令情况安定下来。你可以看到昨天、前天他们攻击大学的情况,如果没有警察进校园这些行动,根本不会有这么大的冲突。”

萧裕均分析:“北京现在治港的策略,就是以乱治港,他现在就是你愈乱,警察更有理由来硬下去。”

萧裕均认为,港警这周主动攻进各大学,大规模非法镇压、抓捕,是林郑月娥上周到上海见习近平之后,硬起来的作为:“这几天的情况很不同,就是警察主动攻进大学里面,他们想像里面窝藏很多示威者所以来抓人。一定是北京授权给林郑来做这件事。”

 

 

台湾出身,香港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客座讲师叶国豪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分析,港警加强手腕,除了林郑月娥获得所谓“北京绝对的信任支持”,还有一个因素是科大学生周梓乐死亡事件。

周一就被校方通知停课的叶国豪,对港警进入校园镇压学生表示难过和愤慨:“香港的警方并没有尊重大学的自治,他们甚至认为不用法庭开出的搜索票,就能够任意地进入校园,只要有合理的怀疑,我个人是非常不满意的。”

叶国豪质疑港警以一九九七年前通过的殖⺠地恶法,所谓的《公安条例》将入侵校园的行为正当化,非常不适当。他提到,过去曾有港警进入香港的大学巡逻,一被发现,马上有警局出面道歉。 如今港警进到校园以催泪弹、橡胶子弹攻击学生,不只枉顾学生安全,也不尊重大学自治。

叶国豪指出,过去五个月,港府已逮捕三千名示威者,三分之一、超过一千人是学生,明显看出特区政府针对大学生、中学生进行逮捕,但是检控比例却非常低,是意图制造一种恐吓的效果,特别要让年轻女学生不敢继续出来抗议。

 

 

叶国豪:香港退回到50年前威权统治下的台湾

叶国豪提到,台湾经过漫⻑的⺠主化,才有今日⺠主的巩固。香港却从九七年主权回归前的部份⺠主和享有的自由,沦落至今⺠主双普选遥 遥无期,个人自由因反蒙面法通过受限,大学自治、言论自由受侵蚀。

叶国豪感叹:“香港(一直在)往后退的,好像退到台湾八零、七零年代的情况。作为一个台湾学者在香港工作生活超过十年的我,我认为是目睹了一个社会一再往后退步、退缩,在我看来是非常悲哀。这证明北京治港、一国两制本身有严重内在矛盾,北京治港的策略有很大的一个疏失,但他们也不愿意去承认,也不愿意去面对,反而选择用更强硬手段回应⺠意诉求,在我看来是非常没有智慧的。短时间不会解决,情势会非常恶化 。”

就读香港中文大学、不愿具名的台湾学生A同学也赶搭上了离港班机,将返回台湾。

他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坦白地说:“我并没有站在前线,我觉得我比较自私,我先选择了我自己。我们这些来自别的地方的人对香港也有感情,但我们还只是个过客。对我来说,很多事情我已经分不清楚真假了,我就会选择后退,我也有其他事情很重要,更需要我去完成,我还是要给我的家人一个交待,就是我必须好好地回到台湾。”

 

 

A同学直言,港府无能!香港人不像台湾人手上有选举权,台湾人可以决定政府是谁,所以政府都会对人⺠的诉求有所回应,但毕竟香港政府的很多高层的人,都不是香港人所选出来的。

在港台生:所有香港人都很可怜 失去自由⺠主感到窒

A同学说:“所以香港政府不怕他们的人⺠,可能背后也有北京政府,所以他们也没有办法回应人⺠的诉求、无视警察暴力行为。”

对不断传出有香港女学生遭奸杀、浮尸等“被自杀”消息,A同学说,他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了。

“对台湾人来说,特别这辈年轻人没有经历威权时代,⺠主自由像空气一样,无色也无味,可是当它离开我们的时候,会感到自己的生活愈来愈窒息。”

看到香港手足还在受苦,A同学语带硬咽地说:“很可怜,很可怜,在香港社会的所有人都很可怜,不会觉得要他们加油啊、勇敢什么的,这里是很多人的家,但是这里的气氛会让我感到很紧张。没有人想花人生这么大的时间去做社会运动抗争。”

A同学认为,持续关心,不要冷漠以待,是能为香港做的事。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夏小华 台北报导 责编:许书婷、申铧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