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特赦組織因國安法關閉香港辦公室 臺人權組織預計香港現撤離潮

2021-10-25
Share
國際特赦組織因國安法關閉香港辦公室 臺人權組織預計香港現撤離潮 國際特赦組織因國安法關閉香港辦公室
RFA製圖

全球最大人權組織“國際特赦”週一突然宣佈,因爲“港區國安法”的壓力,將於今年底內關閉兩個香港辦事處。辦公室將會於本月31日停止運作,區域運作將會搬遷到亞太區其它辦公室。多個在港人權組織也因“局勢問題”拒絕本臺採訪,有臺灣人權組織擔憂更多國際組織將離開香港。



國際特赦組織的董事會主席Anjhula Mya Singh Bais在聲明表示,香港一直是理想的國際公民組織區域基地,但近來港府針對香港人權組織及工會組織,可見已響起將會打壓城市內的所有異見聲音的訊號。


週一(25日)仍有國際特赦組織職員進出香港的辦公室。 (路透社圖片)
週一(25日)仍有國際特赦組織職員進出香港的辦公室。 (路透社圖片)

Anjhula Mya Singh Bais說:“港區國安法帶來的高壓環境及持續不穩,難以令人知道活動會否帶來刑事後果。國安法重覆針對令港府不快的人員,由唱政治歌曲,以至在班房內討論人權議題。”

對於國際特赦組織撤出香港,本臺也嘗試聯絡其他在香港從事關注人權工作的組織迴應事件,多個組織都表明,因現今香港局勢敏感,拒絕受訪。

臺灣人權組織 :香港如同處於戒嚴狀態

臺灣人權促進會祕書長施逸翔接受本臺訪問時指,香港已經失去人權、法治自由,現在如同處於戒嚴狀態。他憂慮更多國際組織會離開香港,未來更難研究關於中國及香港的人權議題。


臺灣人權促進會祕書長施逸翔(上排右)曾與國際特赦組織合辦活動,他憂慮更多國際組織離開香港。 (本臺資料圖片)
臺灣人權促進會祕書長施逸翔(上排右)曾與國際特赦組織合辦活動,他憂慮更多國際組織離開香港。 (本臺資料圖片)

施逸翔說:從國安法相關的立法以至執法的狀況,任何只要違背中國意志的,不管相關言論、像是人權組織的運作,我想對於中國政府,他們可能也會認爲是在干涉內政或是顛覆國家政權、以至境外勢力的勾結等,這是一個可預見的情況。除了國際特赦組織,我們也很擔心其他的組織會不會也紛紛關閉在香港的辦公室。

中國維權律師 :國際組織成員被拘捕是早晚的事情 

中國維權律師陳律師對本臺指,“香港已被中國統一,香港人民與中國人民擁有一樣的‘自由’。”他認爲這些國際組織與中國理念不同,其成員被港府以國安法拘捕是早晚的事情,離開是明智的選擇。即使國際特赦組織離開,他認爲不會對中國人權有很大影響。


國際特赦組織過去多次在香港舉行記者會、撰寫研究報告等,關注人權議題。 (路透社圖片)
國際特赦組織過去多次在香港舉行記者會、撰寫研究報告等,關注人權議題。 (路透社圖片)

陳律師說:國際特赦組織在人權方面對中國大陸的影響,幾乎是沒有,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因爲用我們一句不太好聽的話來說,我們的執政黨中國共產黨是不會理這些人,根本不會把他們當回事。對於香港的作用也是同樣,因爲香港已紛紛被中華人民共和國“統一”。

學者:香港失去具國際公信力的評估及監察

香港政治學者鄭宇碩同日對本臺指,可見這類組織認爲已不值得留在香港,繼續發揮人權組織的作用;另外他們認爲這類監察及報道,未必起到什麼正面的作用。鄭宇碩續指,這類組織從事全球人權研究,會將香港情況與世界各地比較,有其客觀性,但現在這類研究也隨之而消失。

鄭宇碩說:這類組織的撤退,一方面反映香港人權及公民社會發展狀況倒退,另一方面就是沒有了這類國際組織對關心香港、對香港提供種種評估、監察,當然香港的法治、人權狀況更難有有利的保障。


國際特赦組織曾推動香港廢除死刑。 (路透社圖片)
國際特赦組織曾推動香港廢除死刑。 (路透社圖片)

國際特赦組織是世界上最大的人權組織,根據最新數字,組織於一百五十多個國家和地區,擁有超過700萬名成員、支持者和捐款者。目前國際特赦組織在港的兩個辦公室,一個是推廣本地人權教育,另一區域辦公室則是負責亞太地區的研究、倡議、活動等工作。不過目前仍未知組織員工的去向。組織聲明表示感謝他們在過去40年爲香港及以香港爲基地,努力不懈工作去保護人權。

由1993年推動香港廢除死刑,到2019年大型示威中的警暴問題,都可見國際特赦組織的身影。在亞洲區事務方面,國際特赦組織也致力研究及推動關注針對朝鮮的言論自由、日本戰時對“慰安婦”的暴行以及被打壓的中國人權律師等。


記者:文海欣 責編:胡力漢  嘉遠   網編:瑞哲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