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學術期刊搞政審 原來編輯是中國人


2020.08.26 16:5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jt0826h.jpg 醫學期刊《Eye and Vision》封面截圖(Public Domain)

近幾年來,中國科研機構打着"走出去"的旗號,在國際上收購科學出版社、與國際期刊合作。那麼這些舉動爲世界帶來了什麼呢?本月,一位臺灣醫生要發表關於視網膜病變的醫學文章,卻被期刊編輯要求將作者的國籍更改爲“中國臺灣”,否則不予發表。

臺灣醫生吳若玄及她的團隊在8月24日收到一封來自施普林格·自然(Springer Nature)出版集團旗下的醫學期刊《Eye and Vision》編輯部的回信,要求她在所提交論文中作者的國籍"臺灣"後面加上"中國",以符合該期刊及施普林格自然集團配合的中國相關政策,否則不予刊登。

吳若玄25日告訴本臺,這是她跟臺大老師合作的一篇關於視網膜病變的醫學論文,遇到這樣的政治審查讓她感到震驚。

"我們沒有打算回覆……我們就覺得算了,去找別的比較'友善'的期刊。"吳若玄說,考慮到一來一往的折騰,他們決定放棄在有學術影響力期刊上發表的機會。

"這凸顯臺灣學者在職業生涯中,只能被迫在’誠實面對自己的國家身份認同’及’學術機會’上做出抉擇的困境。"美國格林內爾學院(Grinnell College)歷史系助理教授周怡齡告訴本臺。

吳若玄把自己的經歷放上社交媒體,更引起學界對於學術期刊政治審查的批評。

施普林格自然否認審查: 與該期刊只是"合作出版商"關係

本臺詢問施普林格自然(Springer Nature)是否對投稿作者掛名"臺灣"有所限制?

該集團發言人25日以書面回覆自由亞洲電臺時,否認會要求作者改國家名,並把責任推給《Eye and Vision》期刊的擁有者:中國溫州醫科大學。

"對於施普林格自然集團所擁有的所有期刊,作者在論文中的機構關係如何呈現都由作者決定。不過,《Eye and Vision》期刊是由中國溫州醫科大學附屬眼科醫院所有,因此要遵守'不同的規定'。"

本臺26日進一步詢問施普林格自然與《Eye and Vision》的關係爲何?得到的答覆是施普林格自然只是合作出版商的角色。"這是我們以及其他許多出版商爲全球許多機構和學術團體所做的事情。"

全球總部位於倫敦的施普林格自然是全球最大的學術出版商,旗下覆蓋包含《自然》(Nature)、《科學美國人》(Scientific American)等超過3000本期刊。

2017年11月,施普林格自然也曾因配合中國合作伙伴,封鎖其中文網站上至少上百篇涉及臺灣、西藏、人權和菁英政治方面文章,遭學界譴責是“以自我審查換取市場”,並擔憂日後會成爲常態。當時,施普林格自然回應稱,僅有1%的內容是在中國無法查詢到的。

打着外商旗號的中國學術期刊?

至截稿,《Eye and Vision》期刊及中國溫州醫科大學附屬眼科醫院未回覆本臺查詢。

中國溫州醫科大學附屬眼科醫院的網站顯示,《Eye and Vision》是由溫州醫科大學主辦、該院附屬眼視光醫院院長瞿佳擔任主編的國際英文期刊,於2014年10月創刊。

這個期刊是在中國科協、財政部、教育部、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中國科學院和中國工程院等組織實施的"中國科技期刊國際影響力提升計劃項目"下成立的,目標是爲中國科研界"提升期刊國際化打通道路"。

中國大量收購國際出版商 帶來了什麼?

中國自行創刊與外國出版商合作,或直接收購外國出版商,已經成爲一個新的趨勢。在中國官方報導中,多使用"中國科技文化走出去"的語境。

2019年,中國科學院控股公司以全資收購由居里夫人等著名科學家創立的法國EDP Sciences出版社。新華社當時報導稱,這是中國科傳實施國際化戰略的重要一步。

"中國藉由資金擴張收購國際學術期刊,並從中審查研究者的機構身份與論文內容,嚴重侵犯了學術自由的價值。"臺灣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助研究員劉文向本臺表達擔憂。

劉文在今年八月剛於SAGE 期刊出版關於心理學相關的論文,就被要求不得在署名中放上所屬單位爲"臺灣"兩字,與她合作的另外兩名作者則得以加上所屬國家美國及南非。

美國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學助理教授王宏恩(Austin Wang)接受本臺訪問時提到,近幾年臺灣學者投書學術期刊常遇到的兩種情況,一是要求臺灣研究單位的國籍改爲中國,第二是當論文中提到臺灣,被要求加入"中國的一省"。

"有時可以跟編輯申訴不用修改,但有時也會因此被期刊拒絕,這類的情況還蠻常見的。這類(學術審查爭議事件)聲量要夠大,纔有可能迫使期刊改變。"

"這不僅跟臺灣有關,更是中國在控制世界的敘事、塑造成更符合中國共產黨利益的觀點。"華盛頓智庫“2049計劃研究所”(Project 2049 Institute)客座研究員莊宛樺(Jessica Drun)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他說,如同中國勢力在世界衛生組織打壓臺灣的案例,各界應該關注到,中國政治審覈進入科學界的代價不僅是讓臺灣學者無法爲學術界貢獻力量,更影響到全球民衆的健康利益。

 

記者:唐家婕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