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第二任期:爲臺灣女性賦權重新定義


2020.10.13 18: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jt1013a.jpg 臺灣的總統蔡英文(左)2020年5月20日宣誓就任。(總統府提供)

臺灣第一位女性總統蔡英文正在運用她的第二任期,施展她賦權予女性的主控權。她如何利用臺灣的國慶大典,爲性別平權發聲?兩岸不同背景的年輕女性們,對此又如何看?

 

《kinakaian母親的舌頭》(Thank you)

這是臺灣排灣族女歌手阿爆(Aljenljeng Tjaluvie)剛獲得臺灣金曲獎的作品《kinakaian母親的舌頭》,她的故事被寫入十月十日臺灣總統蔡英文的國慶講稿中。

蔡英文:"他們用各種曲風,自信地唱着自己的母語,呈現對各種議題的價值觀。……這些年輕的創作者,雖然風格各自不同,但都能在舞臺上發光發亮,也爲臺灣的多元文化,做出最好的詮釋。而支撐起這一切的,就是我們民主、自由的環境。"

蔡英文籍臺灣國慶 爲女性賦權發聲

雖然臺灣的國慶新聞版面,正在被中共軍機擾臺、兩岸局勢緊張所佔據,但臺灣第一位女性總統蔡英文,正在運用她的第二任期,施展她賦權予女性的主控權。

在約二十分鐘的演說中,蔡英文除了點名原住民女歌手,還談到護理師、女性軍官。隔天,在聯合國國際女童日、臺灣首次加入慶祝"臺灣女孩日"。蔡英文在社交媒體發文,呼籲臺灣民衆別再用帶有性別歧視意味的"金釵"、稱呼國慶典禮上的禮賓人員。

"當我們說'民主臺灣,自信前行'時,我也期待臺灣的女孩、女性,都能活在更好的世代,更平等的社會。祝福所有的女孩,能成爲自己喜歡的自己、成爲與衆不同的自己。"蔡英文寫道。

"兩性平權到深層的文化,落實到每一個細節中。這是一個好的開始。"臺灣數字外交協會理事長郭家佑告訴本臺。

臺灣九零後女孩:"在臺灣我很少特別意識到自己是個女生"

不滿三十歲的臺灣女孩郭家佑,大學期間就活躍於非營利組織,她專注在社會服務、人權及國際公益項目。2018年,她創立了臺灣數位外交協會(Taiwan Digital Diplomacy Association),宗旨是透過民間的力量,"讓臺灣在其他國家公民心中留下印象。"

"通常我會和外國的朋友說,在臺灣我很少特別意識到自己是個女生,因爲在這裏工作或生活,不會特別區隔性別。臺灣的女權意識是落實在生活中,我們都可以在這片土地追求自己想追求的事情。"郭家佑說。

現任國民黨籍臺北市議員的徐巧芯在大學時代就參與政治,出生於一個經營早餐店的平凡家庭、年僅三十歲的她,政治履歷表上已有國民黨青年團團長、馬英九辦公室發言人的歷練。

徐巧芯告訴本臺,像她這樣年輕女性從政的案例,在20年前的臺灣可能還難以想象,現在卻是一種臺灣女孩習以爲常的故事。她還正在推動女性從軍權的議題。

"在臺灣,從總統、縣市長、立委到地方議員、里長,女性的聲音都越來越大,臺灣在對不同性別尊重上的進步是值得自豪的。"

"任何一個地方都要破除性別平等,"在2020年大選以"政治素人"之姿,被民進黨提名參選臺北市重要選區的三十三歲的謝佩芬告訴本臺," 我自己的經驗,去年我在臺北市參選立法委員、民進黨提名後不久,有日本的政黨青年局、政治人物來訪……。他們聽到我作爲一個新人、竟然可以被執政黨提名來參選首都的立法委員,都覺得不可思議。"

臺灣性別平權紀錄:首位女總統、女駐美大使、國會42%女性

事實上,2020年臺灣大選在性別平權的歷史上別具意義。除了首位女性總統蔡英文以57%的歷史高票連任,還有近42%女性當選國會立委,創下亞洲國家之冠。蔡英文在第二任期,任命了首位女性駐美大使蕭美琴,也在國際上引發討論。

"(臺灣女性地位的提升)並不是偶然,是長期以來法律的保障、以及社會大衆觀念的演化進步而來。"來自臺灣的密歇根州立大學政治學博士陳方隅說自己的正職正是"家庭主夫"(Housedad)。他向本臺分析,臺灣女性地位提升的過程伴隨着民主化運動,不僅有上世紀8、90年代民間人權組織積極推動的婦女運動,還有2000年初陸續通過的《性別平等工作法》、《性別平等教育法》、以及教科書對性別平權議題的修訂。

此外,臺灣憲法保障的婦女參政權,以及婦女保障名額制度,都有助於權力在臺灣社會系統中,更均勻的分配。

中國九零後女權運動家:先有賦權於民、纔有女權

來自中國的九零後女權活動家、美國喬治城大學亞洲法中心研究員趙思樂看蔡英文,有不同的視角。

趙思樂曾於2012年在臺灣親歷過蔡英文的第一次總統選戰。她印象深刻的是,當時蔡英文打出了"臺灣第一女總統"的招牌,卻在當年落敗。

"她從2012年用這個(女總統)標籤,到2016年(再次競選)不用這個標籤,是有一個刻意淡化的過程,反映臺灣社會並沒有接受女性賦權的概念。但是到了她真正有權力的時候,再把這個議題提起來,這就是一個女性的成長過程。"

趙思樂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她認爲蔡英文正在經歷一個"開拓性的過程",爲將來的女性如何用不同的性別視角去談論自己的社會實踐,賦予權力。

"這個議題變得可以談了,更容易被大家接受了。從蔡英文轉變的過程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女性在一個社會上的進步。"

趙思樂曾出版過記錄中國女性抗爭者故事的《她們的征途》。她說,以現實來看,中國很難模仿臺灣性別平權的道路,但啓示卻是非常明確的。

"你只有真正去落實人民意願和人民權力的社會,在具體議題上,才能看到一個推進的過程。中國的問題在於,她沒有辦法真的去談論女性權力。中國本身對人民權力就不認可,你要去爭取某部分人的權力會被刪帖、被壓抑,沒有辦法透過一個政治性的轉變,去推進女性權力。"

趙思樂說,她的希望是,未來的中國,女性也能真正有權力的代表、有一個民意積累轉化的渠道,把中國女權落實到具體政策跟結構上。

在臺灣,與趙思樂年齡相仿的民進黨發言人謝佩芬,對未來的性別平權描繪了一個不一樣的期望。

她說,"(希望在二十年以後),我們就不會再覺得有一位女總統、女代表是一件要特別去強調的事情。 女性參政已經普遍到理所當然了。我自己期待看到臺灣的未來。"

 

記者:唐家婕   責編:梒青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