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香港的政改搏弈空间何在?

2014-09-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在“占中”与“反占中”的宣传战中,中联办也在此时扮演了活跃角色。(网络图片)
图片:在“占中”与“反占中”的宣传战中,中联办也在此时扮演了活跃角色。(网络图片)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9月1日明确表示,如中央筛选香港特首的提名方案在立法会遭遇否决,香港2017年就没有普选,警方也有能力处理“占中”。李飞的上述言论在香港引发多位泛民主派议员的抗议。本台记者何平就此邀请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郑宇硕和美国哈佛大学高级研究员、“公民力量”组织创建人杨建利博士探讨当前的香港政改局势。

记者:郑宇硕教授,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在8月31日通过了有关香港政改的框架性决议,坚持提前筛选下一届特区行政长官。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星期一也特别强调了上述观点。您对香港目前这种日趋对立的局面有什么看法?

郑宇硕:首先我想指出的就是,中国领导层答应香港在2017年实行一人一票选举特首,所以大家在过去两年就一直提出这项诉求。但是星期天人大常委所公布的决定,基本上没有留下任何空间,能让我们争取民主的选举制度。在这样的框架下,香港人基本上没有什么选择、也没有真正的竞争,所以谈不上什么选举。香港民主运动人士就希望发起和平的、非暴力的公民抗命行动,这其实也是非常积极的态度。我们向全世界表明,不放弃坚持理想,争取我们应有的、基本的政治权利。而且大家也可以看到,现在不单是争取民主制度选举的问题,我们基本的生活方式、作为公民的尊严也受到威胁。不管抗争的结果如何,起码能维持我们的尊严和原则。

记者:杨建利博士,中国人大常委会的有关决议,实际上拒绝了香港在2017年实现真正普选的民意表达。您认为,香港目前是否会进入“公民抗命”式的历史时期呢?

杨建利:我想这是必然的,而香港市民别无选择。中国人大常委会的决议,实际上是把香港往“内地化”又推进了一步,这是需要引起所有香港市民和全球华人的警觉的,这是共产专制政权又一步的扩张。这种扩张首先是对香港自由、法治的破坏,同时严重影响香港市民的生活品质。如果我们全球华人和国际社会坐视中国政府这样的扩张,那么整个世界的民主、自由阵营就会受到很大的威胁。所以,我们非常关注香港目前的局势发展。

记者:郑宇硕教授,如果目前的香港政改方案进入地方性的立法程序,必须要得到超过三分之二立法会议员的投票支持。李飞也提到,香港的有关普选方案是可以修改的,并不一定会一成不变。您对香港未来“占中”与中央提名之间的对立有什么看法?

郑宇硕:目前,民主派议员有26位已经清楚地表明不会支持(提名)方案,应该是通不过的。但是北京也给香港很大压力,立法会以后的选举制度也不会进一步民主化。我们提倡和平、非暴力的公民抗争,的确是要维持做人的尊严。过去的香港民意调查都清楚反映,大多数香港人都期望有一个民主的选举制度。现在特别是年轻人想通过公民抗命行动,表示愿意做出牺牲、表现承担去为之争取。

记者:香港“一国两制”政治制度是由中共领导人邓小平在香港回归之初提出。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日前批评中国政府,限制香港公民的政治权利会引发更进一步的示威活动。杨建利博士,您认为香港“一国两制”的政治制度是否会终结?

杨建利:“一国两制”现在看来基本上是失败的安排。因为在中共这样的专制政权下,有一块地方享有民主、自由是中央政府不舒服的,它一定要用各种方式去消灭这个“政治特区”。我非常同意李飞所讲的,选举法并非一成不变。我不认为香港(局势)目前就定案了,搏弈还在进行。香港未来会是什么样和我们今天的努力有关,所以我们不会放弃。如何政治都是搏弈的结果,我们要显示公民力量。

以上是本台记者何平邀请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郑宇硕和美国哈佛大学高级研究员、“公民力量”组织创建人杨建利博士讨论当前的香港政改局势。

(记者:何平 / 责编: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