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居港美籍律師被控襲警判囚 不服提上訴堅持爲港人尋求公義

2021.10.08 10:1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訪:居港美籍律師被控襲警判囚 不服提上訴堅持爲港人尋求公義 美籍律師(Samuel Phillip Brickett)
粵語組視頻截圖

在2019年香港反修例運動期間,美籍律師塞繆爾·菲利普·比克特(Samuel Phillip Brickett)因爲一宗襲警案被判入獄4個半月。他其後對此不服,提出上訴,並堅持爲自己和爲港人尋求公義。比克特接受本臺專訪,形容這段經歷徹底改變他的人生軌跡,並對香港法治失去信心。

37歲的美籍律師塞繆爾·菲利普·比克特是美銀美林(America Merrill Lynch)前亞太區合規總監,專業是打擊貪污。比克特從2013年就來到香港工作,也見證和經歷了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



被控襲警 判入獄4個半月

比克特因爲一宗襲警案改變了他的人生。在2019年12月,比克特在港鐵銅鑼灣站見到一名青年被襲擊,他停下來介入事件,襲擊者原來是休班警員俞樹生。

裁判官林希維在判詞提到,被告比克特案發時把警員拉倒地上後,再襲擊警員身體多處,行爲暴力,對公共秩序構成嚴重威脅,最終判處比克特監禁4個半月。



案件的關注點是,比克特曾詢問俞樹生是否警員(are you popo?),俞一度否認。而林希維指,俞樹生沒有隱瞞自己的身份,也無法預料會作出回應,因爲人羣不尊重地問他是否“popo”——警察的俚語。

在案件判決後,比克特入獄一個多月,現獲保釋等候上訴。

由律師變成階下囚 並不後悔

“我有點慶幸我進過監獄,這讓我離開了我的氣泡(舒適圈),香港的小小菁英氣泡。”在度日如年的監房,對每個人來說都並不好受,不過比克特並不後悔,因爲這段經歷讓他體會到不同階層的處境。在監獄裏,比克特與其他人一樣都是階下囚,但他的待遇比較好。他指,這不是因爲他是美籍白人,而是在於他的財力及政治本錢,如果想的話,他能夠爲懲教人員製造麻煩。

比克特說:我認爲,分別在於每個獄卒都知道,如果我在這裏的待遇差,我可以跟領事館說,我可以跟傳媒說,我可以跟我的律師說,並向他們提出訴訟之類,但(其他)大部分人都不能。

對在囚人士來說,入獄其中一個最大的懲罰是與親友分離,而這個問題對外國人來說更難受。本地在囚人士親友每月可以探訪2次,每次30分鐘;但很多外國囚友只能通電話。比克特在獄中認識一名來自中非的囚友,因爲販毒被判監。在過去10年,這名囚友只能每個月與子女通電話2分鐘。


美籍律師Bickett Samuel Phillip因爲一宗襲警案,被判入獄4個半月,他其後不服提出上訴。(粵語組視頻截圖)
美籍律師Bickett Samuel Phillip因爲一宗襲警案,被判入獄4個半月,他其後不服提出上訴。(粵語組視頻截圖)

來自牆外的信 成重要支持

訪問期間,比克特拿出兩個厚厚的信封,裏面裝滿了支持者的心意。在入獄的一個多月裏,比克特收到很多信,大多是來自香港的陌生人。

比克特說:這些信真的救了我一命,這單案件對他們打擊很大,不單單是爲我感到不值,我覺得是因爲我的案件不僅代表法治崩壞,亦是道德崩壞。

因爲這宗案件,比克特感到很大壓力,不單止是爲自己,更重要的是不想辜負支持者的期望。而他作爲一名律師,專業是打擊貪腐,因此他想竭盡所能。

視自己爲香港人 嘆法治已不是爲了公義

談到香港的法治狀況,比克特形容,法治已不是爲了公義,而是被當權者用作工具。

比克特說:我覺得這裏是警察城市,警察有效地統治着這座城市。他們命令律政司,他們命令林鄭月娥,他們命令任何他們想要的人。

《港區國安法》去年在香港實施,比克特認爲,這不是真正的法律,而是顛覆法律。該法涵蓋範圍廣泛,有指定法官、沒有陪審團、不讓被捕人保釋等。

“我不會說,我視自己爲局外人,我視自己爲香港人。”願意與港人同行的比克特表示,明白社會環境惡劣,但仍希望香港人可以繼續爭取應有的權利和自由,他要求港府按照法律去辦事。


記者:劉少風 責編:胡力漢、何平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