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中国刻意区隔 加拿大港人强调身份认同

2019-07-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2019年7月30日,香港市民发起“全港大塞车行动”,阻碍港铁列车开出。图为乘客在香港地铁站外排队等候巴士。(美联社)
资料图片:2019年7月30日,香港市民发起“全港大塞车行动”,阻碍港铁列车开出。图为乘客在香港地铁站外排队等候巴士。(美联社)

虽然中国不断强调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但不少香港人却觉得中国丶香港越来越远,即使在加拿大,他们也纷纷称自己是加拿大香港人,不愿笼统称自己是加拿大华人。

移民加拿大15年的姚凯文每天关注香港抗议运动最新发展,看到港澳办首度谈话,却老调重弹强调一国两制丶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完全没有回应香港民主派五大诉求,摇着头说,中国当局根本不了解香港人的心。

 

 

“我们是没有办法改变,但是你跟我说是可以一国两制,我不觉得一国两制行得通。”

 

 

姚凯文说,香港人和中国人不同,或许代表了一种自豪感,那是因为香港有着中国内地没有的自由法治民主,即使到了加拿大,他还是称自己是香港人,不称中国人。

加拿大卑诗大学社工系教授殷妙仲说,来自中港台的人一向会自我表达不同的身分,例如加拿大香港人过去会介绍自己是来自香港的华人(Chinese Canadian from Hong Kong),但自从发生加拿大和中国外交紧张以及香港反送中运动事件后,不少加拿大香港人开始刻意和中国切割,这是一种政治信仰和价值观的表态,已有越来越多香港人不愿称自己来自中国。

 

 

“现在越来越多人这样讲:我是香港加拿大人(Hong Kong Canadian),就是把中国人(Chinese)现在也不提了,我猜在未来的情况下,香港加拿大人这样的身份认同会愈来愈强。”

在加拿大卑诗大学研究“再回流”现象的研究员黄智斌表示,香港过去是英国殖民地,不属于中国统治,造就了香港的独特地位和身分认同。即使回归中国后,香港还是有“特殊保护罩”,但后来香港人发现保护罩逐渐被侵蚀,内地人进入香港太多,损害了香港人的生活和制度,让香港人筑起了防卫心。即使来到加拿大,同样地还是发现中国移民和香港移民在理念上有差距,一触碰自由民主法治等议题就知道,两者不太能在同一个轨道上交流,难免会有冲突发生。

 

研究香港再回流和身份认同现象的黄智斌   (黃智斌提供)
研究香港再回流和身份认同现象的黄智斌 (黃智斌提供) Photo: RFA

“当一个人说,我是香港来的丶我是香港人(Hong Konger),如果一些民族情绪较为强烈的内地学生他们听到时,就会反问说:你不是中国来的吗?香港不是中国一部分吗?会这样子问,这个冲突本身就是因为背后所隐藏的那种矛盾。”

今年4月,美国波士顿爱默生学院的香港学生许颖婷在校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我来自香港,不是中国》,开宗明义头一句就写:“我来自一个城市,我不归属的国家所拥有的城市。”随即引发很多中国学生反弹批评。

 

 

姚凯文说,这显示,无论在香港或海外,很多香港人对“一国两制”的承诺走样后内心的愤怒与不安,中共就算捏紧了香港,也抓不住香港人的心。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柳飞  责编:嘉远  网编:瑞哲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政研室内幕显示王沪宁必葬送中共:
我关注中共政研室三年,并对一其父是该室专家级官员的留学同学下了功夫,他说其父能与王共事和争执数十年,因王虽文化低专业差却能容忍和利用专家。中共政研室实是中央情报汇总研究和决策的"大脑",宗旨是研究制定保党决策和底线。邓江胡时期,该室的决策因不论姓资姓社保党第一故未出大乱得以维持,王无能反对该室压倒多数的决策。江时期邓南巡阻止了王极左倒退,胡温时期也难接受倒退,但王深知习虚荣且无知,便公开加速极左倒退。虚立"习思想"而实是回归极左原教旨的"王思想",丢弃了中共多年得以维持的名社实资的"生命线",短短几年,已至无法挽回的崩溃边缘。王沪宁宁可放弃国家副主席等职也不放手他掌控几十年的政研室,再无人制约他的决策,政研室一改过去宗旨。甚至室中有人将助王上位为不成文谋策,提出增一领导小组即"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工作领导小组并由王任组长"这是唯一一个不是由习任组长的高端领导小组,而且是"中共灵魂"领导小组,终于露出牙爪。该同学说据他父亲等人综合情报分析,中共必在近年内毁于王沪宁这极左倒退路线,他也准备退休来美与妻儿团圆。但王骑虎难下下必死,唯有一赌(祥请搜索:郝雪森

2019-07-30 19:2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