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骚乱亲历者讲述现场 大学生不顾家庭阻挠示威

2014-10-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香港中文大学新闻学和经济系的两位同学在校园支持占中。(乔龙摄)
图片:香港中文大学新闻学和经济系的两位同学在校园支持占中。(乔龙摄)
Photo: RFA

香港各大院校的学生响应学联发起的罢课抗命行动启动后,目前几乎所有学校学生继续停课支持“占中”行动。香港中文大学的新闻系和经济系的两位学生向记者讲述周五晚间受攻击的情景,并表示学生们的争取真普选的目标明确。在暴力事件后,许多家长担心自己的孩子受伤,劝谕停止抗争,但受访者认为,为了香港的明天,必须挺身而出。

由香港大学学生会发起的争取真普选,抗议北京普选特首决定的行动,原呼吁学生由9月22日起罢课一周,作为对北京拒绝全面普选的抗议。但是,提前启动占中行动后,这次罢课行动至今还在继续。记者星期六在香港中文大学校园所见,许多墙面或者广告牌张贴着各种小标语,对联及口号,如“为我们的将来做点事”、“香港人共度时艰”等,在校门口一侧,悬挂着两条白底黑字条幅,上书:“罢了,我们来祈祷”,落款是一个红色十字架标记,带出的是悲凉与庄严的气氛。

就读中大新闻系的许姓同学是星期五晚旺角暴力事件的亲历者,他周六接受本台采访时说:“昨天自己也在旺角那边(示威),突然间一群市民,他们都是戴口罩的,他们的声音非常可恶,走过来跟和平占中的示威者说粗口、动粗,还有女生被非礼,说他们去做妓女,到了晚上场面越来越失控。我当时看到的情况就是警察真的很少,反占中的示威者就开始制造混乱,把帐幕全部拆掉,把物资全部搬走,然后开始追打民众(占中者)”。

香港保安局局长黎栋国称,警方花了一个小时从金钟坐港铁到达旺角,占中者质疑警方故意拖延时间,黎栋国回应说,由于港九集会地点设有障碍物,因此需要一个小时。但被问到港铁数据显示,由金钟前往旺角只需十分钟,警方有否夸张失实.黎栋国说,十分钟是指行程时间,但需计算警员的步行及携带装备等时间。

对此,许同学说,警察达到后,也没有执法:“那时候警察才出来,但是警察没有执法,他们(警察)只是用人墙把两批人分开,因为人太多,到深夜,很多学生都受伤,还有一个学生被打到口流血”。

第一次亲身经历暴力事件的许同学对香港前景表示担忧,他说:“现在的政府真的是无法可言,他们不执法,警察与黑社会混在一起。我看到的就是这些”。

记者:你们现在的学生都是新闻系的吗?

回答:不是,我是中大学生,读新闻的,他们是读其他科目的。

记者:今天有大学的足球比赛,我们踢完之后,晚上会再去旺角看一下。

目前,中文大学和其他各大院校一样,进入全校罢课状态,对于罢课对学业的影响。许同学说:“如果为了民主,那几天的学习不会浪费,因为我自己在中学时也读过历史,这些民运、革命,我们可以说现在的政府无法,不可理喻。罢课只是一种手法,去引起社会关注,我们的政府没有愿意与学生对话。怎么说人大常委都不会撤回那个决定。我们是和平示威,但是我们看到政府没有诚意跟我们谈”。

记者:现在学生里面有没有反对罢课的或者反对占中的?

回答:暂时在我们中文大学看不到。我们很需要市民站出来,支持我们学生。

另一位经济系同学宁俊伟说,同学们因和平占中而受到攻击,因此心情很复杂:“昨天我没有去哪里,因为太危险,如果我真的去,可能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因为看到自己的同学被别人这样殴打,其实心在淌血。但是家人始终不太支持我们的行为。我最大的感触是香港已经分裂了”。

已经有不少学生家长担心子女在示威活动中受伤,宁俊伟说:“第一,不让我们去,第二,虽然有些人是不支持占中的,但是他们看到现在我们有同学被别人殴打,他们不会有特别大的意见,因为他们觉得占中的人出来游行(被打)是活该。我听到的时候很伤心”

有学生家长表示,从官方媒体的评论可以看到,中央政府的决定无法改变,只能接受,但还是支持学生的诉求。

中国官方人民日报星期六连续第三次发表批评香港占中的社评,指香港“极少数人想通过香港进而在内地搞“颜色革命”,那就更是白日做梦了”。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 嘉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