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舊金山緬甸民運人士:呼籲中國政府跟隨國際主流

2021.03.02 14:44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訪談舊金山緬甸民運人士:呼籲中國政府跟隨國際主流 2021年2月27日,舊金山緬甸裔在克里西菲爾德公園舉行集會,抗議緬甸軍事政變。
(喬西·陳提供,獨家首發)

舊金山自由緬甸行動委員會(Free Burma Action Committee- San Francisco)是舊金山本地的一個緬甸裔民運組織。在緬甸軍事政變發生後,該組織舉行過一系列的集會活動。近日,本臺記者孫誠記者採訪了該組織的創建者之一科·科·雷及成員肯尼斯·黃和南達爾,聽他們講述了目前舊金山灣區緬甸裔的政治動向、他們對緬甸未來與中緬關係的看法,以及僑居舊金山的緬甸華裔對緬甸民主運動的看法及參與情況。



科·科·雷(Ko Ko Lay)是一名參與過1988年緬甸民主運動的民主人士,也是舊金山本地緬甸裔民運組織自由緬甸行動委員會的創建者人之一。肯尼斯·黃(Kenneth Wong)和欽·斯里·南達爾(Khin Thiri Nandar)則是該組織新聞通訊團隊(Press Communication Team)的成員。其中,肯尼斯的祖父母來自中國。以下是孫誠記者對他們的訪談。


科·科·雷正在接受訪談。(記者孫誠提供)
科·科·雷正在接受訪談。(記者孫誠提供)

公民抗命:舊金山緬甸裔與來自緬甸的華裔同行

記者:科·科你好,能否首先請你談一談你們最近的活動?

科·科·雷:我來講一講灣區的汽車集會。首先,這是一項全球行動,我們在舊金山灣區的緬甸人社區支持“緬甸聯邦議會代表委員會”(Committee Representing Pyidaungsu Hluttaw, CRPH),在2月27日組織了這次遊行。我們呼籲全世界支持“緬甸聯邦議會代表委員會”和公民抗命運動(Civil Disobedience Movement),得到了整個灣區的響應,有超過一百輛車加入了我們。我們首先從南到北穿過了金門大橋,然後再掉頭、從北向南再次過橋。接着我們聚集在克里西菲爾德公園(Crissy Field),黃昏的時候在那裏進行了集會。

記者:南達爾女士,作爲這次活動的參加者,你爲什麼要參加呢?

南達爾:我決定組織和加入這次全球行動,是因爲我覺得我需要促使國際社會注意緬甸正在發生什麼。軍事政變已經劫持和推翻了民選政府,將民選領袖逮捕,並且在侵犯人權。他們在開槍殺人,殘酷地鎮壓和平示威者,因此我們真的需要警惕這件事。我們把我們要傳遞的信息通過貼紙貼在車上,開車穿過了舊金山的鬧市區,比如金門大橋和附近的街道。對國際社會來說非常重要的是,需要知道由民選議員組成的“緬甸聯邦議會代表委員會”纔是緬甸的官方政府,軍政府不是。


左圖:2021年2月20日,舊金山自由緬甸行動委員會在舊金山中領館外舉行示威活動。(來自科·科·雷臉書賬號) 右圖:2021年2月27日,科·科·雷與緬甸裔遊行車隊。(來自科·科·雷臉書賬號)
左圖:2021年2月20日,舊金山自由緬甸行動委員會在舊金山中領館外舉行示威活動。(來自科·科·雷臉書賬號) 右圖:2021年2月27日,科·科·雷與緬甸裔遊行車隊。(來自科·科·雷臉書賬號)


記者:參加你們的遊行和集會的人裏面,除了緬族人外,還有沒有其他族裔呢?

科·科·雷:有一些自由緬甸的朋友,我們把他們叫做“緬甸之友”(friends of Burma)。他們不是緬人,而是一些華人,也加入了我們的汽車遊行和集會,和我們同行。他們是緬甸的華人,在1962年我們的祖國實行“民族化”後移民到美國的。這些華人已經在舊金山灣區生活了兩三代,他們也加入了我們27號的遊行。也有一些美國人加入了我們。

希望中國政府停止援助軍政府、追隨國際主流

記者:在目前的時局下,緬甸和中國的關係非常受到國際社會的注意。三位能否談一談,你們對於緬甸和中國的關係有怎樣的看法呢?

科·科·雷:首先,我們譴責中國對我們國家所做的行爲。他們嘴上說在幫助緬甸,實際上卻從1962年和1988年以來一直在幫助軍事政變。他們和軍政府走得很近,對軍政府提供經濟、軍事和外交支持。中國還在最近幾十年裏,利用它在聯合國安理會的權力拒絕討論緬甸事務。這樣的行爲不是幫助緬甸人民,而是在幫助軍政府。

科·科·雷:此外,他們不止在給軍政府經濟、軍事和外交援助,也在提供科技援助。這樣,軍事政變領導者就可以鎮壓緬甸人民,非法逮捕我們的民選領袖。現在,他們開始在街上開槍,一晚上就逮捕600多人。這些政變領導者做了非常錯誤的事,中國政府卻在持續幫助政變領導者。我們海外緬甸人要說的是,既然中國承認了2020年緬甸大選的結果,那麼他們就應該幫助我們的民選領袖,要求(軍政府)儘快無條件釋放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溫敏(Win Myint)和所有被捕者。我們還想說的是,中國應該暫停對緬甸的軍事、經濟和科技援助,直到我們的民選政府拿回權力。這是我們想對全世界說的話。


欽·斯里·南達爾在接受訪談。(記者孫誠提供)
欽·斯里·南達爾在接受訪談。(記者孫誠提供)


南達爾:就像科·科說的,海外緬甸裔應該組織並聯合起來,塑造一個更強大的社區反對軍事政變和中國干涉。在當代的“地球村”,緬甸正在發生的、非常殘忍的人權侵犯行爲就發生在全世界眼前,全世界的緬甸人不能坐視不管。在中國已是一個超級強權的時候,緬甸發生的一切有重要的政治意義。對海外緬甸裔社區而言,從個人層面來說,人們應該對中國對緬政策警惕和進行譴責;從政策層面來說,人們應該呼籲國際社會長期關注緬甸局勢。我們需要重新思考國際關係,通過軍事政變這件事走到一起,用自己的才能、專長和身處海外的自由身份,去捍衛緬甸人民的自由和權利。

記者:肯尼斯,你的看法是什麼呢?

肯尼斯:中國政府不像美國或者其他國家政府一樣,到目前爲止還沒有譴責政變。在中國官方媒體上,他們把這件事稱作一次“內閣重組”或者“緬甸內政”。在我們海外緬甸人中,好多人都有中國祖先,這些人更希望能盡力改變這件事。我們會持續要求中國政府加入到其他國家的行列中、譴責軍事政變。事實上,在過去幾年緬甸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 NLD)執政的時候,中國政府和緬甸民選政府相處得很好,雙方有不少外交對話,中方對緬甸有不少投資項目。因此,我認爲中國政府實際上不會受益於由政變帶來的混亂。我會繼續動員海外緬甸裔社區去幫助緬甸,將我們的意圖告訴中國政府。對恢復緬甸的民主來說,這很重要。

未來政治規劃:建設民主緬甸聯邦、希望中國尊重緬甸人民選擇

記者:能否請三位再談一談你們未來的政治規劃呢?

科·科·雷:很明顯,緬甸人民自從1988年或者1962年以來就在爭取民主,全緬甸人民都希望有一個多黨制的民主政體。我們的國家有不少少數民族,因此我們的一個目標,就是在緬甸建設一個民主聯邦,這是我們的唯一出路和目的。

科·科·雷:建立民主聯邦是我們的目的,因此我們首先就要擺脫不合法、不公正、不和平的軍事政變,接下來才能將我們的國家建設成民主聯邦。在我看來,中國政府實行共產主義一黨體制,有它自己的政治目標,大可以去實踐它自己的理念。我們希望實行開放、獨立的外交政策,全體緬甸人民希望擁有一個民主聯邦,我們也有權利實踐我們的理念。中國政府必須允許緬甸人民根據自己的意願建設自己的國家,我們不希望中共和中國政府對緬甸政局進行任何干涉。我們熱愛中國人民和中國食物,我們是鄰國,我們應該成爲真正的鄰居。那麼中國政府就必須停止支持發起緬甸軍事政變的人,讓我們能在未來在緬甸建立一個民主聯邦。

南達爾:毫無疑問,緬甸是失敗的,但那裏仍然存在着希望,就是富有創造力和才能、受過充足教育的年輕一代正在崛起,我們可以看到他們正在發動起義、對抗軍事政變。在未來,我希望我能運用我的才能去和年輕一代人同行,去面對一切挑戰和事情,從而重建緬甸。重建緬甸,意思就是恢復正義、和平和平等,不止要爲緬族做到這些,也要和全國的少數民族團結起來,一起和軍事政變戰鬥,從而重建我們的國家。這會是一段漫長的路。我會讓我的這個希望一直存在下去,不會放棄重建民主緬甸的理想。


肯尼斯·黃正在接受訪談。(記者孫誠提供)
肯尼斯·黃正在接受訪談。(記者孫誠提供)


肯尼斯:從我個人角度來說,每當早上我打開電視機、看到我的朋友們在街上行進時都很艱難(按:此處肯尼斯在哭泣),因爲我不知道他們中的一些人還能不能回家。我不想讓下一代人像我一樣在軍政府的統治下成長。所以,我希望回到緬甸時,能看到一個自由與和平的國家,而我們要實現這一切就要推翻軍事獨裁者。我希望做任何事去幫我的朋友們擺脫軍政府的統治。我想告訴在緬甸的人們,我童年時的朋友和在街上抗爭的人們:你們並不孤獨。

肯尼斯:香港和緬甸有很多共同的東西。正如人們最近所說的“奶茶聯盟”,我們都喝奶茶,我們也都在面對獨裁者。我把緬甸人民的領袖敏哥奈(Min Ko Naing)看作和羅冠聰一樣的領袖。

南達爾:我想對我的緬甸同胞說,我們會和你們並肩作戰,正義終將得勝,我們會贏的。請你們保持期待,因爲國際社會在看着你們、幫助你們、與你們同在。我們會繼續前行,直到打贏這一仗。

科·科·雷:我們最終會獲得勝利。我們是在解決問題而非製造衝突,我們要民主、自由、人權、正義與和平。我要告訴中國政府的是:請讓緬甸人民做希望做的事,這是我們的目的,我們會堅持下去,請不要支持任何領導軍事政變的人,請變成緬甸人民的朋友,而不是軍事領袖的朋友。


特約記者:孫誠   責編:嘉遠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評論

stanley tang
2021-03-02 14:58

多謝孫先生的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