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道:臺灣大選後 兩個海外華人青年的觀選記

2024.01.24 10:56 ET
特別報道:臺灣大選後 兩個海外華人青年的觀選記 倫敦白紙運動參與者倪沛晴(Apple),攝於賴清德和蕭美琴當選後。
(被訪者提供)

臺灣大選結果塵埃落定,臺灣人迴歸日常生活,但他們在大選期間展現的巨大熱情和能量,感染了不少海外華人,特別是有機會親身到臺灣觀選、近距離觀察臺灣民主生活方式和制度的華人青年。本臺駐倫敦記者呂熙專訪了兩位首次到臺灣觀選的海外華人青年。臺灣的大選如何震撼了他們?這座華語世界的民主燈塔,對他們又有何啓發?接下來就請聽他們一一細訴。

“二號賴清德一票!一號柯文哲一票!三號侯友宜一票!”25歲的倪沛晴(Apple)第一次踏足臺灣,就是爲了親眼見證臺灣的選舉,從呼吸中感受臺灣的民主氣息。她從來沒有想到,自己能有機會站在票站,近距離觀整個開票過程,親耳聽到“民主的聲音”。

倪沛晴接受外媒訪問。 (被訪者提供)
倪沛晴接受外媒訪問。 (被訪者提供)

倪沛晴說:“我在開票處目睹了每一張選票都被公開展示並大聲宣讀,這不僅是一種程序,更是一種民主的聲音。這從國家層面上表示,政府完全能夠選擇一種更加民主化的運作方式。”

選票,讓海外華人豔羨

成長於中國大陸,“中國式民主”制度從來沒有給她一個投票的機會;即使4年前到了英國求學,她也尚未符合當地投票資格。看着臺灣人投下神聖的一票,她心潮澎湃:“我非常的羨慕,就是我從來沒有任何權力去投票。看到他們可以投出那一票,每一張票被大聲念出來,被好好保管在那裏。工作人員每說出一個投票結果之後,都會劃出'正'字。這個真的是非常讓人羨慕。”

倪沛晴當時甚至有衝動,希望留下一張廢票作紀念,但她深明民主選舉下,每張選票都有嚴格規定,很快就打消這個念頭。在臺灣觀選的一個星期中,她深切體會,臺灣人手中的這一票,得來不易:“我在臺灣的時候,有一天我手機突然嗶嗶響起來,上面說中國又發射衛星了,當時還是大選前兩天。當時還是非常震驚,也不是震驚吧,也有點預料之內的感覺,但還是真實體驗到在臺灣,人們會感受到的一些威脅。”

倫敦白紙運動參與者倪沛晴(Apple),攝於中央廣播電臺。 (被訪者提供)
倫敦白紙運動參與者倪沛晴(Apple),攝於中央廣播電臺。 (被訪者提供)

民主的代價

1月9日,就在臺灣大選前4天,中共發射的人造衛星掠過臺灣上空,臺灣國防部先後4次發出警報,全臺民衆都收到手機警報。

除了親身體驗臺灣人長年承受的中共文攻武嚇,倪沛晴也在此行回溯臺灣的民主血淚史:“我印象最深的一刻,就是在參觀228紀念館的時候。”

她說:“我們的導覽員陳欽生先生,是白色恐怖那段悲慘歷史的親歷者。他帶我們來到一間昏暗的牢房前,然後半開玩笑地說道'這曾經是我的VIP套房'。那個牢房看起來非常陰森可怖,牆壁上有一個小孔,是用來讓外面的人監視牢房內情況的。在這個狹小的空間裏,陳先生曾經三次試圖自殺。”

全球民主在退潮 唯臺灣一枝獨秀

28歲的新西蘭華人麥可‧莊(Michael Zhuang)雖然不是第一次造訪臺灣,卻是首次爲觀選而來。從湧入20萬人卻仍成熟有序的凱達格蘭大道造勢晚會,到選舉前夜載滿返鄉投票乘客的夜車,以至臺南老人一聲“你投票了嗎?”的親切問候,臺灣人對選舉的熱情以及對民主制度的珍視,都讓麥可深受感動。

新西蘭華人麥可‧莊(Michael Zhuang)首次赴臺觀選。 (被訪者提供)
新西蘭華人麥可‧莊(Michael Zhuang)首次赴臺觀選。 (被訪者提供)

去年10月,他曾在新西蘭投票選出國會議員;然而相較於臺灣,新西蘭的選舉沒有熱鬧的集會,也沒有喧囂的拉票和造勢活動,投票率和臺灣更是無可比擬。

今年臺灣總統大選的投票率爲71.86%,雖然是歷年倒數第二低,但在全球民主退潮的當下,臺灣超過七成的投票率,仍在世界上鶴立雞羣。 “再也想不到有哪個國家,選舉的時候大家是自己花錢,回到原居地投票這麼熱情。” 麥可說。

“和他們臺灣人聊的時候,我說,臺灣投票要求這麼高,大家要回到家鄉,當天只有一天,早上8點到下午4點,結果投票率還有百分之七十多。我說你到美國,到什麼其他國家,新西蘭也好、澳大利亞也好,人家都是幾乎把投票箱擺到你面前,大家纔會去投。臺灣這樣的文化就可以看出,他們是多麼熱愛自己的自由民主制度。”

選舉過後 民主制度需要公民社會的支撐

而民主制度和生活方式,並不侷限於選舉日。麥可這次參加了由臺灣民間團體組織的觀選團,有機會拜訪臺灣人權促進會、公民監督國會聯盟等非政府組織,瞭解這些團體如何監督立委的工作,並持續關注人權議題等。

麥可莊參加了由臺灣民間團體組織的觀選團。 (被訪者提供)
麥可莊參加了由臺灣民間團體組織的觀選團。 (被訪者提供)

麥可認爲,這些團體的存在,能讓民衆發揮知情權、培育獨立思考的民衆,並打造健全、強大而活躍的公民社會,捍衛民主制度,使臺灣不會像俄羅斯和委內瑞拉等國家一樣,“開民主倒車”。

“這些國家欠缺的恰恰就是一個公民社會。” 麥可說。 “九十年代俄羅斯有民主選舉的時候,好像大家對民主沒有很深的概念,從蘇聯走出來後,好像對自由民主的價值觀還是很迷惘,所以他一步步的開民主的倒車。我今天還和新西蘭的一個俄羅斯朋友聊天,我說俄羅斯搞錯的每一步,臺灣都做對了。臺灣這樣強而有力的公民社會,真的是在捍衛他的民主制度。”

海外中國民運如何借鑑臺灣經驗?

自18歲離開中國大陸以後,麥可就再也沒有回去,並在海外投身民主運動,以“追求自由民主、反獨裁”爲己任。這次臺灣觀選之旅,使他對海外民運有新的反思:“很多參加海外民運的人,都是各種各樣受過迫害的人們,所以他們關注和呼籲的,主要就是如何讓中共倒臺。這可以理解,這也沒有錯。”

麥可說:“但是這次臺灣給我很大的啓發就是,我們有義務在公民教育上要跟得上,要向臺灣學習。因爲如果中國沒有一個公民社會,那可以很可怕啊,那就意味可以像俄羅斯一樣,照樣可以有人當選一次、兩次,第三次就開始亂來了。”

國際媒體普遍報導,這次選舉臺灣選民拒絕了中國。在全球充滿選舉的2024年,臺灣取得民主的第一場勝利。(路透社圖片)
國際媒體普遍報導,這次選舉臺灣選民拒絕了中國。在全球充滿選舉的2024年,臺灣取得民主的第一場勝利。(路透社圖片)

麥可開始思考,一旦中國進入“後中共時代”,有了真正意義上的民主後,該如何維持?又該如何處理轉型正義等問題?他認爲,海外民主運動在中共倒臺後,應該立即轉化爲“中國公民運動”,致力發展公民教育;而唯有打造健全的公民社會,才能監督民主程序,確保自由民主的制度能夠行穩致遠。

麥可特別記得,他在拜會臺灣人權鬥士尤美女時,她分享了在美臺灣人當年是如何抗議白色恐怖。剛開始時,沒有多少人蔘加,後來在海內外的堅持和努力下,臺灣人終於告別威權時代、得到民主,到今日逐步推進,爭取婦女權利和同婚等。

這讓麥可深受鼓舞,也明白身爲海外華人,有義務爲中國爭取民主、建立公民社會;而臺灣的經驗,正可以爲他們提供借鏡。

“民主中國”的模板

這次臺灣的立委選舉,民進黨以一席之差,未能成爲立法院最大黨,藍白綠三黨也無一能在立法院取得過半席位。作爲倫敦白紙運動的參與者,倪沛晴卻認爲這樣的政治制度,就是她心中“民主中國”的樣子,也使她燃點希望。

臺灣人工智慧實驗室(Taiwan AI Labs)創辦人杜奕瑾17日發佈“臺灣大選認知操作觀察討論會議”數據。(記者夏小華攝/RFA資料)
臺灣人工智慧實驗室(Taiwan AI Labs)創辦人杜奕瑾17日發佈“臺灣大選認知操作觀察討論會議”數據。(記者夏小華攝/RFA資料)

倪沛晴說:“我對於中國的未來有一個更具像化的期待,就是我未來期待的一箇中國,我希望他是有三個黨派的,可以互相牽制住,就是可以實力相當,而不是一黨專政。這在臺灣這次的選舉結果中已經表現了出來,民進黨雖然在總統選舉獲勝,但是在立法院沒有得到過半席位。有些人可能會覺得遺憾,但我認爲這避免了一黨專政的可能,也體現了民主制度的重要性。”

在麥可看來,臺灣的選舉和民主制度的存在,證明華人也可以有民主,是對中共的挑戰,也是亞洲許多國家的榜樣。他甚至覺得,臺灣已無需向西方民主國家取經,而是已經有能力向世界分享和交流自己的民主經驗。

“再沒有一個國家像臺灣一樣,在面臨如此大的挑戰和對民主制度的威脅,而臺灣人民仍然如此珍惜他們的民主制度。” 麥可說。

遙望臺灣這座華語世界的民主燈塔,他們都期盼有一天,民主的光明可以照耀中國大陸。

記者:呂熙(倫敦) 責編:嘉遠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