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力挺黎智英:反共,還是希望分離?


2020-08-11
Share
wy0811x.jpg 香港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2020年8月11日獲准交保離開旺角警署(美聯社)

香港政府以違反香港國安法、"勾結境外勢力"的罪名抓捕《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隨後又假釋了他,在民間引起強烈反彈。《蘋果日報》的股價連續兩天飆升,民衆凌晨排隊購買《蘋果日報》,一時間洛陽紙貴。這次黎智英事件以及他的個人經歷,也許可以讓我們窺一斑而知全豹,瞭解香港人如此團結挺蘋果的原因。

8月11日晚,當黎智英獲得假釋,從留置他一天的旺角警署走出來的時候,或許已經知道香港民衆對他的支持態度。

 

 

黎智英和《蘋果日報》明顯的反共立場

黎智英面前的香港,雖然已經和七月份實施國安法以前、乃至去年反送中運動之前的香港大爲不同,但依然有很多他的支持者。

曾在香港工作多年的資深媒體人王劍告訴本臺,“黎智英的政治立場代表了一部分香港人的政治理念,最最重要的是,黎智英的生世很能反映很多香港人的奮鬥經歷,所以他能得到很多香港人的共鳴。”

黎智英出生於大陸,12歲時偷渡香港,從打黑工開始,白手起家。先是創辦了佐丹奴時裝連鎖店。因爲在1989年民主運動期間支持民運,並寫文章大罵當時的總理李鵬,而得罪中國政府,使得他在大陸的連鎖店被封殺。他出售了佐丹奴的股權後,創辦了《壹週刊》和《蘋果日報》。《蘋果日報》在香港被公認爲主要報刊之一。黎智英本人和《蘋果日報》的反共立場也盡人皆知。

但黎智英在生意場打拼多年,也有一些不認同他的聲音。

王劍回憶說,“黎智英做生意的手法大部分人不喜歡,他砸十四億去辦一個《蘋果日報》,然後把別人的人搶走,把別人的市場搶走,做了很多很極端的事情。”

儘管如此,《蘋果日報》在香港的閱讀者依然衆多。尤其是近日因黎智英被捕,《蘋果日報》購買量陡增。《蘋果日報》對外表示,他們已在8月11日當天加印了55萬份報紙。而兩週前,《蘋果日報》日印刷數量僅爲7萬份。

但香港智庫“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許楨分析說,香港民衆並不是一邊倒地支持《蘋果日報》;這份報紙本身也存在爭議:“《蘋果日報》1990年代出現以來,其實在很多方面,包括它編採的一些手法,以及涉及到對女性的尊重、對女權的理解等等,在香港社會都有各種各樣的看法。”

反共,還是希望分離?

但香港民衆這次通過自己的方式,表達反對中國政府香港政策的立場很明顯。

中國政府對香港民間的這股反對情緒很忌憚。去年,香港反送中運動高潮期間,中國解放軍少將徐焰2018年一段有關香港的講話在網上流傳甚廣。他咄咄逼人地說,國際上想把香港變成反共的橋頭堡;而香港人反共情緒高漲是因爲香港人的社會成分很“壞”。

“三個‘三分之一’,三分之一是香港原住民和他們的後代,受港英教育,他有點傲氣,但對大陸還沒什麼怨恨。還有三分之一是最壞的,1949年、1950年,受共產黨清算鬥爭,掃地出門跑出去的,對你刻骨仇恨;再有三分之一,是三年自然災害,餓着跑過去的,對你印象好得了嗎?”

但許楨認爲,香港民衆對《蘋果日報》的支持,與其說是反共,不如說是希望分離:“其實和當年臺灣一樣,他們會考慮,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和政治框架內,能不能達到他們的理想國?”

他指出,這當中的具體問題,包括本土文化是否得到尊重,是否有普及的選舉,人權是否得到保護等等。

“我們並不認爲,中國大陸在這幾個方面會和世界上的發達國家,尤其是西方國家,越來越接近,”許楨強調,不願放棄自己價值觀的香港人和中國政府的裂痕越來越深。

香港民調顯示,從去年香港反送中運動開始,香港人對中國的離心力就越來越大。香港大學民意研究所六月份公佈的數據表明,受訪者對“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感有8.6分,滿分爲10分,而對“中國人”的身份認同感只有5.74分,是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以來的新低。

許楨分析說,尤其是香港年輕一代和中國在感情上的聯繫是很少的,“從人口結構來講,凡是香港迴歸之後的香港人,所謂的中國關聯是要比殖民時代弱的。就是他們本身,和他們父母那一代,沒有很深的中國記憶,沒有很深的中國聯繫”。

資深媒體人王劍則強調,香港社會的特點是多元化,“很多(香港)人在大陸掙錢,靠大陸喫飯,在政治上支持中共,香港人都覺得很正常。在香港人的心目中,你只要把事情做好了就行。”

他說,在香港,大家有各自的政治立場,其實並不是那麼你死我活。

 

(記者:王允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