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香港“反送中”抗議活動現場實錄


2019.06.1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AP_19163374000563.jpg 2019年6月12日,反《逃犯條例》的示威活動中,警察向示威者發射催淚彈。(美聯社)

香港立法會星期三恢復審議《逃犯條例》修訂草案,近萬名抗議者遭到警方強力驅散。香港警務處處長指事件是“騷亂”,示威者是“暴徒”。當局出動防暴警察向示威者發射催淚彈及橡膠子彈。數十人被送醫院救治。原定於上午11點開始的立法會,議員會議,延期舉行。稍早前本臺《亞太報道》節目主持人嘉遠請參與現場報道的本臺記者李宗翰介紹了示威現場的情況:

主持:李宗翰你好,今天香港的示威活動都發生在什麼地方,請你描述一下當時的現場情況好嗎?

記者:今天都是在立法會周圍,抗議的民衆大概在昨天6月11號晚上開始就聚集,大概到12點凌晨的時候都還有很多人陸陸續續地加入他們的集會。到了今天早上的時候人數增加得非常的多,但官方沒有任何的統計數字出來。早上到中午以前基本上都是很平和的,大家都沒有什麼特別的衝突。在下午4點左右的時候,示威民衆在立法會的西側跟警方發生衝突,示威民衆將柵欄推向警方,然後向警方投擲一些物品。

主持:有多少人呢?能介紹一下示威羣衆有多少人嗎?

記者:當時跟警方衝突的示威羣衆大約30、40人,跟警方對峙。然後警方開始做驅散的動作。到了大概4點半5點的時候,第一波的強行驅散的行動開始。他們以催淚彈、催淚瓦斯、橡皮子彈,然後胡椒水射向示威羣衆。


主持:那你有看到受傷的人嗎?

記者:有受傷的人。當警察打催淚彈的時候,有些人可能受不了就躺在地上。然後等到人羣開始退後以後,警察再找人把他們抬還出去。

主持:那這些示威者有沒有做一些防禦性的準備呢?

記者:他們準備得非常齊全,後援的物資也非常的多。他們堆在路邊有防毒面具啊、口罩啊、護目鏡等等。然後他們會拿保鮮膜綁在手上,綁在露出來的皮膚上面,要不然的話催淚瓦斯、胡椒水打到的時候皮膚會很灼熱。

主持:那衝突一共進行了幾波呢,我是說警方的驅散行動?

記者:他們從頭到尾衝突非常多,因爲警察在不同的地方往外驅散人羣,將立法會周圍的道路清場。晚上11點左右的時候,我看到他們已經將示威羣衆慢慢往中環、灣仔的方向推。 遭到鎮壓後,示威人羣也沒有馬上就離開還是留在現場。但是人數相對之前已經少了不少。

主持:那根據你的觀察,這個過程中有沒有讓你特別難忘的場面、畫面?

記者:從6月9號的遊行活動到6月10號凌晨,在立法會里面發生衝突時,警方對記者的態度並不是那麼友善。其實有記者也被打,被警察打,被強制驅離。他們也不管你是羣衆還是記者,他們都會打。今天相較之下他們對記者的態度比6月10號凌晨好多了。他們讓我們記者自由地在警方跟羣衆之間移動,態度比較好。

主持:也就是說沒有過多的干預記者的報道過程?

記者:是,他們對我們要採訪,拍攝啊比較沒有那麼多的限制。

主持: 那你看沒看到有警察受傷呢?

記者:我是沒有看到警察受傷,但是多多少少在衝突的過程中示威羣衆都會丟擲一些東西。像我有看到他們在沒有清場之前,已經搬了很多磚塊啊、石頭啊、鐵棍啊,從旁邊的工地搬了一些建材。警方驅離以後我再走進去看的時候,就會看到很多磚塊、石頭,然後棍棒都已經放在示威區裏面。

主持:你還有什麼其他的需要補充的?

記者:在11點左右,最新的統計大概傷者增加到70人上下,有兩人重傷。我看了現場有人受傷,包括記者也是受傷了。因爲在採訪過程中還是有危險性存在。他們打催淚彈的時候,因爲還有風向問題,所以催淚彈一吹它就往反方向吹,其實周圍的記者都會受催淚彈的 影響,讓人不舒服,眼睛非常灼熱,鼻水不停地流。

主持:好的,我們也希望你在採訪工程中注意安全。謝謝李宗翰。

記者:謝謝。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