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幼师占领区开儿童公民课

2014-10-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秦老师的小朋友公民广场(忻霖摄影)
秦老师的小朋友公民广场(忻霖摄影)
Photo: RFA

香港占领活动期间,不少大学老师自发替学生上民主课。同时,也有幼儿园老师,自发在金钟举办“小朋友公民广场”,以故事形式,向在场的幼童讲解当前香港人面临的局势,鼓励他们思考及讨论民主的意义。

香港占领活动期间,有不少家长带同子女前往各占领区了解时事,在观塘一所幼儿园任职的秦老师,见有家长难以向幼童解释政治问题,遂自发在金钟占领区席地开设“小朋友公民广场”,以自制的道具及一幅幅画,讲述动物们要选新的森林之王,每只小动物都要求提议喜欢的动物做为候选人,但狮子大王不同意,指定了两名候选人,动物们因不满而集会,但遭森林警察暴力驱赶而受伤,之后更多的小动物们静坐抗议,直到现在。

秦老师周二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称:“在国庆假日里,我看到有小朋友在金钟参与集会,也有小朋友在我身后大叫‘我要真普选’,我就想,他是不是真的知道他在叫什么。我看到有大学老师在这边为大学生讲课,让他们自己思考为什么要来这里,其实幼儿也有这个权利。于是我就想把这件事化成了一个童话故事,让他们去思考丶讨论,再想一下自己为什么在这里。”

记者:“为什么要把讲堂搬到占领区呢?”

秦老师:“这其中的讨论环节需要幼儿有亲身经验,他们要在占领区走过,看到人静坐,才可以知道我在说什么,不然的话很难跟他们解释一些很难明白的概念,这样讨论也会进行的比较顺利。”

记者:“这些小朋友上了你的课之后有些什么变化呢?”

秦老师:“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不太会发表自己的意见,过了一半的时间他们好像安心了一点,然后慢慢开始讲,每组也有一两个同学他知道的资料比较多一点,所以他可以有一个带领的作用,不太明白的学生也可以把他们带到一个较高的层次。”

记者:“幼儿的家长怎么看呢?”

秦老师:“大部分都还蛮喜欢这样的活动,因为他们也比较有无力感,不知道怎么跟小朋友讲政治,比如普选丶占领等,这些概念很难解释。他们也蛮喜欢故事讨论的方式,而且他们也反映说可以让孩子自己去讨论,中间我没有加自己的意见。”

记者:“您开设的儿童公民讲堂持续多久了?”

秦老师:“我是上个星期天和这个星期天做的,每天1点到6点,大概半个小时一堂,办了20多堂。”

周日在“小朋友公民广场”记笔记的一名罗姓幼师,周二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称赞秦老师把普选及近日发生的事形象化,让幼儿尝试独立思考,但担忧现在社会撕裂严重,有父母持不同政见,若在幼儿园内开展儿童公民课未必会被接受,自己在教学中会更加小心设计故事内容。

罗老师说:“里面的内容是不是最适合这个时候去讲,我就有些保留,因为我们当老师的要很小心地去设计故事的内容,如果有一些家长不认同的话就会比较麻烦,因为我们老师责任比较大,我们说的小朋友都会听,灌输给他们的信息是很重要的。不过她的用意是很好的,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多想一些故事的内容,考虑怎么说会比较好。”

雨伞运动不仅是一场香港市民、香港学生的民主教育运动,“小朋友公民广场”已经开始用心把民主的种子播种在幼儿的心田里。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胡汉强/申铧)

评论 (4)
Share

leung

hk

何解不講八國聯軍打中國,鴉片戰爭,中日八年抗戰,英國侵吞香港,這樣更有意義。

2014-10-21 09:33

匿名游客

太過份,連小童都吾放過,幫小童洗腦!假如無晒啲警察維持治安,香港到時周圍姦淫擄掠誰去負責!請你哋仲有人性同良知,請放手吧!

2014-10-20 02:15

匿名游客

太過份,連小童都吾放過,幫小童洗腦!假如無晒啲警察維持治安,香港到時周圍姦淫擄掠誰去負責!請你哋仲有人性同良知,請放手吧!

2014-10-20 02:15

david

hi

掉你老母仆街秦老師👎👎👎

2014-10-20 00:01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