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派人士疑遭中国特工监视 立法会议员自曝榜上有名

2014-12-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立法会议员范国威预料,当局对泛民主派人士的监控将加强。 (记者忻霖摄)
图片: 立法会议员范国威预料,当局对泛民主派人士的监控将加强。 (记者忻霖摄)

香港民主派人士疑遭中国特工监视 立法会议员自曝榜上有名

香港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涂谨申疑遭暗中跟踪事件近日曝光,从而暴露中国国安局涉嫌监视香港民主派人士的行动。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毛孟静告诉本台,她获悉自己也在被监视名单上。而立法会议员范国威则表示,与其加强监控,北京应该深思香港年轻一代人心还未回归的原因。

引发世界聚焦的香港占领运动刚刚落幕,支持学生的泛民主派人士即被曝疑遭大陆国安跟踪。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凃谨申今年8月发觉被两辆奔驰车轮流跟踪近一个星期,遂向警方报案。警方随后扣押了车辆及司机,但被拘捕的两人很快获释,香港警方也拒绝透露他们的身份。

据英国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称,对凃谨申的监视是中国国家安全部门对香港民主派人士监视活动的一部分,被捕两人属於监视涂的团队成员,另有其他成员追踪其他泛民要员和批评北京的人士,旨在搜集黑材料。中国情报部门招揽了至少二十名以上的香港前警务人员执行政治监视任务。

公民党成员丶香港立法会议员毛孟静周二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称,她早前从消息人士处获悉自己也在国安监视名单上,但相信由于人手问题,目前她没有发现自己被跟踪:“上星期有香港媒体跟我谈过这个问题,说这个名单上有我的名字,可我没发现自己被人跟踪。可能是榜上有名,但他们没有足够的人手跟踪所有在名单上的人。”

毛孟静还表示,香港的异议人士正遭遇越来越严厉的打压:“我自己真的不害怕,我年纪不小了,我爸爸妈妈都过世了,我婚姻稳定,两个孩子都长大了,我现在是豁出去了,我要去做我想做的事情。”

记者:“这件事曝光之后有没有在反民主派人士的圈子里令大家很恐慌?”

毛孟静:“没有,我跟他们开会没有这个感觉。”

新民主同盟成员丶立法会议员范国威周二向本台表示,类似情况也在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身上发生过,但目的似乎仅仅为了起到威胁作用:“过去我没听到过其他人有相类似的遭遇,唯一一次就是黄之锋他去台湾接触太阳花运动的学生领袖时有过相似的遭遇。但那次他被跟踪的性质不同,可能不只是收集情报,而是有点恐吓,让他知道自己被跟踪,从而有点心理压力,和涂谨申的情况不同。”

据了解,今年5月,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与友人前往台湾,发现全程共被4人跟踪。黄之锋上前质问时,对方表示是受香港客户委托,希望可以偷拍到其出入夜店等画面。而黄与另外两名学民思潮成员在酒店房间时,也曾接到同酒店住客的神秘来电。黄之锋一行人因担心人身安全而决定提早结束旅程返港,但在台湾机场时仍被人用摄录机拍摄。

范国威还表示,中国大陆情报机关长期以来就被怀疑在香港从事隐秘活动,预料占领运动后,监控将加强,但北京政府应深思香港人心未回归的原因: “从2003年7月1日50万人游行之后,北京政府派了很多国安来香港收集情报。但是他们要思考一下,为什么用了这么多的维稳费,做了这么多令群众斗群众的事,为什么香港人年轻一代人心还未回归?过去的所谓经济优惠丶自由行都无效,他们要正视问题,从根源入手。如果有这么多人因为政制的问题站出来参加雨伞运动,他们得要看到,不能用经济手段丶威吓的手段处理政治问题。”

另据英国《卫报》周一报道,香港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在当选学生领袖後,收到电子邮件称有政府背景的黑客正在入侵他的私人联络系统,此后,他从电话里听到有人讲普通话,相信已经被监听。而在占领运动后,这些年轻的示威者们越来越意识到,自己成为了当局监控的目标,他们越来越担心自己的未来。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