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冠聰:自由民主需要鬥士,威權崛起是生存危機

2021.12.14 15:5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羅冠聰:自由民主需要鬥士,威權崛起是生存危機 香港民運人士羅冠聰(左)的新書《自由─我們如何失去,我們如何奮戰重奪》發佈會
記者呂熙攝影

香港活動人士羅冠聰本週二出席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舉辦的一場活動,介紹他的新書《自由─我們如何失去,我們如何奮戰重奪》(Freedom, How We Lose It, And How We Fight Back),回溯自己的政治覺醒和成長曆程,繼續呼籲國際社會聯手對抗中國的威權崛起,捍衛寶貴而脆弱的民主自由。



流亡海外的香港立法會前議員羅冠聰在1214日的討論會上強調,香港痛失民主的悲劇值得西方世界吸取教訓,“如同我在民主峯會所說,我們必須要把威權主義的崛起看作是全球危機。過去二十年,我們太過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直到最近纔看清中共的本性……我們必須視之爲生存危機,和氣候危機、核武器擴散一樣的危機,必須建立全球化的議程和行動方案。這本書傳遞給國際受衆的最重要的訊息就是,不要認爲自由民主是理所應當的。《國安法》實行後,香港在一年之內幾乎失去了所有的自由。”

羅冠聰近日在民主峯會上呼籲自由世界團結抗中,被中國政府攻擊爲“現代漢奸”、“提線木偶”。

過去一年,香港公民的活動空間和言論自由顯著下滑。1213日,香港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前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副主席鄒幸彤、前記者何桂藍等八人,因爲涉及去年六四集會案的控罪,而分別被判監四個半月至十四個月

香港活動人士羅冠聰(美聯社圖片)
香港活動人士羅冠聰(美聯社圖片)
 

羅冠聰:追隨良知,心繫香港

據香港媒體《立場新聞》報道,黎智英在法庭上的陳情信中重申,自己沒有參與去年六四維園集會。他還稱,如果悼念六四有罪,就讓他受罰,與亡魂共同承擔追尋真善與公義的責任。

鄒幸彤在陳情時表示,本次審訊並非針對她本人,而是針對支聯會過去31年來悼念六四的傳統。受良知驅使的人不會被牢獄嚇怕。無論法律及禁令如何嚴苛,燭光必定會延續下去。

儘管飽受背井離鄉之苦,羅冠聰在會上說,比起還堅守在香港本土奮鬥的戰友,自己並不是受難最多的人,他在流亡中時時謹記三件事:

“首先,試着更多地瞭解香港,因爲在海外很容易脫離現實,不能和當地人接觸。窮盡一切渠道去了解香港是很關鍵的,儘管你在海外做倡議活動,仍然知道香港人是怎麼想的,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他們。其次,我們要有自己的社區或者草根運動。維吾爾和西藏人社區做得很棒,把大家凝聚在一起,才能保持勢頭和發揮影響力。而且我們要積累公信力,瞭解當地的政治,和人權組織等各方成員互動。”

1993713日,羅冠聰在中國大陸出生。上個世紀七十年代,農村鬧饑荒,不少人靠挖樹皮度日,資源極度匱乏。他的父親從中國逃到香港,扭轉了全家的命運。

今天的香港不再是逃亡者的救贖,淪落爲中共治下的棋子。在他看來,這是一種歷史的諷刺,“當時活下來的唯一希望,就是逃到香港。對於那一代人,香港是希望之城,一個避難所。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因爲政治迫害而逃離香港,香港不再是庇護,而意味着迫害和壓制。”

羅冠聰描述了自己政治覺醒的過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捷克共和國前總統哈維爾、黑人民運領袖馬丁路德金等人發揮了重大作用,他從一個享受歲月靜好的年輕人蛻變成民主鬥士,“引用哈維爾的話來說就是,當人們說出真相、追隨良心的時候,漸漸就變成異見者。成爲一個政治家、立法者、活動家從來不是我的主動選擇,而是追隨良心的結果。”

對於即將於19日舉行的香港立法會選舉,羅冠聰呼籲香港選民抵制這場不合法的選舉。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的最新民調顯示,有32.8%受訪選民表明不會投票,52.8%的人表示不會關注選舉。

在這次線上討論會中,還有其他人士爲中國的侵犯人權的行爲作證或發表看法。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倡議主管茱莫泰(Zumretay Arkin)已經和新疆的家人失聯多年,她在活動上分享了流亡中的困境,包括人身威脅和極度的心理創傷:

“我知道至少有四十多個人失蹤或者被關到集中營。情況肯定比我瞭解和想象的更糟糕。我有侄女和阿姨,只要一想到她們可能會在營中被性侵或強迫節育等等,我的心都碎了。所有流亡的維吾爾人精神上都不穩定,20162017年以來,我們必須忍受這種極端的創傷。中國政府可以追蹤我,我知道他們在監視我。在德國或加拿大,我都不是百分之百安全,不能當一個普通公民……我必須要讓自己的聲音以各種形式被聽到,不管是聯合國還是其它地方。”

香港活動人士羅冠聰的新書《自由》(記者呂熙攝影)
香港活動人士羅冠聰的新書《自由》(記者呂熙攝影)
 

全面抵制北京冬奧

由於外界廣泛指控中國政府在新疆犯下種族滅絕的暴行,2022年的北京冬奧會正面臨着一場來自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等國的外交抵制風波。

西藏、維吾爾、南蒙古、香港及臺灣的維權組織一同發起“#NoBeijing2022(不要北京2022)”倡議。“自由西藏學生運動”倡導主任派瑪‧多瑪(Pema Doma在會上呼籲全面抵制北京冬奧,所有參與者都要反思自己是否構成共犯:

“所有參加這場奧運會的國家、外交官、運動員和贊助商,或者說自己不瞭解政治問題,或者認爲商業利益比西藏人和維吾爾人的安危更重要 。我認爲,紅線就是對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還有對西藏人的殘酷鎮壓和強迫遷移兒童,也是種族滅絕的標準之一。”

前知名中國人權律師、目前在紐約亨特學院(Hunter College)任教的滕彪也強調,外交抵制還不夠,“即使不能立竿見影,抵制北京冬奧是正確的選擇。贊助商、運動員和政府代表全都不應該去北京,否則就是爲中國共產黨犯下的暴行背書。”

國際奧委會(IOC)高級委員迪克·龐德(Dick Pound)週一對德國媒體表示,他並不後悔選擇北京作爲東道主,也並不瞭解有關種族滅絕的暴行指控。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薛小山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