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壹传媒集团主席黎智英被指秘密捐款350万黑金支持占中 评论认为北京全面打击港民主派

2014-08-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黎智英(网络图片)
黎智英(网络图片)


神秘报料人“壹传媒股民”日前再向香港多家媒体报料,称壹传媒集团主席黎智英在“占中”全民投票运动中捐款约350万元,是“占中”的幕后决策人。“占中”运动发起人星期二对此予以否认。有评论认为,抹黑相关媒体是北京打击香港民主派的方法之一,而这种打压会一直持续到立法会通过政改方案。

本周二,香港多家媒体报道了网名为“壹传媒股民”的人士提供的113封黎智英的私人电子邮件,其中一封与壹传媒动画商务总监Mark Simon的邮件显示,黎智英为“占中”6.22全民投票花费约300至350万港元,包括制作大型广告牌及广告等。而另一封邮件中显示“六月特别项目”的开支约为1275万港元,其中除了“占中”支出外,还有向民主党、公民党以及另两个党派捐款950万元。此外,邮件还显示,黎智英与多名美国政客保持来往。

亲北京的《大公报》周二的报道说,黎智英从宣传短片制作到安排“占中”代表到台湾取经,对推动“占中”费尽心机,事事过问。铁证如山下,大洒“黑金”乱港的黎智英才是“占中”真正的“幕后话事人”。

《大公报》同日刊登的署名评论文章则称:眼下香港发生的“黑金政治”曝光事件,已经不仅仅是某一议员、某一大亨、某一政党“私相交易”的“偶然”事件,而在于整个香港的所谓民主政党政治已经遭到严重的侵蚀。一个传媒商人长年累月投入巨额政治献金,已经全面控制了香港“泛民”政党的经济命脉。说得保守一点,香港的反对派需仰黎智英鼻息,不再有自主权;说得夸张一点,黎智英完全控制香港立法会的立法事项,想让什么议案否决就否决,他已经在香港只手遮天。

而“和平占中秘书处”周二发表声明,指并没有收过300至350万港元捐款。又指和平占中是一个公开透明的平台,重大的决策都是由商讨和全民投票决定,没有任何个人或团体可操控结果。和平占中直至现时筹得近700万港元捐款,大多来自大型游行、“普选千金”、电影筹款等公开筹款活动。

“占中”发起人之一,香港中文大学副教授陈健民周二也在接受传媒采访时否认收过捐款,并强调“占中”运动并不受黎智英指挥。

香港民主党副主席蔡耀昌周二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首先,曝光的资料未必完全属实;其次,不排除事件含有政治目的。

“第一,这方面恐怕也不是完全是事实,已经有一些当事人否认,之后,其实还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原来(报料)出来的是事实。第二就是,无论它是事实还是不是事实,这个时候出来肯定有一些政治目的。”

黎智英曾于7月参加电台节目时承认捐款给民主派,强调自己一直支持泛民,不觉得自己乱港,反而希望有更多商人帮助泛民。

公民党于本周二发表声明,重申绝不接受任何有附带条件或指定用途之捐款,所有捐款人都不能干预及影响公民党的运作。

有评论认为,在一个政治自由的社会,黎智英作为一名商人,捐款表达的是他的立场,这并不是错。在海外也有商人会捐款给自己支持的政党,香港的左派同样会收到类似的捐款。

而这已不是“壹传媒股民”第一次向媒体报料。上月21日,该网民向多家香港传媒发送了860余封Mark Simon的电脑秘档,包括黎智英捐款给泛民主派的近千万元单据、《苹果日报》被抽广告的资料,以及黎智英与台湾“红衫军”总指挥施明德的对话文本及录音等内容。

对于该神秘网民接二连三的报料,香港时事评论员谭志强周二接受本台采访时分析认为是出自中共的手笔,目的在于诬蔑香港民主派,打压“占中运动”。

“我想这个整个是中共诬蔑香港民主派,打击‘占中’的其中一个步骤而已。反正他定期发布一些真真假假的消息,讲到黎智英就是美国人的代言人,帮美国人拿钱给香港民主派,搞乱香港,大概就是这样子。民主派假如没有传媒帮忙宣传他们的理念的话,他们的影响力永远都很有限。而香港目前来讲,只剩下一份报纸还是跟民主派站在同一条阵线,就是《苹果日报》集团。如果把《苹果日报》集团打垮了,我们全港山河一片红,只有共产党的喉舌报在。其实这个完全是共产党手法,先通过国安系统把该偷的资料偷多少算多少,偷到以后就开始编造,准备一拨一拨地出来。”

谭志强又表示,此前香港网络媒体主场新闻突然关闭也与中央的打压有关,而类似的打压行动会一直持续到立法会通过政改方案。

“因为现在中央很清楚:我一定要保留提名委员会这一筛选机制。他没办法控制600万人一人一票选特首,但是他控制候选人名单。为了说服香港人,只能动员香港所有传媒一面倒地宣传‘你今天不要明天就没机会’,偏偏只有《苹果日报》跟他们唱反调,说这是假普选,如果不搞真普选我们就应该‘占中’。其实(北京)不止打压《苹果日报》,主场新闻也打压。主场新闻一天的阅读就在20万到30万人次,而且读的都是香港的中产阶级,于是就从你大老板蔡东豪入手了。这个是有计划、有系统、有目标的全面性打击,而且是针对香港所有没被中国共产党收编的媒体的打击,所以我相信这个还会陆续有,一直要等政改方案在立法会通过之后为止。所以未来半年大概会层出不穷。这种事情在中国大陆司空见惯,1957年反右派斗争是这种模式,1966年‘517’讲话也是这种模式。先从外围一路打到中央区,外围的主场新闻全都收了,最后一块大石头就是黎智英。”

7月26日,主场新闻创办人之一蔡东豪在网上发布告别信,称因为“一股白色恐怖气氛在社会弥漫,我亦感到这种压力……创办至今,每月从未达至收支平衡”,所以决定关闭主场新闻。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林迪;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