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的女兒躲過警方控制出逃被發現


2006-08-28
Share

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被抓捕半個月來,外界首次近距離接觸到他的家人。高智晟的女兒上星期六躲過警方控制出逃,不過,很快被發現,星期天晚上不得不回家。而那天晚上,高智晟的侄子高顯頭一回被允許進入高家,見到了耿和母子。下面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燕明的報導。

高智晟律師。照片來源:高智晟提供

高智晟的女兒格格上星期六短暫逃過了警方的控制向本臺披露了家裏的情況。格格在外漂泊了一整天后,星期天來到北京一位著名的法律學者家裏。據瞭解,當時,大家的想法是,讓這位學者和他的妻子收留格格,免得她流離失所,不料警方很快發現了她的行蹤。據瞭解,星期天晚上,耿和被迫給女兒打電話要她當天回家。並且在這位學者送格格回家後,當地派出所對他進行了傳喚。

本臺星期一撥通了這位法律學者家裏的電話瞭解情況,他表示現出情況還行,人身自由沒有受到限制,出於種種考慮這位學者不便接受訪問。一直和他保持密切聯繫的北京維權活動人士胡佳對本臺表示:

胡佳:昨天(星期天)晚上大約九點鐘左右的時候,耿和在警察的壓力曾經大約有四次給這位朋友打電話,要他把格格送回來。實際上,這位朋友講,星期一早上他可以和他的妻子送格格去學校。但耿和那邊必須的,一定的(當晚送格格回去),還讓格格接電話。沒有辦法,我的朋友說,既然是監護人的要求的話,他要尊重監護人的意見,把格格送回去。昨天(星期天)晚上,大約九點半左右,這位朋友把格格送回到那裏,(警方)沒讓他們進門,只把格格交給耿和以後,警察就把他們帶到派出所,還在那裏說耿和報案了,說孩子不見了。 記者:是小關派出所嗎? 胡佳:是的。(警察)還說,就憑這一點你就有麻煩。

胡佳說,不存在拐帶兒童的說法:

胡佳:首先,我的那位朋友是在格格找到他,希望他的\x{5e5a}助的情況下收留格格的,然後在家裏也照顧格格。另外,在星期六晚上,格格、這位朋友還和耿和通過電話,確認小姑娘在這瑞安身,而且還商定要在這裏生活一段時間,爲了小姑娘的安全,身心得到抒緩。 記者:當時耿和還和格格說了什麼?

胡佳:我聽到背景聲,也就是格格和她媽媽對話。格格說,媽媽,不是你讓我出來的嗎,你爲什麼現在還在怪我。而此之前,耿和還給警察寫了一個保證書,保證不向外界透露任何在此期間在家裏發生的任何情況。噢,當時格格還說,我沒有瞎說其它的事情。再者說,在格格和她媽媽通話之前,我和這位朋友通話過程中他說,他先接通了耿和的電話,他反覆問耿和,你那邊是不是有警察,耿和說是的。 就在格格星期天晚上回家前,高智晟在北京的侄子高顯被允許進入高家裏,見到了耿和以及高天宇母子倆。高顯星期一對本臺表示,半個月來,他至少去過高家十次,沒有一次讓他進屋子,這是頭一回:

高顯:不到十分鐘我就走了,可能九點十幾分我就走了。 記者:怎麼那麼勿忙啊? 高顯:因我去是以見高天宇,給他過生日的名義去的,給天宇買了很多東西,喫的什麼的。我一敲門我三嬸(耿和)把東西接過去就讓我走。我剛想走,便衣讓我進去,進去,我就進去了,兩個男便衣。我在那裏呆了十分鐘,我跟我三嬸單獨說話的機會很少,沒有,因爲便衣一直在那裏,我一直沒跟我三嬸說話,就是我放錢的時候,我三嬸堅決不要。 記者:你給她錢? 高顯:對。因爲格格和天宇要上學,我就給她放一千塊錢,她說什麼也不要,還開始罵我,那口氣,那眼神,可能她也有難言之隱吧。我不知道她不要錢意思是什麼。

記者:你三嬸身體還好嗎? 高顯:還行,還行。 記者:有幾個便衣在裏面? 高顯:兩個男的,四十出頭吧。 記者:那樓道、門口(有沒有監控人員)? 高顯:沒有了,大部隊已經撤走了,只有少量的人在那裏。 記者:你有問起你三叔(高智晟)的情況嗎? 高顯:沒有,因爲我問他們也不會告訴我的。 本臺星期一嘗試撥打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北京時最常使用的市話小靈通,電話的另一端傳來了這樣的語音留言:

語音留言:您無權呼叫個號碼,您無權呼叫這個號碼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燕明的報導。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