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數千女工抗議補償不足 與公安衝突大批工人被抓(組圖)

陝西省寶雞市的一家大型國企因破產補償不足,星期天引發兩千多名女工抗議,當局出動近千名防暴公安鎮壓,雙方發生衝突,各有受傷。據一位工人告訴本臺,數名工人被抓,當局還在搜索被指鬧事的工人,並封鎖消息。自由亞洲電臺駐香港特約記者喬龍的採訪報道

2010.12.21 10:58 ET
m1221-ql1p1.jpg 圖片: 當局出動大批警察與工人發生衝突。 (工人拍攝/記者喬龍)
Photo: RFA


 
位於寶雞市岐山縣蔡家坡鎮的一家有六十多年曆史的陝西第九棉紡織廠(簡稱:陝棉九廠)近日破產,工人不滿廠方未按照國家政策,提供補償,星期天全廠罷工,並扣押二名副廠長。大批公安到場鎮壓工人,雙方發生衝突。該廠一位匿名女工星期二告訴本臺:“警察鎮壓我們,19號凌晨四點半,過來了黑壓壓的一片,他們(有)六百多人,工人(被驚醒)都一起來,人就多了。有幾個警察拽工人,就發生衝突,把工人在那兒連摔帶打,反正有三、四個住院了。(衝突中)工人把警察可能是打了幾下,人家就說我們毆打公務人員。現在把我們廠的工人帶走好多了,還在搜捕拿着照片搜捕工人。”
 
該名工人表示,全廠有三千多名工人,日前聽聞廠方口頭傳達補償條件後,大爲不滿,約兩千工人抗議:“停產(罷工)以後都在鬧,有退休的,有未退休的,正兒八經的工人肯定只剩一千多人了。總經理躲起來了,就剩下兩個副職在那兒,我們工人把他圍在中間。”
 
本臺致電鎮政府辦公室查詢,官員承認有兩千工人蔘與抗議:“這個衝突發生過了。”

記者:有沒有人受傷?

官員:這個還不清楚,具體問一下陝棉九廠。

記者:今天還有衝突嗎?

官員:今天好像還沒見。

記者:多少工人包圍工廠?

官員:兩千多吧。

記者:出動了多少警察?

官員:不知道,不清楚。

記者:圍那工廠圍了幾天了?

官員:不清楚圍了幾天。

記者:三、四天有嗎?

官員:可能有吧。市公安局或者是寶雞市國資委的。

記者:現在市公安局在處理這個?

官員:嗯。

記者:有沒有工人被抓走?

官員:不知道。
 
記者致電寶雞市政府值班室,官員稱,國資委和公安局在處理事件:“我們這兒是值班室,現在沒接到啥情況。我們這兒不掌握。這個省(省政府)上應該知道,國資委(管),我們沒參加處置。”
 
據總部設在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稱,示威者揚言要臥軌截斷東西交通大動脈隴海鐵路,有示威者稱,若當局不解決問題,要“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當局派出數千名公安和防暴武警戒備。
 
“陝棉九廠”是中共 40年代在延安時期就創建的企業,鼎盛時期有逾萬員工,是陝西大型國企之一。因經營不善,近年瀕臨破產,現有在職員工三千多人,退休職工三千多人。該廠一位女工表示,早在六月份已傳出破產消息,但廠方始終沒有公開宣佈,上週做了非正式的口頭宣佈,另一位女工稱,有人試圖賤賣國企,再重聘被“買斷”工齡的工人:“國家有規定破產企業退休職工年齡是40、50,但是我們廠是破產以後,他們還想重新私人再幹,不想讓我們走,(我們)還變成臨時工。”


m1221-ql1p2.jpg
圖片: 百度搜索引擎找到的帖子大部分無法打開。 (記者喬龍網絡截圖)
該名工人續稱,目前工人每月的工資只有七百元,如果被辭退,生活將無以爲繼:“工人還沒上班。工人就是因爲給我們買斷,合同工一年是一千五百多,正式是兩千五百三十多,我們25年的三萬多塊錢。他弄的不公平,像我們社保肯定沒有了,推向社會誰管你,沒人管。我們幹了二十五、六年的,現在都老了,工作也找不着了。”
 
記者週二下午致電該廠車間,一位工人不願多說:“這個問題你不要問我了,我不太清楚。”

記者:現在的情況如何?

女工:這個問題,我現在不好跟你說。

記者:機器是全部開了,還是開了部分?

女工:部分開的。算了算了不說了,這點事我掛了。
 
據當地的知情者稱,星期一開始,當局調來大批武警:“第二天中午人家來了六千多人,我聽說。昨天都在街上圍着,警車、警察都一直不停在這兒圍着。今天還沒答應工人任何條件,又讓工人去上班。”
 
而當地媒體不但沒有報道這次工潮,工人發在互聯網的消息,大多被屏蔽,記者在百度論壇搜索到的相關帖子,大部分無法打開,工人說:“工人現在是有苦有怨沒處發,人家都封鎖了,不讓我們外傳。”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喬龍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評論

匿名
2010-12-21 20:01

一抓人又有人復工了吧,話都不敢講了。這膽小、搭便車的心態根本弄不成個事,結果就是白白讓幾個人去坐牢。人太多真不是什麼好事,難道起事前非得整個生死狀纔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