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岭访谈:米奇尼克对其在华言论的解释(图)

波兰前著名持不同政见者米奇尼克七月份访问中国北京后,在网路上传出来的言论在海内外华人中产生激烈的反应。上周中国流亡诗人贝岭访问华沙时会见了米奇尼克,并且询问了相关的一些问题。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对贝岭先生的采访报道
2010-09-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米奇尼克与贝岭合影 (天溢提供)
图片:米奇尼克与贝岭合影 (天溢提供)
Photo: RFA


波兰前著名持不同政见者米奇尼克七月份访问中国北京的报道,在中文世界产生了很多疑问。中国流亡诗人贝岭先生访问华沙的时候,拜访了米奇尼克,并应邀共进晚餐。在谈话中,米奇尼克对于他访问北京所产生的激烈反应感到意外,并且详细向贝岭先生回忆、解释了一些问题。为此,记者采访了贝岭先生。
 
关于一系列报道中,却没有讲清楚的是米奇尼克究竟为何访问北京的问题。贝岭先生说:“他是去参加欧中论坛。欧中论坛这次法国前总理是欧洲的负责人,他是法国前总理的客人。法国前总理邀请他作为欧洲代表团的一位,去跟中国进行对话,根本不是什么报纸或什么的邀请等。但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中国会这次给了他签证。但是,他的记者在同一时间被拒绝了中国的入境,两个记者。这两个记者昨天有一个在场,也就是他们报纸的记者,就是在一个多月前被拒绝的。这个报纸现在不能派人去了。那么,这个时间跟他去中国的反应是否有关系,这个就无从判断了。”
 
关于米奇尼克在北京会见民间人士,是否是政府有意放行的问题,“他说,他们到了北京以后,收到一封要求见面的信。这封信很偶然,就是他到了北京才联络上的,具体那封信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现在都已经记不起来了。就是非常偶然,而且之后没有任何互动。他不知道他走后发生的任何事情,他完全不知道后来有这么大的反应。”
 
对于米奇尼克在北京所说的“要跟共产党内民主派合作”的问题,“他说,所谓跟党内民主派合作问题,他说他说的不是这个原话。他说的他反复强调的是:如果中国的共产党内,假如有一个民主派的话,那么反对运动一定要考虑跟他们要有一种互动。他说他从来没有说过中国共产党内有民主派。这个他说,他反复说了四次,If,如果,如果……。这个‘如果’这个事情,他尊重的是‘如果’!”
 
对于“今天的中国像八九年的波兰”这一说法,“他说,他怎么会认为今天的中国像八九年的波兰。他说的很清楚,他完全不是这么说的,他说当时在刘苏里的咖啡馆里有二十多个人跟他讨论问题的气氛,让他想到八九年之前波兰当时反对运动那种热烈的讨论,只是指咖啡馆里面。这是一个很具体的、感性的想法,跟什么中国现在是不是八九年的波兰完全是两回事。他说他根本不了解现在的中国,哪有发言权呢!他只是说,那个咖啡馆里的气氛让他想起当年他们反对运动的时候讨论的气氛。”
 
对于共产党人在民主社会,是否可以参加竞选问题,“关于选举,他并不是简单地说,共产党不能够进入公职。他只是说,如果人民去选举一个前共产党人做总统,或担任公职,那我们不能够阻止。民主的意义就是说,哪怕是一个前共产党人,他要去竞选总统,竞选公职,我们不能够阻止他,除非他有刑事上的罪行。”
 
对于米奇尼克对中国问题的了解和关心程度,及米奇尼克个人,贝岭先生说:“他花了最多时间,最大的兴趣是想问我中国的情况。他问了我很多事情的详细的细节,但是怎样使得这样一个专制政权结束,他说他没有勇气回答这样的问题,因为他对中国不了解。他说他这个人没有任何政治天赋,对于他来说,政治权力这部分没有对他构成诱惑。他说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他自己是个公共知识分子样的人。但是很重要的一点是,他愿意更多地去介入中国,而且他愿意在波兰,由他来全部承担筹划一个中国民间各方面的对话。”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