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深挖嚴查黑惡勢力的“保護傘”


2007.05.09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歡迎來信與我們分享您對這篇報道的看法)

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要求各級檢察機關把打黑除惡與查辦官員職務犯罪結合起來,深挖嚴查黑惡勢力的“保護傘”。下面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高山的採訪報道.

中國官方新華社日前報道說,自2006年2月中央部署在全國開展打黑除惡專項鬥爭以來,各級檢察機關發揮職能作用,依法批捕、起訴黑惡勢力犯罪分子,依法查辦了充當“保護傘”的職務犯罪案件。從去年3月到今年3月,全國共拘押了超過17,600名黑幫犯罪嫌疑人,將超過1萬名嫌犯送交法庭審判。

報道以陝西省山陽縣出現的一起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爲例說,案件反映出有些公安幹警實際上已經成爲黑社會的頭目。山陽縣公安局原副局長何奇利用其特殊身份,夥同徐新銀等人以開辦山陽縣政府招待所歌舞廳爲掩護,組織婦女賣淫,牟取非法利益。經營期間,何奇還親自招募多名女青年在其歌舞廳從事賣淫活動。何奇在升任縣公安局副局長之前,曾擔任過山陽縣城關派出所所長,本臺記者打電話到該派出所瞭解情況, 記者:“何奇是不是在你們派出所做過所長?他做公安局做副局長,後來由於跟黑勢力結合,現在判刑了嗎?” “對,判過了。全判了。” 記者:“他主要跟社會上的黑勢力結合是嗎?” “就是。”

城關派出所警察黃先生說, 今年2月原縣公安局副局長, “黑老大”何奇被判處有期徒刑20年,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其他13名涉案人被分別判處有期徒刑1到20年。黃先生說,1997年,何奇由城郊派出所調任城關派出所任所長不久,也就是在2000年前後,何奇便與當地黑社會頭目李建峯拉上關係,李建峯常在派出所幹警飯廳免費就餐,成了派出所的特殊人物,被稱爲“二所長”。兩人相互勾結,互互利用,逐漸形成以何奇爲首的黑社會組織。

“別人肯定沒有那麼大的能力去組織嘛。有省公安廳和縣公安局的組成調查組來了,縣公安局有很少一部分人蔘與。” 記者:“現在你們派出所做些什麼工作呢?” “…矛盾糾紛排查了,就是這方面的工作。” 記者:“社會治安跟你們有關係,是嗎?” “對,黃、毒、偷等都是我們管理。” 記者:“掃黃、打擊賣淫也是你們管嗎?你們是怎麼做的?” “對。我們按照治安管理條例,有違法行爲的就要管。”

黑社會氾濫主要就是各地黨政機關的一把手和警察是老百姓說的‘警匪一家’,欺壓百姓,無惡不做,引起了全國人民打黑、除惡的呼聲高漲

最近,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出通知,要求各級檢察機關把打黑除惡與查辦官員職務犯罪結合起來,深挖嚴查黑惡勢力的“保護傘”。認真排查羣衆舉報的黑惡勢力“保護傘”線索,四川自貢市紅旗鄉的維權人士劉正有對此表示, “沒有用,根本沒有用,甚至羣衆誰舉報就可能會明天、後天消失了都不知道。”

劉正有說,中央的行政命令對打擊各地的黑惡勢力不會有太大的效果, “黑社會氾濫主要就是各地黨政機關的一把手和警察是老百姓說的‘警匪一家’,欺壓百姓,無惡不做,引起了全國人民打黑、除惡的呼聲高漲。但是我認爲打黑、除惡在中國是很難治理下去的。主要是因爲我們國家的政策都要由當地的黨政一把手來貫徹,所以不管打黑也好,打什麼也好都很不容易貫徹下來。象我們自貢還有警察到賭場放水,已經查到了100多人,現在差得不敢查了。” 記者:“什麼叫‘賭場放水’?”“就是在賭場放高利貸。”

劉正有說,目前在中國的很多地方,司法部門已經成爲腐敗官員和黑惡勢力的打手, “太普遍了,而且當地黨政一把手主要就利用黑社會跟警察勾結起來欺壓百姓,無惡不做。我們紅旗鄉的土地涉及政府官員和警察動用黑社會涉黑人員來強行徵農民的土地,而且橫行霸道、欺壓百姓,如果不讓他佔用這個土地,叫黑社會來打你。非常典型的就是我們紅旗鄉白果村八組,老百姓不同意政府徵用土地,他們就動用黑社會,百多人全部是社會上的流氓、阿飛。”

中國警方表示,在過去14個月,警方共破獲了3千多個黑社會團伙,其中54個團伙受到腐敗官員的保護。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高山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