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琦为川震灾民维权被传唤 北京维权人士刘安军被失踪(图)

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负责人黄琦星期四上午遭辖区所在的温江区云溪派出所传唤六个小时,他获释后告诉本台,公安向他询问为地震灾民维权情况,并要他放弃,被拒绝。此外,北京维权人士刘安军自星期天“被失踪”后,至今杳无音信。
2011-08-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8月3日,黄琦(右二)与地震灾民交流(六四天网/乔龙提供)
图片:8月3日,黄琦(右二)与地震灾民交流(六四天网/乔龙提供)
Photo: RFA


据六四天网星期四中午发出消息,6月10日出狱的黄琦被成都市温江区云溪派出所传唤,当时没有出具任何手续。陪同黄琦先生一同前往的朋友也被留置,不准离开。该网义工致电云溪派出所,但接听电话的女士表示,不知道相关情况。

在新加坡工作的天网义工李聪当天告诉本台事情的经过。

“中午11点47分,黄琦还在网上跟我有过联系,他说当时有一个从(湖南)来的一位先生跟他约今天见面,12点多,网上看到消息,黄琦已经被传唤了。中午11点多的时候黄琦说,马上要跟他见面。”
 
本台周四多次致电云溪派出所,接听电话的女公安,回答是相同的。

记者:黄琦在你们那里吧?

公安:不清楚。
 
记者下午四点致电天网义工浦飞,他说,正在派出所外等候消息。

“现在黄琦还在派出所里,还没有出来,已经有五个小时了,我就在门口。”
 
当晚六点左右,黄琦获释后告诉本台,公安主要向他了解两个与维权有关的问题。

“一个问题是农民维权问题,二一个问题就是5.12难属维权问题。谈农民维权问题的时候,他们重点提的是在网上刊登的一篇文章,标题就是‘温江农民进入二次维权’,警察就明确告诉我,所谓二次维权目的就是要把问题已经处理好的老百姓的耕地、拆迁问题再次煽动起来,让更多的农民和政府对抗,最终把这个国家搞乱。”
 
黄琦对公安说:“农民二次维权是农民在对比了政府征地的成本和土地收益当中的巨大差额以后,农民依据法律法规自发作出的选择,不是黄琦挑动起来的。对5.12难属问题,他们问的比较多,主要问为什么要走5.12地震灾区,为什么要去汶川、都江堰、德阳,让那些老百姓到成都和我会面”。
 
他说,公安要他多看5.12灾区重建的辉煌景象。

上个月《六四天网》曾发表多篇有关黄琦到地震灾区了解灾民投诉的稿件,引起当局不满。2008年6月当局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逮捕黄琦,其后判刑三年,也与协助灾民有关。
 
而在黄琦离开派出所前,在天网志愿服务的徐淑蓉律师到派出所查询,遭到公安粗暴对待。

她告诉记者:“我就问什么事,他们就问我什么身分,我就把律师证给他们看了。他说口头传唤不需要证据,我说你还要有理由,口头传唤也要给别人一个理由,然后他们就说非法拘禁你又怎么样?。”
 
徐律师说,公安的态度恶劣,当她试图离去时,遭七、八个人推她,手也被扭伤。

“他们也不让我走,派出所所长等七八个人,强行把我拦在那里,手也被他们弄肿了,他说派出所是什么地方?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在北京,民间慈善团体“阳光公益”创办人刘安军星期天被公安带走后,杳无音信。

他的家人星期四对记者说,刘安军星期天到中国残联办事,但在回来的路上被公安带走。

家人:打电话回来说,一会儿就到家,五分钟后又打电话来喊了一句说‘有人截我’电话就再也打不通了。

记者:你们有没有找当地的公安局、派出所问一下。

家人:没有找,已经没有力气找了,每一次都找他们,没什么用。
 
本台曾报道,2月18日刘安军被公安绑架45天,4月上旬获释,期间遭到绑架者殴打及抢钱,他曾绝食抗议十天,后因身体极度虚弱,当局才放他回家。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