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大巴車遇難民衆"頭七" 防疫政治何時休?

2022.09.26 15:27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貴州大巴車遇難民衆"頭七" 防疫政治何時休? 左圖:2022年9月18日凌晨,高速路的監控顯示,出車禍前的轉運大巴司機穿著可能會妨礙駕駛安全的重裝防護服。右圖:肇事車輛翻入路邊深溝,車身嚴重變形。
微博

貴州大巴車側翻事故導致27人死亡。遇難民衆的"頭七"剛過,不滿各地野蠻封控的民間輿論卻迅速從中國互聯網上消失,就連緊隨中南海風向的《環球時報》前主編胡錫進也似乎發出了不同的聲調。中國的政治化防疫到什麼時候纔是終點呢?

9月18日,貴州防疫大巴翻車事故導致27人遇難。事故發生至今已有七天,按照中國傳統習俗,這正是對於死者哀悼的重要時刻。

被遺忘還是被屏蔽?

不過,本臺記者查看互聯網微博發現,關於貴州大巴車的討論驟減。一篇悼念貴州大巴車遇難者的微博目前已被屏蔽,對於這件悲劇的討論也寥寥無幾,僅剩幾位網民寫道:“憑什麼不讓人爲貴州大巴車禍受害者默哀?憑什麼不讓人轉發? ”;還有人質問,“這樣赤裸裸,連悼念都不準麼?官方還道什麼歉呢?”

網民這麼說,無謂是因爲有關27名遇難者的後續安置以及另外20名傷者的情況,官方至今沒有披露更新,加上除了貴陽一位副市長公開道歉和三名當地官員被停職檢查之外,當地政府似乎沒有後續動作,外界也無從知道後續賠償事宜。

一位貴州居民接到本臺電話採訪時對官方處理態度表示無奈,出於人身安全考量,他要求匿名接受採訪。這位居民透露:“這件事情,我們貴州這邊腐敗太嚴重了,沒辦法。我們這邊民生這一塊管理不好,我們現在都不敢出門,怕新冠疫情太嚴重。”

胡錫進籲防疫專家“站出來”

中國極端的防疫政策以及堅持動態清零的舉措,從疫情在2020年初大規模爆發以來,實施至今已逾兩年。而面對世界各國開放解封,中國嚴控措施也逐漸引起民衆的不滿。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前總編輯、現任特約評論員胡錫進近日在微博發文,稱外國走向開放是逼不得已,中國是唯一選擇抗疫的社會,但抗疫的確付出了經濟代價,不過現在愈來愈多人對反覆“靜態管理”感覺受不了。

胡錫進在微博公開表示,當局應全面研究疫情,對公衆公開研究結果;同時呼籲中國專家要“站出來說話”,針對新冠疫情發表意見。這番話得到部分網民支持,認爲應該聽權威人士的意見。不過也有人不以爲然,直言中國防疫出了什麼問題“大家心裏都有數”,甚至批評胡錫進的立場不夠明確。

左圖:胡錫進微博言論。右圖:網友微博言論。
左圖:胡錫進微博言論。右圖:網友微博言論。

在美國的時政評論人士橫河對此表示,其他國家考量疫苗覆蓋率、病毒傳播力後做出開放決定,是因爲知道現在的新冠病毒致死率不高。反觀中國,嚴格的防疫政策缺乏適當理由,完全是出於政治目的。

橫河:“這麼嚴厲的管控措施,造成的後果肯定要比疫情所造成的人身傷害、生命損失還大得多,這就不能接受了。防控措施的害處大於疾病本身,就沒有必要了,完全是出於政治目的。”

橫河認爲,中國的防疫措施是不願放過漏網之魚,但這樣的做法卻犧牲大部分百姓的正常生活,“既不科學,也不人道”。儘管如此,包括貴州、昆明、天津、四川部分地區,在9月25日及26日都因爲確診數量增加,再次開始實施臨時性“靜態管理”。

飛機落地中國後......

除了中國民衆叫苦連天,從國外抵達中國的旅客們,從下飛機那一刻就也不得不體會中國嚴格的防疫措施。

駐北京律師、前中國美國商會主席吉莫曼(James Zimmerman)就在社交媒體推特上, 分享了他25日抵達上海浦東機場時的經歷。吉莫曼除了遭到移民官質問,他是否有在美國政府部門的工作經歷外,從飛機落地到抵達隔離酒店竟長達近6個小時,而其中大部分時間是在等待“大白”搞清楚作業流程。

吉莫曼還在推特附上一張從機場前往隔離酒店的巴士照片,只見大巴坐滿乘客,走道卻被大型行李箱塞滿。吉莫曼說,“大白”拒絕幫助任何有需要的乘客,無論男女老少都必須帶着自己的行李,“上帝保佑我們不要發生意外(就像上週在貴陽)!”

記者:陳品潔   編輯:何平    網編: 何足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