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建牆防疫觸發抗議 學生不滿師生分隔深夜拆牆

2022.05.16 11:04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北大建牆防疫觸發抗議 學生不滿師生分隔深夜拆牆 北大學生深夜集體抗議遭封鎖。左圖爲學生抗議場面截圖,右圖爲部分被拆的金屬板牆。
網絡圖片

北京爲儘快遏止疫情擴散,多管齊下。全市12個區,包括朝陽、海淀和豐臺,5月16日展開新一輪爲期三天的核酸檢測。 爲了響應當局號召,北京大學在校內加建圍牆把師生分隔,觸發學生強烈反彈,在校內聚集抗議。北大副校長親自出面安撫。其後新建的隔離物被人推翻。

數百名北京大學學生5月15日晚上10點過後在校園內萬柳宿舍區聚集,抗議校方沒有徵求意見和發出公告,連夜在那裏建牆,分隔宿舍區和教職員工區,影響學生進校以及日常生活,副校長陳寶劍手持喇叭與學生對話,強調校方重視與學生溝通,要求學生“防疫爲重”先返回宿舍。學生以噓聲回應,堅持要校方先把牆拆掉。

陳寶劍:”請大家有序回到自己的宿舍,如果今晚哪一個宿舍我沒有走到,那是我的責任。如果今晚哪一個宿舍哪一個同學有意見都可以談,都可以提。“、

學生:”你先把牆拆了。“

這個時候,現場傳出隔離物倒塌的聲音。學生歡呼鼓掌。

接近午夜時,校方清點當時沒有在宿舍的學生,羣衆才逐漸散去。

北京市教委新聞發言人本月初曾公開表示,高校師生員工的進出必須從嚴管理,校內住宿的師生員工原則上不再出校。其後,北大在內的很多高校開始實行封閉式管理。 異議人士季風引述消息人士表示,北大學生最憤怒的是,爲何只有學生要與社會隔絕,而在同一處居住的老師和職工卻可以自由進出。

北大副校長陳寶劍手持喇叭與學生對話。(網絡視頻截圖)
北大副校長陳寶劍手持喇叭與學生對話。(網絡視頻截圖)

季風:“他們發給我的東西顯示,老師跟學生以前就是挨着一起一個門進去的,都是一個圈子裏面。現在就想把老師和學生分開。它(北大)無法把教師封了。教師(樓)裏面還住了中層幹部和校領導。它怎麼能把自己封了?老師可以進出。學生就不能進出了。就把他們全部攔在公寓裏面。於是學生就開始鬧了。”

據瞭解,陳寶劍除了是北大的副校長和黨委常委,從今年2月更兼任北大黨委副書記,負責學生、共青團、安全保衛等工作。

季風:“ 他(北大校方)認爲學生‘串’得太多以後會把疫情擴散,難道教師就不能擴散疫情了嗎?北京已有很多年沒有出現學潮了。如果這事處理不好引起學潮。校長和書記吃不了兜着走,所以儘量息事寧人。”

孫富貴本是山東煙臺魯東大學的研究生,因爲反對校方的防疫政策,兩個月前被開除學籍。他說,中國的高校普遍會把當局提倡的防疫措施“加碼”。他以母校爲例。

山東煙臺魯東大學在疫情下築起柵欄,防止學生出門。(孫富貴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山東煙臺魯東大學在疫情下築起柵欄,防止學生出門。(孫富貴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孫富貴:“國內的高校有一些小圍牆,約1.5米左右高。不是很高的柵欄,反正不到兩米。實際上你要是要翻是能翻進去的。出現疫情以後,魯東大學把把所有圍牆拉上鐵絲網,而且那些鐵絲是帶勾的,帶刺的。後來魯東把許多鐵柵欄加了一層鐵皮,防止學生訂外賣和家長送東西,防止學校校內和校外建立聯繫。”

他認爲,北京大學學生以抗議表達對防疫措施的不滿體現了北大的傳統。

山東煙臺魯東大學在疫情下築起柵欄,防止學生出門。(孫富貴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山東煙臺魯東大學在疫情下築起柵欄,防止學生出門。(孫富貴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孫富貴:“名校相對來說有一種學術自由的氛圍,與水平不高的普通高校學生相比下,(名校學生)眼界更開闊、更包容。這些防疫措施到底有沒有科學依據,有沒有侵犯個人權益,他們會據理力爭。他們在這方面會比一般的高校學生有更強烈的公民意識和維權意識。這是肯定的。北大學生的血脈裏有這種精神,有這種傳統。中國的高校‘看北大、看清華’。”

互聯網上有匿名的北大學生髮文說,“萬柳事件見證了死灰復燃的北大學生鬥爭傳統。”也有學生表示,事後校方鼓勵學生根據現場照片相互檢舉。

記者:高鋒    責編:溫曉平 嘉遠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