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法律界人士呼籲成立疫情受害者賠償基金


2020.05.29 11:5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AP_20098409724181.jpg 中國武漢肺炎疫情逐步緩解下,受害者賠償問題卻停滯不前。圖爲,2020年4月6日,一名戴着口罩抵禦冠狀病毒的婦女在湖北省武漢市的滿月附近抬頭。(美聯社圖片)

 

中國新冠疫情似乎正在緩解,但受害者索賠問題卻困難重重。近日,有法律界人士呼籲設立賠償基金,以平息民憤。

“新冠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自3月初成立以來,先後收到20多名受害者和家屬諮詢。大部分人都表示,在索償過程當中被當局或工作單位勸說或者威脅。

 

 

今年一月,張海的父親意外骨折,爲了報銷醫藥費,他把父親從廣東送回武漢動手術,父親卻因此感染新冠肺炎而病逝。張海說,會堅持索賠。

張海:“我父親年齡並不大,他活多10年一點問題都沒有。我父親工資其實並不高, 4800塊錢,撫卹金是三萬多,加起來10年的話100萬都不到。”

 

 今年一月,張海(右)的父親意外骨折,爲了報銷醫藥費,他把父親(左)從廣東送回武漢動手術,父親卻因此感染新冠肺炎而病逝。(張海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今年一月,張海(右)的父親意外骨折,爲了報銷醫藥費,他把父親(左)從廣東送回武漢動手術,父親卻因此感染新冠肺炎而病逝。(張海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張海向顧問團求助前,曾嘗試接觸地方政府人員。

張海:“他說武漢市去世了這麼多人,如果每個人都像你這樣要求,肯定是談不攏。他要我走法律程序。我就是他們眼中的刁民。”

他譴責當局敵視受害者家屬。

張海:“我的微信,我的電話,我的微博,全部被他們監控了。有家屬告訴我,公安找他們說,你如果追責政府,肯定是要三天兩頭找你。你如果追責醫院的話,他就不管你了。給我的感覺是,他們會嚴重騷擾你,影響你的生活。”

“顧問團”成員、公益人士楊佔青表示,現行的國家賠償法無法作爲家屬索賠的後盾。

楊佔青:“因爲中國現在維穩已到了扭曲的地步,無論任何維權都不給你提出訴求的機會,都是能拖就拖,能打壓就打壓,能哄騙就哄騙。雖然有國家賠償法,但是沒有機會去用。即使立案,武漢肺炎受害者其實是系統性被害,並沒有直接加害人,從法律技術上來說也是個障礙。”

 

圖爲,2020年4月8日,在武漢市恢復列車服務之前,戴着口罩的警察在漢口火車站外。(美聯社圖片)
圖爲,2020年4月8日,在武漢市恢復列車服務之前,戴着口罩的警察在漢口火車站外。(美聯社圖片)

維權律師陳建剛認爲,這與中國的體制有關。

陳建剛:“中國本質上是一個人治的國家,是個高度專制極權而又高度封閉的國家。當然法治和人治是相互排斥的。中國法律的本質是一種統治工具。法律爲什麼不能成爲後盾?因爲在一個人治的國家,一黨專制的國家,法律就是來戳打人民的皮鞭,怎麼可能來保護你們呢?”

“顧問團”敦促政府能像當年解決三鹿奶粉事件那樣,在追究責任人的同時,成立賠償基金。

陳建剛:“我個人認爲,第一責任人就是習近平,習近平的中央政府應該對疫情、對中國以至全世界的傷害承擔責任。因爲這涉及到生離死別,不要說100萬,就是300萬,500萬,也不能讓他們減少對失去親人的痛苦。”

在這場世紀疫症當中,中國成爲衆矢之的,除了面對來自國內老百姓索賠,捲入疫情的多個國家也要求中國賠償。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早前卻表示,針對中國的這些“濫訴”,沒有事實基礎、沒有法律依據、沒有國際先例,是徹頭徹尾的“三無產品”。

 

記者:高鋒  責編:胡力漢、何平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