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已開打新冠疫苗 符合正當程序嗎?


2020-08-20
Share
1 醫療人員在展示試驗中的新冠疫苗。(美聯社資料圖片)

法新社報道,一家中國國企近日組織部分涉外員工接種了新冠疫苗,遭到勞務國的質疑。一家中國媒體近日也引述知情人士說,北京目前已經在小範圍接種新冠疫苗。就在俄羅斯搶先批准新冠疫苗引發擔憂後,中國開始接種新冠疫苗是否爲時過早了呢?

法新社週四報道,中國冶金科工集團公司的一家子公司近日告知太平洋島國巴布亞新幾內亞政府,他們的48名當地中方員工在返工前,已經接種了新冠疫苗。如果他們在檢測中出現陽性反應,屬於接種後的正常反應,並非感染。

巴布亞新幾內亞的一名官員表示,他們已經要求中方立即做出解釋,並阻止了一架載有百餘名中方員工的包機在本國降落。

有跡象表明,這並非一起孤立事件。一些中國公司已經在組織員工接種疫苗。中國媒體《21世紀經濟報道》近日引述多名接種了新冠疫苗的北京公司員工和疫苗公司工作人員說,北京已經在小範圍地接種新冠疫苗。

報道提到,某公司業務負責人自稱上週已在北京生命科學研究所接種了疫苗,而他的很多年輕同事也已經接種。他還說,接種者大多屬於特定羣體,包括需要經常到國外出差的人和一些醫療人員。

接種要籤保密協議


正在研製新冠疫苗的中國科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法新社)
正在研製新冠疫苗的中國科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法新社)

這位負責人透露,他和同事都以“受試者”的身份簽訂了保密協議,需對接種信息嚴格保密,而1000元的接種費用是公司支付的。他還提供了一份未經證實的《知情同意書》的圖片,顯示這些疫苗是由北京生物製品研究所有限責任公司研製的新冠病毒滅活疫苗,已經獲得了國家藥監局的臨牀研究批件,並經中國食品藥品檢定研究院檢定合格。

本臺記者週四晚間致電了上述這家北京疫苗公司,但無人接聽。記者尚無法證實這家機構的確向當地公司供應了新冠疫苗。

前美國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李敦厚表示,接種疫苗的前提是要徵得接種者的“知情同意”(informed consent),而這必須是建立在“真正自願”的基礎上的,而非“被迫自願”。

“在我看來,談到自願,身爲這些公司的員工,你能不自願嗎?你能否確保他們真的是自願接種的呢?在這樣的中國企業制度下,自願也許是‘被自願’。”

接種了新冠疫苗的上述公司負責人還說,他在接種了第一針後沒有任何感覺,並會在28天后接種第二針。不過,他的幾位同事表示接種當天出現了嗜睡和乏力症狀,少數人還伴有發燒情況。

本臺記者注意到,本月初,隸屬央企國藥集團的北京生物製品研究所新冠滅活疫苗生產車間已經通過政府部門的檢查,並且取得了生產許可證。據悉,國藥集團研發的這款疫苗已經進入了臨牀三期試驗階段,最快可能會在年底上市。

《21世紀經濟報道》還引述某疫苗公司工作人員說,他們目前不對個人提供疫苗,只與單位接洽。而就連公司自己都還沒有掌握疫苗的保護期。

“疫苗寶寶之家”維權團體發起人、河南疫苗受害兒童家屬何方美表示,她最爲關心的就是新冠疫苗的信息透明度問題。

“我最擔心的就是信息不透明。我們無法瞭解到疫苗的副作用,也不知道這些接種者是否的確簽了保密協議。這份協議有哪些內容?又爲何不能公開呢?”

2018年,何方美不到兩歲的女兒在當地接種了百白破疫苗後全身癱瘓,事後她一直堅持上訪維權。中國國產疫苗曾導致不少兒童產生不良反應,致使他們癱瘓或殘疾等等,這導致中國疫苗的安全性受到國際上的質疑。

俄羅斯搶先批准疫苗引熱議


醫療人員在展示試驗中的新冠疫苗。(美聯社資料圖片)
醫療人員在展示試驗中的新冠疫苗。(美聯社資料圖片)

上週二,俄羅斯總統普京宣佈,他們已經批准了一種新冠疫苗,屬全球首例。6月,俄羅斯衛生部下屬的一家研究所登記了這種疫苗的一期和二期聯合試驗,但此後從未公佈試驗數據。儘管該疫苗還沒有完成三期試驗,但俄國官員宣稱他們會迅速投產。

通常情況下,三期試驗可以確定某種疫苗是不是比沒有療效的安慰劑更有效,還可以幫助研發人員發現一些不常見的副作用,避免對部分接種者造成傷害。

李敦厚教授說,國際醫學專家對俄羅斯倉促批准疫苗深感憂慮,就是因爲這種疫苗的相關信息嚴重匱乏,而這顯然是其他國家需要特別留意的。

“你研發的是什麼疫苗、是怎樣研發的,這些問題如果能在公有領域(public domain)解釋清楚,大家纔不會擔心。我認爲,大家缺乏對俄羅斯批准的這種疫苗的瞭解,當然會感到擔憂。”

媒體此前報道,中國軍方已經批准軍人使用一款仍未完成臨牀試驗的疫苗。國企中石油則發通知“邀請”他們的海外員工接種仍未獲批的疫苗,以供“緊急使用”。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家傲華盛頓報道。責編:申鏵 網編: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