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冠狀病毒之父:新冠病毒來自中國 並未變種變化不大


2020-03-05
Share
hcm-1.jpg 被臺灣學界譽爲“冠狀病毒之父”的中央研究院分子生物研究所特聘研究員賴明詔院士接受本臺專訪。(記者 黃春梅攝)
Photo: RFA

 

中國科學院主辦的《國家科學評論》3日有一篇論文稱,新冠病毒已於近期產生149個突變點,並演化出L亞型和S亞型。L亞型更具侵略性、傳染力更強。本臺專訪被臺灣學界譽爲“冠狀病毒之父”的中央研究院分子生物研究所特聘研究員賴明詔院士,他表示,它只是有些變異、病毒的性質還沒有很大的變化。可以肯定的是,新冠病毒發源地,毫無疑問來自中國。

中國科學院主辦的《國家科學評論》3日發表題爲“關於SARS-CoV-2的起源和持續進化”的論文,其中指出:新冠病毒已於近期產生149個突變點,並演化出L亞型和S亞型。研究發現,在地域分佈及人羣中的比例,這兩個亞型表現出很大差異。S亞型是相對更老的版本,而L亞型更具侵略性、傳染力更強。

 



臺灣的中研院院士賴明詔解釋,病毒的變化好像分佈在整個基因裏、RNA(核糖核酸)裏面,棘突蛋白是讓病毒感染細胞,最重要的蛋白質,基因還沒有變化。1511“變異並不是很大,還是相當少的,所以它的基因性質沒有什麼變化,所以不應該說是變種,它只是有些變異、病毒的性質還沒有很大的變化。”

 

視頻【臺灣冠狀病毒權威:病毒從中國來  人造可能性小】



賴明詔進一步說明,冠狀病毒總共有30個基因,有些基因非常重要,這些基因在冠狀病毒裏,它的變化很快,而且一旦變化、它的毒性就會改變,所以那些基因有變化的話,毒性是會改變的。
變異是因爲繁殖過程當中產生變異,變異是隨機的,什麼地方都可以,但是它偶然在重要的基因變化,就會產生新種、不同的毒性。

武漢大學醫學部病毒學研究所教授楊佔秋接受中國《環球時報》訪問提到,新冠病毒發生的突變,對疫苗設計有很大意義,對疫情診斷也很有價值。如果歐洲病例的基因序列跟武漢的不一樣,把中國的診斷數據拿過去檢查歐洲國家的患者,也是檢測不出來的。

新冠病毒疫苗一年問世? 賴明詔:那是不可能的

賴明詔認爲,如果病毒有變異的話,疫苗也是個問題,做出來的疫苗對新種就沒有效果,所以變異對病毒控制有相當大的影響。
對於大家期待新冠病毒疫苗能在儘早應用,賴明詔說,他沒有這麼樂觀。因爲疫苗平常要3年到5年的時間研發,出來之後還要看這有沒有效、毒性,這些臨牀實驗都要花時間。

賴明詔:“美國說一年之內就有疫苗,我想那是不可能。而且冠狀病毒疫苗不是那麼容易做的,動物的冠狀病毒、特別是貓的冠狀病毒也有疫苗,但是這疫苗很危險,產生很多副作用,所以這個疫苗也不能夠用,新冠病毒疫苗可以也會遭遇同樣的困難。”

打臉鍾南山說法 賴明詔:新冠病毒毫無疑問來自中國

對於中國衞健委高級別專家組長鍾南山日前所說,“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不一定是發源在中國。”賴明詔斬釘截鐵地說,新冠肺炎病毒發源地是中國。

賴明詔:“新冠病毒是由蝙蝠的冠狀病毒衍生過來的,我相信是從蝙蝠的冠狀病毒演變過來。(這是從中國嗎?)是,是在中國,毫無疑問是在雲南的山洞裏面,有一些蝙蝠的冠狀病毒,和現在的新冠病毒它的基因序列很像,我是覺得毫無疑問,它是從蝙蝠的冠狀病毒來的。”

賴明詔:P4實驗室危險性高 距離人太近“很不理想”

至於新冠肺炎病毒是不是“人爲製造”,從武漢實驗室流出?賴明詔說,沒有辦法排除,但是可能性是相當低的。賴明詔解釋,武漢P4實驗室也有很多蝙蝠的冠狀病毒,從蝙蝠的冠狀病毒,變成人的冠狀病毒是很自然的現象,從基因序列蝙蝠的冠狀病毒,跟人的冠狀病毒是相近的,人造的冠狀病毒是不可能和我們現在看到的冠狀病毒這樣相似,他認爲可能性相當低。不過,賴明詔認爲,武漢實驗室不該設在距離華南海鮮市場這麼近的地方。

賴明詔:“理論上是不應該這麼近,P4實驗室是相當危險,所以平常應該是在偏僻的地方,人員不到的地方,武漢P4實驗室距離人太近了,不理想、很不理想。”

對於外界預期新冠病毒怕熱,氣溫一回升疫情可望趨緩? 賴明詔潑了冷水錶示,有人說溫度到56度病毒就會死掉,但是,天氣不可能飆升到56度,這是一個錯誤的觀念。正確地說,應該是夏天大家活動空間比較大,人跟人的距離也拉大,所以呼吸性的疾病,通常在夏天是比較少,冬天比較多,絕對不是因爲溫度的緣故。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黃春梅 臺北報道 責編 許書婷  網編: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